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业 30 年的女系统管理员的经验分享

30 年来,系统管理员这个职业,及其相关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过这是(仍然是)一段愉快的时光。

回顾 30 多年的系统管理员生涯,我必须要说这是一段不同寻常的日子。

它当然不是做 30 多年重复的事。正相反,技术和工作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改变。我所管理的硬件中有着大量的升级改进,同时总是有很多新的工具要去学习和使用。

经过了这些年,我从沉醉于可以用命令行完成多少工作,转变成专注解决一些大的问题,分析解决疑难问题以及寻出最好的保护雇主信息资产的方式。一路走来,我遇到了很多优秀的同事,经历了裁员(一次),以及学到了当同时以技术和职业发展的角度看时,哪些东西是适用的,哪些不是。

关于我所经历和将会到来的改变,我的思考如下。

技术的改变

在我职业生涯初期,实际上我使用到了打孔机 — 第一次,是在一所大型的纽约银行工作时(同时完成学业),处理客户公司的工资单;第二次,是参加我的第一堂编程课。在银行时,我构建打孔卡片「程序」使得打孔机操作员更容易地从当前输入的数据跳转到下一段数据。在学校时,那门课是一门使用 Fortran 的编程入门课。是的,Fortran。之后的学期,打孔机就不见了,一个又大又笨重的终端替代了它。

在学校,我学习了 Fortran,LISP,ALGOL 和 Pascal 这些编程语言。并且,我使用汇编语言在 PDP 系统上构建了一个简单的操作系统。我还记得系统前面板灯的「读数」,当连接的打印机根据指示吐出一页纸的时候,我是多么兴奋。后来我用过了很多其他的编程语言 — 像 C 和 Java,不过我使用最多的是像 sh、csh、bash、ksh、Python 和 Perl这样的脚本语言。从我投身这个领域开始,最令人惊讶的事情之一就是多少种新的编程语言被发明出来。编程语言的数量可能已经增长了 20 – 30 倍。一份来自 2013 年,并非最新的数据显示:存在 256 种编程语言。

记得在 80 年代早期,为了在我的系统中增加一块硬盘,我必须要了解硬盘的拓扑结构。现如今,我只要需要做很少的工作,系统就可以识别出外围设备。柱面数、磁头数、扇区数… 为了使用它们,过去我必须在系统中使用这些单位描述硬盘。

90 年代后,我手中仍然保有那种鞋盒大小,容量仅为 300 MB(是 MB,你没看错)的硬盘。有时,看看那些 TB 级别的 U 盘。这是多么惊人的对比啊!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储存设备会变得越来越小。到那时,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再也无法找到掉到地上的存储设备了。

我还记得使用过卷对卷的磁带来备份我的服务器。那些磁带很大但并不能存储很多数据。一些文件系统需要 3 到 4 个磁带。今天,我们使用自动磁带驱动器,还有可以自动备份并记录磁带文件对应关系的工具。这样你就可以轻松地从不同的磁带中恢复文件了。今天,一些备份技术使用智能「去重」方式来减少备份文件的大小,通常可以把备份文件的大小降低到原始大小的很小一部分。

当然,在过去的 30 年间,没有什么比得了互联网带给这个领域的改变。 当我在联邦法院工作时,地方法院需要使用一种基于包交换技术的服务 “Tymnet”,一直连接到华盛顿。我的项目是把这个「迷你电脑」(学校宿舍冰柜大小)放入法院,并让其整个使用期间不再需要同华盛顿间传送数据。

互联网的发展使得全球任意电脑连接在一起成为了现实。Web(“world wide web”) 的问世也意味着我可以不用在书架上翻书,就可以找到技术问题的答案了。今天我时常在想,谷歌或类似的搜索引擎问世前,我是如何找到技术问题的答案的。

工作的改变

通常,我们管理的网络是庞大并且多样化的。我从 80 年代忆起,我们只是没有过 AppleTalk 网络栈,不过我们支持的桌面和数据中心系统是非常的多样化的。我们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通过像 NFS,NIS,DNS 等网络服务来集中的管理网络。

Credit: Flickr / Richard Masoner

虚拟化已经成为数据中心中的重要部分。我们的许多服务器现在仅仅是在大型服务器中的部分资源,可以根据需求扩大或缩小,也可以轻松的迁移到其他数据中心。更为重要的,终极的虚拟化 — 把系统和整个数据中心搬到云端 — 将极大的改变我们系统管理员的控制范围和责任。

我们中的大多数相当依赖功能丰富的问题追踪系统来记录我们正在解决的问题以及等待完成的任务。我们可能「仅仅」做一些系统的管理,但是我们的角色已经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安全管理,大范围的资源访问控制,分析网络流量,审查日志文件以及修复系统漏洞成为新的方向。

安全

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也许是开头的十年),安全管理是相当不严格的。我们曾经要求用户大概每年修改一次密码。我记得曾经写过一个程序,通过拼接两个短词来生成伪随机的密码,但这跟我今天所做的相比算不了什么。在那些日子里,安全并不是一个热点话题,与我共事过的多数人对待安全持有更加漫不经心的态度。在一个 90 年代,我参与组织的 Sun 用户组会议上,一位发言人提出我们都应像攻击者一样思考,这个想法在当时具有相当的革命性。

作为系统管理员,在这个方面可能比其他人经历了更多的改变。今天,如果你不工作得像 20 年前人们认为多疑的样子,你就是不负责的。为了保障系统的安全,我们采用了的工具和措施的数量级也是以前不曾想象的。密码的长度在变长,我们管理的系统也允许我们采取更复杂的措施。对于多数人,推荐的密码长度已经从 7 – 8 位字符变成 12 – 14 位,密码的过期时间也从 1 年变成了 3 或 4 个月。

