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离开 Google 加入一个小创业公司

2016年的6月我开始觉醒,下定决心离开谷歌——我职业生涯中最好的一份工作,加入一个区域性的初创公司“Careem”。我决定离开提供高薪的、全世界最成功的公司,离开最聪明的同事们,回埃及工作——我到底在想什么?我父亲说我疯了,我的朋友说我到了中年危机,但是我觉得我遇到了中年机遇,中年责任。

接下来我想跟你分享一下我的旅程:

在那之前,希望你能思考一个数字,就是 9。九年,从2007年十二月到现在将近九年的时间。

在这九年里,我儿子“Ali”在埃及高中毕业,接着他在美国大学毕业,然后搬到阿联酋工作。

九年。

在这九年里,我女儿“Nour”长成了一个美丽的姑娘,现在在纽约一间世界上最严格的设计学校学习;我向你保证,在不久的将来,当你看到一些建筑和住宅时,一定会记住她的名字。

九年……

在这九年里,我们见证了世界的变化,看到这颗星球的每个角落尤其是家庭的变迁、衰退和革命,见证了四届总统的更替,见证了政府的更迭,见证了法律一夜之间改变。那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认同的改变,因为在这个改变之下我们许多人失去了很多。我们认为这些改变烧毁了我们通向未来的桥梁。但是在这些火焰的灰烬中,升起了希望的微光。这不是普通的从灰烬中重生的凤凰,不是那个父母给我们讲的睡前故事中燃烧着羽毛、围绕着光环的凤凰,新千年的凤凰是以二元形式出现,用0和1表示。我们的凤凰无处不在。

在这九年里我们的凤凰做了什么?它打破了现状。九年中,Facebook,由一个哈佛辍学的年轻人创办、受另一个名为MySpace的网站启发而发展成完全成熟的媒体和通信帝国的上市公司,积累了世界上超过15亿的网民。他们发射了太阳能飞机,使互联网能全球联通。Facebook改变了我们通信和分享信息的方式——对于个人和公司皆是。

在这九年里,我们知道的像Airbnb(译者注:一家全球民宿预定网站)这种公司打破和重塑了旅行和旅游业,把每一个住宅和房间转变成潜在的旅馆,来和已经存在的希尔顿、喜来登以及全世界各个城市中的其他很多酒店竞争。Airbnb 拥有超过 6 千万的用户,超过两百万的住宅在这个网站上登记,这家公司估值250亿美元,覆盖了191 个国家的超过57000个城市。

在这九年里,成千上万的初创公司在整个埃及、中东甚至是全世界爆发。数百万年轻人环顾四周,意识到这个世界并不合他们的胃口,他们就会挑战和改变世界。叙利亚难民通过一些服务他们、帮助他们重启事业的创业公司开发的app(应用),寻找到了愿意为他们打开家门的人,找到了重新开始的希望。叙利亚的女人制作商品,然后通过类似 Mumm 这种应用卖给其他人从而倍受鼓舞。

埃及企业家采纳了一个在看起来似乎有点疯狂的想法,然后使它成为现实。他们创办了 KarmSolar,之后成功地开启了向埃及政府售卖太阳能转化电能的业务。Nafham.com这样的创业公司致力于将学校的教育推广到任何可以连接互联网的屏幕,从而使教育无处不在。如今他们已经覆盖了五个中东国家的课程体系。

埃及的初创公司着眼于人们长久以来就一直做的事情,决定要“彻底改革”这些事情,他们甚至想到改变发讣告的方式。

ElWafeyat.org看到了让人们在数字世界中悲伤缅怀的机会,并让我们看到了这种可能的实现。(译者注:ElWafeyat.org是一个埃及网站,可以发布/读取讣告、发送慰问等)

这些所有事情,都发生在这九年中。

在这九年里,我是谷歌的一员,在我作为一个人同时也是一名员工成长的同时,也在埃及、中东地区以及全球具有很多角色。作为谷歌在埃及和北非的地区经理,与优秀的团队并肩作战,帮助谷歌在埃及发布,以及监测它的发展。当谷歌在中东地区由 Dubai 领导着进一步扩张的时候,我也是这个优秀团队的一员。我从来都是一个梦想家,现在,我决定我要面对更大的挑战,我想继续追寻梦想、实现梦想。我决定加入 Google X,这是谷歌最前沿的部门。

