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转技术面试!还有这样的操作?

假想面试的时候用 Clojure 做题,狠狠地鄙视了一下不懂 Clojure、且高傲无知的面试官,然后潇洒地离去。


如果你打算找一份程序员的工作,那么你必须要通过白板面试。 作为工程师,模拟白板面试也经常是我们早上例行公事的一部分,同时还需要在星光层(astral plane)上打开一个漂亮的网格状的 xterms 窗口,并且在每个邻近的目录中不由自主地运行 ls 命令,以防事情在昨晚有什么变化。

这不亚于在厨房后面的那个抽屉里,搞一次天翻地覆地搜查。而那个抽屉里存放着各种各样的法兰盘、螺丝刀和从各种家用电器上掉下来多年的各种配饰或零件。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原来是做什么用的,或许从来就没知道过,尽管如此,我们还必须小心翼翼的对待它们。

下面我将通过一个常见的面试题,向你演示一下白板面试:反转链表。

首先,我们需要一个链表。清除 xterms 中不需要的工作区,然后在两个括号的作用域中写上必要的元素和通配符。这样我们就从无到有创建出了一个链表。

“那不是一个链表,那只是一条 if 语句。”面试官说。

“ 这不就是一个另类点的链表吗?”你回答到,同时翻了一个白眼。

“x 到底是什么?”面试官尽量让自己看些来友善些。答案就在 REPL,但不要被它一时误导了,它们可不是你的朋友。你在前台的“誓言”,不允许你使用它。

“了解一个事物最好的方式,就是对它命名。”你回答到。恰当的名字具备魔力。由 Ursula K. Le Guin 发明的 K 语言是最古老和最精练的形式语言之一。一旦你使用某个字符对程序进行自定义命名,意味着你将不能再使用这个字符元素。 你自定义的缩写名称会记录在程序的内存中。

“呃,好吧,你怎么从这个链表里面取出一个元素呢?” 面试官又问。

那些巧妙的表达式在你脑海中逐一呈现,仿佛红地毯在你光着的双脚下慢慢展开; 犹如昨晚观看奥斯卡颁奖典礼时,你憧憬着不同的明星来亲吻你;又好像你住在瑟略岛(Sørøya )山脉之上,月亮就是你的爱人。 除了边界检查,你在第一时间写出了正确的代码:

“你能不能给我写一个正常的链表吗?就像 Python 中的那样?”

你咬紧牙关,气愤地在地板上直跺脚,但还是写了一个排版良好的打印函数。 此刻,你的手掌仿佛充满了老茧,你的眼皮仿佛沾满了冰霜、以及烟灰黑色的雪花。 每个函数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当然,除非它是无副作用的纯函数。

白板面试时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描述变量、写示例或文档注释。在白板面试中,时间就是一切。你就假装你是一名 Haskell 程序员,正当着你奶奶的面继续完成下面的代码。

面试官笑了,安心了。 至少此时,代码输出的链表仍是正序的。“那么,要反转这个链表,你需要……”

你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在白板上写代码,那感觉就像在用古老的语言吟诵诗句。而此时此刻,他的大脑却一片混乱,好像松了发条的疯狂乱撞的钟,又仿佛心脏上爬过绦虫,砰砰直跳的心脏恨不得逃出胸腔。

当你松开他的手时,他结结巴巴地说了些有礼貌的话,然后把连帽衫的拉链拉上假装以抵御寒冷。这里将会有其它的面试会议,但你已经不需要参加了。他用锐利的眼光朝你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

当然,他们会拒绝你,并且总是装着极其难为情地说,你不符合他们的公司文化。乘风归去吧。此地不属于你。

4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听风

简介还没来得及写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23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