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叹!这个盲人程序员是这样写代码的

我认为你第一次看到我的工作间肯定这样想 —— “总感觉少些什么”。没有显示器和鼠标,却有个人敲打着键盘,不知注视着哪里。

这就是我,我同事可以证明我没问题。我是位于坦佩雷(芬兰西南部一座城市)的 Vincit 写字楼中的一名软件开发者。我双目失明。这篇文章中我将讲述有关我工作中的事情。

你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吗?

准确来说,我觉察到阳光和其他明亮的光线,不过也仅限这些。其实,这对我的工作也并没有什么帮助。

你工作内容是什么?

和大部分人一样:忙时写代码,闲时和同事吹逼。我做全栈项目,主攻后端。兼职访问顾问 – 或称监管,随你如何称呼。

你如何使用电脑?

我用的电脑是一台运行 Windows 10 的普通笔记本。是其中的软件让一切变得神奇。我使用一款叫做屏幕阅读器的程序来访问电脑。屏幕阅读器监听屏幕上的变化并通过盲文(需要单独的盲文设备)或合成的声音来展示给用户。这并不是你如今听到的各种智能助理的合成声音。我使用一种机械声音,每分钟能说 450 个单词。相比较而言,英语正常语速每分钟 120-150 个单词。我有一个怪癖:我既说英语也说芬兰语,我用芬兰语合成器读英语,因为老旧的屏幕阅读器在语言之间切换不够智能,所以我习惯这样做。下面是个例子是阅读这个段落,我能听懂。

https://www.vincit.fi/wp-content/uploads/2017/08/mpsample.mp3?_=1

下面是英语合成器发出的声音:

https://www.vincit.fi/wp-content/uploads/2017/08/essample.mp3?_=2

鼠标对于我来说并不是非常有用,所以我仅仅通过键盘工作。在座的各位应该十分熟悉我用到的命令:方向键和 tab 键控制窗口内的移动,alt+tab 切换窗口等等。屏幕阅读器也有很多自己的快捷键,比如阅读活动窗口的不同区域或开关一些功能特性。

有趣的是阅读网页和其他格式化文档。你看,屏幕阅读器分块呈现信息。每一块可能是一行,也可能是一个单词、一个字母,亦或是文本的片段。举个例子,我在网页中按向下的方向键,我听到页面的下一行。我并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用眼睛从屏幕上阅读内容。相反,我听到一块一块的内容,或跳过我不感兴趣的部分。

语音或盲文并不能描绘出窗口的显示布局。信息以线性方式呈现给我。如果你把网页复制粘贴进记事本,你就能明白我看到的网页是什么样子的。就是剥离大部分格式的多行文本。然而屏幕阅读器可以获取网页上的 HTML 语法,所以我也能知道超链接、标题、表单等等。事实上,如果非复选框元素展示成复选框样式,我并不能知道这是复选框。我之后将写一篇文章详细讲述这些内容,记住我刚刚举的是个“反人类”例子。 (译者注:突然感到自责和羞愧,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用各种有含意义的传统标签 hack 布局和样式,也不要因为 css 的强大而懒得使用各种有含义的传统标签。共勉)

我花费大量时间工作在命令行上。事实上我通常用浏览器和编辑器,很少用其他图形应用程序。相比那些为鼠标用户打造的图形界面,我发现用命令行处理手边的工作更加高效。

既然我如此热爱命令行,为什么我却要选择 Windows 这个并不以命令行出名的操作系统呢?答案很简单:Windows 是最方便的操作系统。NVDA是我所选择的屏幕阅读器,它是开源的并且维护比其他阅读器更频繁。如果上天再我一次机会,我可能会选 Mac 系统,因为我认为它是易用性和功能性平衡的典范。不幸的是 Mac 系统上的屏幕阅读器 VoiceOver 经历了漫长的发布周期从而被遗忘,并且它的导航模型和我独特的工作方式并不协调。当然这里也有一个 Gnome 桌面上的屏幕阅读器,虽然用户很少,依然被很好地维护着,不过还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和我日常工作不协调。所以,我选择 Windows。由 GNU 诞生的 Git Bash 和其他命令行工具弥补了 Windows 内置命令行的缺陷。

你如何写代码?

