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逃离北上广,美国人逃离硅谷

【导读】:硅谷长期以来一直被看作是科技与创新的理想场所,硅谷也汇聚了各个领域的高、精、尖人才和企业家。但随着共享知识时代的发展,世界各地科技领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发展,硅谷的唯一地位也有所改变。本文作者 Preethi Kasireddy 现在是一名区块链工程师,她在本文中回首了自己毕业后到硅谷工作,以及三年后离开硅谷的经历,或许对想要换个地方工作的你有一定的启发。


我永远想不到我会说这句话:这是我留在硅谷的最后一周。这篇文章是分享我个人经历的内容,这次我不想再讨论关于区块链或者 Javascript 方面的内容,而是想回首一下我过去几年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这是一段让我渴望改变的旅程,开车去到洛杉矶寻找一个新的住处就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我与硅谷结缘

五年前,也就是 2012 年的夏天,我搬到了硅谷。那时的我刚刚大学毕业,因为接到了一份新的工作 offer 偶然间来到了这里。我当时怀着急切而又紧张的心情想要在这里开始我的职业生涯,坦白来说,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期待些什么。

事实证明,我非常幸运,硅谷是世界上最好的地方之一,这里有众多优秀的企业家、工程师以及各色各样敢于尝试,希望通过技术改变这个世界的人。这与我的家乡新泽西的生活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里大部分人接受得都是社区大学的教育,毕业后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25 岁左右就已经过上了安逸舒适的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无论是对于理想、冒险还是职业生涯的发展,可以选择的空间都非常小。

所以,可以想象,来自新泽西的我到了旧金山工作之后就受到了一种文化的冲击。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被技术和创新的氛围所包围,我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于一个崇尚挑战自我的社区环境之中。在旧金山工作和生活的三年对我的生活有着很大的影响,因为我开始明白,那些愿意为那些看似疯狂的想法全身心投入,愿意去挑战风险的人,他们的做法其实并不疯狂。

第一个挑战:高盛

大学毕业之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高盛的分析师岗位。在这一岗位上,通过与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们合作准备上市和收购事宜,我了解了科技初创企业的财务基本状况。这对于我后来直接与这些科技公司合作方面来说大有裨益,并且也埋下了我对于用软件解决问题方面的一颗兴趣的种子。

在高盛工作一年后,我意识到银行业的工作并不是我长期想做的,我想像大学时期一样做一名工程师。于是我辞掉了这份光鲜亮丽的工作,离开了高盛。接下来我去了哪里呢?

第二个挑战:a16z

当时,我最大的可能性是进入一家小型工业型初创企业做一名系统工程师,但是,在一封偶然的冷邮件之后,一连串意外事件接踵而至。我收到了 a16z 交易团队岗位的 offer,这绝对是不可拒绝的一个机会,谢天谢地,我也确实没有想不开而去拒绝。

我在 a16z 度过了接下来两年的时间,在那里,我向各种的互联网先驱人物学习,像 Marc Andreessen、Ben Horowitz 和 Chris Dixon 等。我看到成千上万的公司向我们走来,我了解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