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与其学编程,不如学营销技巧

不少人常说设计师必须会编程,我却不以为然。当然,有一些设计师为了更贴近预期必须亲自动手敲代码。(例如,如果想实现数据可视化,很可能你最想自己亲自操作一下)。如此看来,这个说法就有些片面了。不论编程还是设计,都不是一朝一夕能掌握的技能,更不用说两者都精通了。

一个人不可能什么都会

很多会编程的设计师,有时既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设计师,也不是一个顶级的程序员(当然也有例外)。对大部分设计师来说,与一个专业程序员合作可能是更好的选择。我和我的搭档 Eric Shelkie 就是这种模式,我们相互协作,分工明确,充分发挥了各自的优势。

如果非要用个比喻,我想我们的相处模式就像一个乐队。在乐队里,我们可能学习弹奏吉他、贝斯、鼓和键盘,但要想把某一种乐器演奏到极致就有些困难了(像广受喜爱的全能音乐天才 Prince 这样的人可遇不可求,Shelkie 和我可没有这种天分)。与此同时,对其他乐手、角色或技艺的赞许也让人受益匪浅,相互理解才能有完美的演奏。

交叉培训

我认为,学习一些非专业的知识,不仅仅能带来对别人的欣赏或理解,更重要的是能扩大自己的眼界,能帮你成为更优秀的设计师(除了潮流趋势什么都不关注的设计师,是做不出有趣的作品的)。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于体育竞技,运动员如果想在自己的项目取得成绩,还要大量接触其他的体育项目。不同项目可以训练不同的肌肉群,还可以冲淡整天进行一项项目训练的无聊感。

顺便一提,设计圈最近处境尴尬。一方面,我们能看到优秀设计师和他们的作品(参见 Dribbble)。然而我却担心那些缺乏创意的人会盲目地模仿别人,做出来的东西可能看上去很好,但对个人毫无提升。另一方面,设计师圈子还有一些“思想家”,他们更倾向于在会议上对设计夸夸其谈。

后者和前者一样自私自利,只不过后者更不容易被看破。当他们的同行埋头苦干设计作品时,这些思想家却幻想他们的设计能“拯救世界”(饶了我吧)。

设计的驱动力

设计仿佛自带光环(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好像我们了解得越多越没方向感(很可能我也有这样的倾向)。我想强调的是,创作或设计远比我们对它简单的定义更加引人入胜,设计师这份工作是如此创意无穷,让我们无法自拔,如果你是一名设计师,绝对能感同身受。相比之下,关于我们头衔的讨论,产品设计师、用户体验师或随便什么标签,就显得有些无趣了。

部分设计师也会对自己定位不准。Dribbble 社区的达人太贴近实际了,而那些打算改变世界的设计师更不切实际。实际上好的设计有时跟这些关系也不是很大。我们只有密切关注手头的工作才能更贴近预期,这就要求我们充分了解客户的痛点和需求。

设计师个人、业内人士的言论、设计师的头衔,都不能用来定义设计。从本质上来说,设计是目的与形态的完美融合。现在,绝大部分的设计方案都和最初的目的都相差十万八千里。原因在于不正当的欲望大行其道(例如为了得奖、得到同行的赞美或吸引投资)。设计师最应该关注的是,他的成果是否是有意义的。

营销的重要性

我相信很多设计师都说过自己不懂营销,很可能以前我也这样说过。大家会这么说是因为设计很具有挑战性而且非常难以量化,还可能会有人认为某些营销手段有点掉价,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到市场营销的重要性。实际上,很多一行代码都不会敲的设计师工作也不错,他们都是从营销人员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这似乎与上文所说的分工协作有些矛盾,但我并不是想劝你改行做营销,我只是认为营销人员的思维方式对你有帮助。最终成品可以体现设计师的设计水平,但设计不仅仅局限于此。成品实际上是多次交谈、讨论和反复修正的产物。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是什么在主导这些活动。大部分情况下,这些活动都是由直觉、高管层决策或某些愚蠢的趋势主导的(根本没有让人信服的答案)。

如果一个设计师像营销人员一样思考,他的心态会更开阔。他会关注这些问题:谁需要这些功能,他会用么?用户有替换选择么?这些功能对用户有什么影响?怎么增加用户关注度?产品没人气我们能做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我看到过很多设计师有时对用哪种字体犹豫不决,然而他们从未考虑过如上的问题,真是太悲哀了。优秀的设计师需要把上述问题分类细化,这样才能确保每个细节的完美。

完美融合

我唯一想强调的是设计和营销密不可分,就像一枚硬币的正反面一样。某些设计师把自己归类为手工艺者,他们认为营销是另外一个领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而某些掌握营销技巧的设计师也仅仅是因为别人指示他这样做。设计师永远不要对自己的技能范围设限制。

上周我去 Algonquin Park 划船,顺便带上 Malcolm Gladwell 的《大开眼界》来打发空闲时间。这本书里的文章都选自《纽约客》。书中的第一篇文章介绍了 Ron Popeil 和他的厨具用品。你可能会感觉没什么看头,但我保证这个文章绝对值得一读。

下面引用了该文章中的一段,我相信这段话能让我上文的观点更有说服力。

换句话说,如果 Ron 在电视购物上推销录像机,他不可能直接拿着原来的产品去推销。他可能会对录像机本身做些改动,让它在广告中更有卖点。例如,录像机可能不再采用数字计时(这种闪烁的数字可能会让人有不好的联想)。录像带可能会变成可见的,而不是插入一个挡板后——就像透过烤箱,人们能直接看到烤鸡在里面翻转一样。有别于以前的毫不显眼,录像机的控制键会变得更大,人们可以放心操作不用担心按错键,而且录像机的所有使用过程都会用又大又显眼的数字标注,你可以轻松进行各种操作。那录像机普通黑盒子一样的外形会变么?当然了,在我们的文化中“黑盒子”就是搞不懂的代名词。Ron 设计的录像机会有红白相间的塑料外壳,搭配大胆的原色,装饰上不透明或半透明的花纹图案或 Alcoa 公司的铝制品。并且这个录像机应该被建议放置在电视上方,当你有邻居或朋友拜访时,他们一眼就能看到并且赞叹你有一款 Ronco 公司生产的录像机。

推销员

补充说明

这可能是近期我写的最后一篇这种类型的文章。关于设计师应该做/不该做的事的观点很多,我不认为我的观点多有建树,相反,我想关注的是那些更具体、更有趣的话题。

我们很多人可能正在或者想做出一番成绩,其中最艰难的部分就是如何扩大关注人群(也就是推广部分)。所以,将来我会思考并创作更多关于目的确定、价值/观点讨论、架构、进行有用关联方面的文章。

Eric Karjaluoto 写于2016年8月19日。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译者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Ivyw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