记笔记,手写与打字哪个更有效?

教育工作者们急切地想要知道,计算机在教学和学习中的大范围应用,是否会在实质上影响到学生的学习效果和状态。很多已有的研究项目主要侧重探究电脑和其他类别的计算设备如何克服在多任务状态下,降低学习理解度以及学习效率等问题。截至目前为止,很少有人深入探究学生记笔记的具体方式,如,通过键盘打字或者普通手写,会对学生在课堂上的学习表现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近期,一项发表在《心理科学》杂志上的研究报告揭示了这方面的一些事实。研究者帕姆·穆勒和丹尼尔·奥本海默邀请一些学生参加一个视频讲座,并且要求他们以笔记方式记录讲座内容,笔记的形式可以选择手写,也可以选择使用计算机,但是使用计算机时,其他功能会被屏蔽掉。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学生们在电脑上做笔记的时候,隔离掉那些影响学生阅读和理解的干扰因素。『即使是完全按照规范模式在计算机上学习,还会对学生的学习产生影响吗?』其实,这正是帕姆·穆勒想要探究的一个重要问题。

帕姆·穆勒说,当她还是一名本科生教学助理时,她就有了开展这个实验的想法。平时,她总是用手写方式做笔记,而不是使用电脑,因为她注意到,这种差异会影响到她对学习材料的记忆。这段实际经历让她产生了一个想法 – 是否其他人也有同样的感受。

这两位研究者搭建了一个可供测试各种情境的实验环境。在第一次试验中,他们安排一组本科生观看一个二十分钟的 TED 视频。在此之前,学生们对此视频内容知之甚少,然后要求他们以手写方式做笔记;而另一组学生则采用电脑的方式。

Note Taking

Note Taking

『使用笔记本电脑记笔记的同学倾向于一字不差地记录讲座内容,』帕姆·穆勒说。这些记录信息更详尽的学生,在整个的讲座过程中,似乎用在处理他们听到内容上的精力反而很少。在完成这个讲座之后的一个小测验中,那些手写笔记的学生的表现更好。这种差异在一些概念性知识主题上尤为突出 – 学生们必须要将讲座中听到的两类信息很好地归纳和总结。

接下来,两位研究者添加了另外一项干扰措施。他们告诉第三组学生,在笔记本电脑上做笔记并且近乎一字不差地记录讲座内容,并不是一种学习和记忆的好办法,所以他们应该减慢记录的速度。其他两组仍然保持以前的实验方式。干扰组的实际表现几乎和用电脑做笔记的那一组一样。这一结果使帕姆·穆勒和丹尼尔·奥本海默开始相信,只是简单地告知学生不要一字不差地做笔记并不会起到根本性的作用。

由于那些一字不差记笔记的学生要比那些手写笔记的学生记录更多的信息,所以帕姆·穆勒认为,如果给他们一个再次学习他们笔记的机会,或许这一组的表现就会完全不一样了。因此,在第三次的研究中,研究者们要求两组成员在一周之后,重新复习一下他们的笔记,然后再进行一次测验。

出乎帕姆·穆勒意料的是,普通手写笔记的学生的成绩依然更好。帕姆·穆勒推断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可能是,普通手写笔记的学生,在记录信息的同时,一定采用了某种处理机制,当这些信息进入他们的大脑时,他们很好地处理了这些信息。所以,当他们回忆这些信息的时候,就会变得更加容易。

这些发现与神经科学在记忆重组方面的研究保持了一致。当信息通过手写方式进入长期记忆之后,如果它们被再次调用至短期记忆,记忆就会更加牢固。

『当信息首次进入你大脑的时候,你就开始处理它们,这样的话,你的大脑将能记住更多信息。』帕姆·穆勒说道。

教室里的学习之道

电脑输入还是手写输入之争,让我们想起了一个曾经发生过的热点讨论 – 学生是否还应该学习书法。实际上,这项研究还没有定论。一些研究者认为,普通手写模式很有可能刺激了某个特殊的神经回路,触发了更为强大的阅读能力以及新想法的生成,从而强化了大脑对信息的保留能力。

帕姆·穆勒觉得,数字化笔记方式依然充满希望。但是同时,她认为应该告诉学生,在他们处理输入性信息的时候,最好放慢信息的处理速度,而且,她认为或许手写板这种设备更为适合学习之用,因为这样的话,不仅可以采用手写方式记录信息,而且还能以数字化方式保存它们。

还有一些教育工作者已将笔记风格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即完全采用类似素描的笔记模式。在这种类型的笔记中,信息与知识的捕捉及呈现几乎是图文并茂的。

『我曾经在一所高中耐心听完了两节社会学研究课程。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我需要不停地以近乎涂鸦的方式记录信息,我几乎全神贯注。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需要在这堂课之后做一场针对性讲座,』谢莉·保罗,一位伍德沃德学院学习设计中心的指导老师如是说道。『而且,如果我在今天之内,需要再次回顾这些涂鸦的话,即使是三到五分钟的时间,我也能快速回忆起这些内容。』

保罗承认,这种记笔记的方式很难完全跟上快节奏的讲座,但是即便如此,那些没有被记录下来的信息,最终还是和她所画的图像建立了联系。而且,她与一些学生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一定数量的实践,这些学生有的原本就喜欢在课堂上涂鸦,有的则热衷于在信息之间构建联系。

不同于传统方式,绘画作为一种承载笔记的模式具有一定的记忆科学研究基础,这种模式向我们呈现了一种情景:多个知识或概念可以压缩成一个图像。这个图像就像一个包含有多种信息的压缩文件(如 zip 文件格式),能够帮助我们轻松地将其植入到一个极其有限的短期记忆里。

1 2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