另外,我们使用的工具已经变得更加的成熟。某种程度来说,我们确实变成了攻击者。我们会使用 Nessus 和 Nexpose 这类脆弱性检测工具来寻找系统中的漏洞(希望在真正的攻击者之前),有时甚至会利用它们。我们也会监视用来观察恶意行为的入侵检测系统和保障组织「珍宝」不被后门泄露的数据保护工具。就在昨天,我在帕洛阿尔托参加了一个发布会,我无法想象我会再忆起防火墙之前的工作方式。防火墙从组织的边界来到了每件事的中心。它们变得更聪明,更快速并且它们关注什么正在发生,而不仅仅关注哪一个门(端口等)有数据正在经过。

社区的改变

在 1980 年,一台放在我餐厅桌子上的苹果II电脑就会让我的邻居认为我是个彻底的怪人。听他们谈话,会让你觉得我在厨房柜台上有一台离心机。这不是因为我把电脑放到了餐厅或者它是一台苹果。而是我把一台电脑放到家里就会让我显得十足的可笑。然而,最近这几年,一个没有家用电脑的人就会显得很怪异。现如今,我们已经大量的使用无线网络,可能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电脑。变化可真大 — 这还是没有提及我们已经被电子产品所支配的现代生活方式。

职业选择

缺点:

与其他的 IT 职位相比,系统管理员并没有太多的在企业内部的上升空间。作为一个系统管理员,你会很少成为焦点。在这个领域耕耘了 30 年后,你很可能仍然是一个「底层」(没有人向你报告)工作者。有时也很难获得成就感。当一切正常运行的时候,你会很少被注意到。除非你搞定了一个大的问题,你所支持的多数人是不会想到你的。也许在系统管理员节那天也不会。

系统管理员很少需要直接面对客户,除非你作为客户的员工来维护客户的系统。即使那样,你要做的重大更改也要在其他人下班以及周末或者他们在酒吧里放松时来执行。做好你的工作,然后没有人会知道你在那里。

优点:

这份工作很少使人厌烦,并且总是有新的东西可以去学 — 一些打破常规,新生的事物出现。即使工作了 30 年,无论你如何评价它,它绝不是单调的。薪酬也还不错。同时还有很大的空间去选择学习什么,专注什么。你可以自动化所有你的工作,或者管理一个巨大的数据中心,不过总会有挑战和问题需要你的关注。

为不同类型的组织工作需要做出一些重要的权衡。我曾经在一个只有三个正式员工,两个合同工的公司工作,也为数千人的大公司工作过。为小公司工作的好处是可以接触到几乎所有的事情,工作内容会涉及到方方面面。大公司则会提供更多的内部转岗的机会。

你的工作有多少的变化取决于很多因素,但我通常倾向于拥有足够的灵活度,我总是做一些我做得又轻松又好的事以及新兴的和令人兴奋的事情。这样的混合方式让我感到即维持了生计,又为将来的机会和挑战武装了自己。

最好的工作

对我来说,我经历过的最好的工作是让我感到我的重要性的工作。在联邦政府工作的一段时光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我知道我正在支持的分析员在帮助确保做出国家层面的正确决定。经历其中便是一种奖赏。

在另一份工作中(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我为一个部门(物理学和天文学系)管理系统和网络。一个大大的加分项是能够认识很多我曾经幻想去认识的最聪明的那群人 — 有人尝试去描绘宇宙,另一些探索最微小的亚原子粒子的性质 — 和那些不时提供帮助的优秀研究生们。另外,还有漂亮的校园,合理的通勤,非常棒的福利(可以免费听课)。

我同样很享受在 Web Publishing( IDG 的一部分)的工作中,作为涉及计算机的方方面面的千斤顶似的角色。在那里我管理网络、系统、服务器、备份、网站,最后来了一个合格的助手,他也让工作变得更加的有趣。同时我们也走在了纯网络出版的前沿,像 SunWorld 和 JavaWorld 这些提供优秀的信息和帮助社区成长建议的出版使用了我们的技术。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作为「支持一切」的系统管理角色在一些电子商务子公司工作。与即聪明又有创意的人们一起工作总是美好的。我们工作在旧金山的内河码头边上,当我们在工作时也会设法一起找点乐子。嘿,乘渡轮去工作可能是可以想到的做好的通勤方式了。

这些年来,在我坚守的岗位中,涉及到了可能是最好的合作者 — 像我一样坚定的人,我们彼此学习,从他们身上我学会了很多。另外一些涉及到办公室政治的人,我已经很难记起。我们本应该为了同一个目标工作 — 帮助组织取得成功 — 而不是在聚光灯下争抢一个职位。

总的来说,然而,如果你可以去做一些这样的工作:

  • 你喜欢的
  • 让你能够全心投入并感到自己的重要性
  • 可以过上想要的生活方式
  • 提供持续学习的机会,投身于未来会回报自己的活动

这样就是一个好地方。

钱不代表一切。即使生活在湾区的一条帆船里(曾经这样生活了几年),对有些人是天堂,但对另一些人就是地狱。花一些时间来确定哪些对你是重要的。存在感?知名度?成就感?高收入?弹性工作时间?影响项目如何进行的发言权?对项目产出的影响力?

无论你做什么,不要停止学习。计算机技能过时得很快,这种情况不会很快改变。每天花一些时间学习新技能,并且对可能引领你到达事业新阶段的技能保持关注。即使你没有换工作的计划,也要时不时的看看招聘信息,正好可以了解哪些技能需求强烈。

然后系好你的安全带。你可能无法想象这个领域在接下来的 30 年会变成什么样子!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译者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3 1 收藏 1 评论

关于作者:七桃我就走

学习Python中。Dota2老菜鸟。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5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