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些牛逼的计算机系教授不去公司赚大钱而是选择教书和做研究

【伯乐在线导读】:有网友在 Quora 上提问:

像赵燕斌这样厉害的教授本可以去私企赚更多的钱,为什么他们喜欢去教学和做研究呢?

我只是想知道这些教授和研究员们是怎么想的,并不是怀疑他们的选择。

原题主提到的赵燕斌是何许人也?伯乐在线在 2014 年的一篇文章找到了这样的介绍:

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UCSB)的计算机科学学院一直以来都以人才辈出而著称,该学院的年轻华裔副教授赵燕斌,在被MIT《科技评论》提名TR35后,赵燕斌便成为计算机科学界的名人。近年来他是主要活跃在计算机网络信、信息安全及分布式系统领域的知名年轻学者,研究兴趣是构建安全可靠的大规模网络系统方法研究,包括计算机网络算法、协议及应用、移动和无线网络、网络与系统安全问题研究。

College Factual 的研究数据显示:UCSB 计算机科学专业(本科)毕业生的平均年薪起薪为 68,000美元,在职业生涯中期的薪资大约年薪为 119,000 美元。

下面是赵燕斌本人于 2016 年 7 月在 Quora 上回答了这个问题(1400+ 顶)

首先,我不敢相信有这么多人回答这样一个随机的具体问题。感谢每一个在参与答案的朋友。

做这个决定并不简单。让我试着解释清楚这件事,并权衡它的利弊。

1.大多数相当成功的学者确实能够选择回到业界,赚的也比在学校更多(有时是非常多)。为什么有人选择了学术生活而不是回归到业界,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优先级的问题。

2. 我的许多同事、朋友和导师都选择了回到业界。这些人包括我的同事,比如 Amin Vahdat,来自 UCSD,现在在谷歌的数据网络中心带领团队;Eric Brewer 来自 Berkeley,现在是谷歌基础设施副总裁;我的同学 Matt Welsh 来自哈佛,现在是谷歌手机部门的老大。其他朋友、导师,包括 Steve Gribble 和 David Wetherall,都是从华盛顿大学去到谷歌的,还有 Vivek Pai 是从普林斯顿去到谷歌的。还有好多人,就不一一列举了。

3. 我已经被谷歌和硅谷以及其他公司的朋友问过许多次了,包括对冲基金甚至律所的朋友都认为我应该进入他们的行业,成为常驻技术专家。而所有这些工作的收入都会比我现在的教职工作高得多,有些则高得多得多。

4. 与工业界的朋友相比,我每周在工作上的投入时间肯定比业内工程师的平均工作时间还要长,经常周末或晚上还要加班。在工作时长上唯一能与我相比的是律师行业,特别是那些为争取大企业合作伙伴关系而奋斗的律师。我的伯克利法学院(伯特霍尔法学院)朋友工作时长与我相当,但她的收入是我的3倍(去年是5倍多)。总的来说,我在 Google、FB 等公司的朋友,他们的工作生活平衡比一般学者(比如我)要好。 他们可能也会像我一样为发表文章的截止日期而发疯,但在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通常会有更清晰的界限。

那么为什么我(和其他像我一样的学者)不投身工业界呢?我把它归结为生活的优先级和最终让我们振奋的东西。我曾经在别的地方写过为什么我选择学院的生活。简短来说,就是我不能忍受上头有个老板,即使他像 Amin 和 Eric 一样酷而且有趣。在作为老师的 12 年中,我能够去做我想做的研究,我不能想象除此以外的任何其他生活方式。我曾在最顶尖的大学研究过各种领域的问题,发表过论文,包括网络、无线网络、分布式系统、数据库、安全、人机交互,甚至发明了一两种理论。在其他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在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和想共事的人上达到这种程度的自由。

然后是学生。在 N 年后,看到一个学生在世界上出了名是非常高兴的,而且是你影响了他的生活和职业生涯。一个博导教授的影响是巨大而直接的。当我的学生走向职场时,我能立刻知道我的工作成果的一手信息。我很幸运地看到不少之前的学生在学术界,研究实验室和工业界找到了理想中的工作。这以及能自由地选择我的项目是我每天早晨起床的动力。而这些是不能在研究实验室和工业界获得的。

它可能也是生活中的一个优先级功能。在我生命中的某些时刻,钱的因素可能也会拥有更高的优先级。这会驱使我做一些不同的事情,尽管我怀疑我只是会成立一个创业公司而不是完全离开学术界投身工业界。这样我有可能产生的直接影响力能与我工业界的同事相当,但是在过程和选择与谁共事上我拥有更多的控制权。

总结

① 没有上司给你指派任务,很自由;② 教书育人,正面影响学生的人生,很有成就感;③ 当前人生阶段的优先级,不是赚钱。

7 3 收藏 5 评论

关于作者:牧师

Android ROM,APP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20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