你知道的, Google X 本质上是谷歌内一个并不着眼于解决现存问题的单位,而是专门从事于“moonshot thinking”(译者注:在科技圈内,“Moonshot”是一个疯狂的想法或者不大可能实现的项目,它被解决的科学几率可能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单位。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超前思考,尝试概念化那些甚至还没有出现的问题,并且要指出如何能通过科技的帮助来最好地解决这些问题。对于像我这种好奇的人来说,这就是我梦想的工作。我可以和一些当代甚至可能是在任何时代都是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我参与到的项目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

九年。

考虑到所有情况,大多数人很自然的会想到一个问题(也许你也是),这个问题就是:“Wael,你为什么要离开这个工作的天堂?”这个嘛,你应该会喜欢我的理由——选择离开谷歌的感受就像和大学时代的女友分手。

她很漂亮,也很聪明,人人都喜欢她,我当然也是其中一个,但她却不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这是一种无论你怎样尝试掩盖自己都无法逃避的感觉。我决定离开谷歌这件事绝不是顺利和干脆的,但是我知道这样做是正确的。我会害怕再也不会遇到像她这样的人了,也会害怕没有人能替代她。

最后,我还是鼓起所有的勇气去伤我和她的心。我会害怕曾经这么认真,会放不下,会不快乐。

最终,我做出了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关键的决定。这不是因为我离开了像家人一样对我的经理,也不是因为放弃了难以超越的高薪,也不是因为舍弃了其他公司都提供不了的舒适环境——这是个重要的决定,只是因为我知道离开这段关系将会为我打开更大的世界。

我和谷歌的问题,就像人们和感情很好的前任的问题一样,离开的时候会很有负罪感。所有我提到的这些福利都在潜意识里刺激着这种负罪感。在财富500强的公司工作是很有声望的,更何况是在这500强中前五的公司。我周围的同事都是很有声望和地位的。公司提供给我和我家庭的薪水和福利也是很好的。这是一个会令人害怕离开的安全毯。我不知道事情在沿着一定方式走了很久以后会如何发展。这些是最令人产生负罪感的,因为这会引发很多内心的问题:难道我不应该感谢这些免费膳食、按摩、在家办公等等等等的优待吗?尤其是在整整九年后?事实是,我很感激,我觉得很幸福,但是这也让我感觉更难受,因为我知道我想离开这里。

我现在绝对诚实的告诉你,我真正离开谷歌加入Careem的原因是双重的,这原因来自于害怕、渴望和不满。害怕的部分可能是最难以忍受的,我害怕的是我会犹豫很久然后突然意识到太迟了。我害怕我安居于一个安全舒适地选择,没勇气和自己打赌。你可能很惊讶,我马上要50岁了,但我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我渴望更大的成功。我渴望推动、引领一些变化,一些真正有影响力地变化。我渴望激励和指导那些希望把握自己命运的人,帮他们打破和挑战现状、走出他们自己的路。我不满于一些跨国公司总是制造一些花哨的产品,然后在全球无限扩张。我对一些公司不在乎他们所在地区的价值观感到不满。我不满,因为我们这个区域被认为不配出现一个值数十亿美元、可以提供同样好甚至更好的服务的公司。我不满于人们认为这个想法是遥远的梦想。

对我来说,Careem不止代表一个梦想,更是代表一个承诺。

这个承诺,是想证明一个本地公司,从服务一个区域开始的公司,由土生土长的、了解这个地方的问题的人创建的公司,可以真正解决这些问题。

普通的跨国公司是不能像本地公司一样迎合本地的需求的。仅仅套用一些通用的成功经验教条,就把它当作使命或价值取向并不是真正在乎用户的需求是什么。我们应当最大程度地遵从当地的规则,保证我们融入了社区,保证我们正在提供无与伦比的服务,保证所有的利益相关者——我们自身、政府、领头人们、顾客都是得利者。

我们中的有些人(比如我),只会因留下超越了时间和人、且足以定义一个时代的遗产而感到满足。我相信我在Careem的工作将会定义一个革新和超前的时代,至少这次我们埃及人和阿拉伯人将会成为领导这次变革的人,改变未来以适应我们的需求,走适合我们埃及价值取向、使命和愿景的道路。我知道我的孩子们在他们各自的职业生涯中,将会达到我甚至不能想象的高度。有些人只要自己的功绩有后人纪念就会满足,但是回忆会逐渐消退。

我们是致力于让我们的今天、孩子们的明天以及未来变得更加美好的人。我们是意识到我们能提升自身,并且通过填补缺口来改造这个世界的人。我们将来三年中要帮助一百万的埃及人变得自信、自主、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强调包容,授人以渔和机会平等。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译者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1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欣仔

假装会写代码的伪程序员~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