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小白程序猿打怪与升级的故事(9)

本系列:(1)(2)(3)(4)(5)(6)(7)(8)


跟着鲁大师去做了一段时间的给控件加CSS工作,总算是对VS2003,SourceSafe2003的操作有了大概的了解,但是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没有接触到真正意义上的编程。每次我打开一个.aspx文件的时候,文件左边都有一个加号,展开后发现每个aspx文件都会跟一个.cs文件,而.cs文件中全部都是大段大段的C#程序代码,我也尝试着看了看,但是实在是看得不太明白,看鲁大师又很忙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找他问。所以这段时间还是把精力放在页面上。

三月底的一天,钱老师跟我说我这边的流程都走完了,可以去正式签合同,因为现在还没毕业,所以先以签三方协议的形式进行实习,等到6月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以后再转正式员工。钱老师也没提工资多少钱,我脸皮薄,也没问。之前听姜叔说大概也有个三千多,我以为差不多三千五百块钱的样子,所以我还是很满意的。

然而以为的仅仅是以为的。我记得那天天气非常好,春天的暖意已经把严寒给逼走了,暖洋洋的太阳晒的人甚至有点睁不开眼睛。由于这个企业是集团与分公司性质的组织架构,所以当时正式签合同都要到集团总部去。总部坐落在正繁华的淮海中路上,黄陂南路地铁站一出来就可以看到高大的瑞安大厦,总部的办公室就在这座写字楼上。

虽然之前小年也带我逛过淮海路,但是我进了瑞安大厦,还是被它的大气和豪华折服了。门口的喷水池,穿着黑西服白衬衣的保安,进进出出的手上端着咖啡的外国人,无一不在显露着高端与时尚。

既然总部设在这么高档的地方,应该是挺有钱的吧,我的工资也不会太低。在电梯上我对自己说道,心里竟然还有一份小开心。
可是现实是,生活总在跟我们开玩笑。半小时后,仍然是那个电梯口,你可以看到一个垂头丧气的年轻人默默的走出来,完全没有了来时的意气风发。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我。

不夸张的说,当时我看到合同上“实习工资1850.00,转正后工资2400.00”时,我真以为合同写错了,或者拿错了,反反复复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可是人家封面上乙方清清楚楚的写着我的大名。我不得不承认,这真的就是我第一份工作的工资。。。

体检完以后,一号线坐到人民广场,本来是要转公交回公司的,但是我没有马上赶着回去,而是从人民公园的出口走了出来,看着西藏中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感觉全世界都是黑白的,今天签的合同上的工资,对我打击真不小,说好的三千多,一下就变成了一千多,怎么这么少啊。

坐在人民广场的石墩上,脑海里飞速的转着,要不要跟妈打个电话找找姜叔?找了又能怎样?我都已经签了合同。再说,人家肯给个工作机会就不错了,还嫌工资少?但是这点工资我怎么生活,租房就要去七八百,剩下一千来块钱吃饭?试用期三个月,怎么过?找爸爸要钱么?还有,当时信誓旦旦的跟小年说工资三千多,现在只有一千八百多,怎么跟她解释,她会有什么反应?这一堆问题搅的我脑仁生疼生疼的。

暖洋洋的阳光,也不再觉得温暖,甚至觉得有些刺眼。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各个好像都跟摩登的模特一样,打扮的优雅又时尚,哎,我什么时候能那样。

心中的烦闷无法排解,干脆不去想,先坐车回公司再说吧,现在已经这样了,总不会被饿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晚上下班后想来想去还是给小年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今天的情况,小年口气明显很失落,但是她也没有表现出有什么不满,也只是安慰了我几句,要我不要太担心,以后会好的。我倒是坦然起来,反正我也没隐瞒什么,现实情况就这样子,如果小年心里真不舒服,也只能这样子了。

想通以后突然轻松起来,打开老爸在来上海之前给我买的笔记本,玩起了游戏。。。

我没有去专门查阅过上海2007年本IT类科毕业生平均工资情况,但是我自身感受是当年月薪1850元,对一个外地到上海工作的年轻人来讲还是比较艰难的。平哥当时说的一点都没错,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叫奉献给房东,除此之外生活开销真的要非常节省。我早已经忘记了当时我每天是如何过生活,现在隐约记得好像也没有特别对自己苛刻。可能是当时勤俭节约已经成了习惯,并没有有意识的去勒紧裤腰带。

到了4月初,有一天有个同事拿了一堆信封过来,每个人发了一个,但是唯独没有我的。我正奇怪呢,扭头看到鲁大师从信封里面抽出一张2厘米宽的纸条出来。我当时还纳闷这是什么鬼?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是工资单?问了一下鲁大师,确认了自己的猜测,但是问题又来了,那我的呢?

这下我可憋不住了,本来工资就那么少,难道还不发工资么?但是我脸皮薄,又不敢去直接问钱老师和鲁大师,因为来之前姜叔专门交代过我,工资是个敏感事,不要随意讨论。于是直接打电话给我妈,让她帮我问问怎么回事。

这下好了,我妈又问姜叔,姜叔又帮忙问。。。这么一大圈转下来,钱老师才知道我在问这事,给我发邮件解释说3月才入职,这个月不会发,等到转正一起发。我一算,这特么不是坑人的么,等到转正都6月了,那我这几个月难道吃土不成?可是没办法,人家企业就这样玩,我寄人篱下就要看人脸色,又不能提出异议,只能忍了。

我妈心疼我,跟我说如果真的没钱吃饭就告诉她,她会给我打点钱过来。我一听就毛了。这特么算什么事,都正式工作的人了还要爹妈打钱?这说出去不被笑掉大牙么,我可丢不起这人。

但是现实就摆在那里,我除了自己吃喝拉撒住以外,还要谈谈恋爱,就我爸给我的那5000块钱,能扛得住么?真伤脑筋啊。。。那段时间本来工资的事情就让我有点不太爽,现在工资发放的规则一说,我更加不爽了。

深夜躺在床上,脑子里面还在胡思乱想,甚至不想在这里呆下去,还是回家另谋出路算了但,是一想到我妈给我跑工作的操劳身影,一想到我爸爸把几千块钱交给我时的期盼眼神,我就实在不忍心让他们失望。

第二天一早,虽然心情仍然很糟糕,还是深呼吸一口,踏上了开往公司的公交车。天气很好,阳光洒满街道,人潮中风有些大,但是很温暖,就像温岚唱的那样,穿过头发,穿过耳朵。

坚强并不是真的要有多强,而是一种不服输,不放弃的精神。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熊绎

徘徊于技术与管理的岔路口,希望为新人提供一些帮助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8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