我花费好长时间才明白为什么大家觉得这个问题是个很高深的问题。记得我上面说过一行一行地阅读文本吗?我也是通过这种方式读代码。通常我会跳过无用的行,或仅听半行来获取内容,但当我需要知道完整信息的时候,我不得不像读小说一样读完所有东西。我当然无法阅读整个代码库。这种情况下我会在脑中抽象一部分代码:这个组件输入 x 返回 y,并不用关心细节逻辑。

这种阅读方式让我和正常同事的工作方式有些区别。举个例子,当代码审查时,我喜欢看原始 diff 输出,并列窗口显示 diff 对我并不适用,而且还容易让人分心。有修改的代码行上用符号 + 和 – 比用不同背景色标注也要好太多,并不是因为我不能获知颜色名字,而是因为在新增的一行中,读“加”这个字比读“带复杂阴影的高亮红色”用更短的时间。(嘿,我说你呢 Gerrit (一款代码审查工具))

你或许会认为缩进和其他代码格式和我无关,因为都是基本的视觉问题。并不是这样,正确的缩进对我的帮助和正常开发者一样。当我用盲文(比语音更加高效)读代码时,我像其他正常程序员一样清楚代码结构。当我进入一段有缩进或无缩进的代码时,我也会得到语音提醒。这些信息帮助我在脑中描绘代码结构。事实上我学的第一门语言就是 Python (PHP 不算),它强制使用代码缩进,这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我有众多理由来强烈建议使用整洁统一的代码风格,其中之一就是不要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了,好吗。

你喜欢哪款编辑器?

剧透一下:这个答案并不是以 V 或者 E 开头(我虽然通过命令行用 Vim 来写 git commit 信息和其他备注。我认为我在这场圣战中是中立的)(译者注:Vim 和 Emacs 梗)一年前我认为 Notepad++ 最棒,它是轻量级的做工精细的文本编辑器。然而一年前我还没有接触大规模 Java 项目,当我接触这种项目时,意味着我应该在 Notepad++ 和理智之间做个选择。最后我选择理智,抛弃 Notepad++ 转投 IntelliJ IDEA 的怀抱。从那之后 IntelliJ IDEA 便是我首选编辑器。我曾对各种 IDE 有深深怨念,它们大多数在纯键盘流操作下麻烦又低效。如果我视力没问题,我肯定早就跳到 IDE 阵营了。

但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当初选 Notepad++。还有其他很多更先进的轻量级编辑器,比如 Sublime 或 Atom。原因很简单:屏幕阅读器无法访问它们。Vim 一类的文本编辑器也是如此,我使用的屏幕阅读器对命令行程序的支持有问题,在这些编辑器上无法处理多于 commit 信息的文本。很遗憾,可用性决定了我能够使用的工具。即使我不能高效工作,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编写过前端代码吗?

你应该认为前端开发和视觉有关,注定与盲人程序员无缘。基本上是这样。我从来不自己做概念原型,我做都是有界面,需要随后加入功能的项目。

然而,我也做过 Angular 和 React 工作任务。怎么会这样?如今很多 APP 基于浏览器。举个例子,我曾花费两周时间为一个 Angular APP 增加国际化支持。我并不需要做任何视觉上的改动。

我发现对于我这类开发者开说,像 Bootstrap 这类的库简直是上天的礼物。正因为栅格系统(Bootstrap的响应式布局解决方案),我可以自己构建一个粗糙的界面。尽管如此,我做的有关界面的改动在呈现给用户之前仍然要有一双眼睛检查。所以,总而言之,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些前端开发,至少不是和表现层太相关。

有什么其他没有提到的东西?

其实这篇文章有很多东西没有表达出来。正如上文所承诺,我将全力以赴写一篇文章,有关制作易访问网页的艺术,因为一言未尽是我讨厌的事情之一。我不会半途而废的,敬请期待。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译者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5 收藏 4 评论

关于作者:一杯哈希不加盐「孙腾浩」

毕业于郑州大学软件工程专业,身为 Java 程序猿却同样热爱着 JavaScript 。为了兴趣而写代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Keep coding ... Stay Cool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30 ·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