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绝密实验室里的秘密

来源:东方网-文汇报

美国西海岸旧金山湾区某个神秘的地点,坐落着一间从未公开曝光的顶级实验室。在这个机器人四处漫步的地方,你尽可以畅想未来。

谷歌公司正为 100 个最天马行空的创意而努力,力求在 GoogleX 这间神秘的实验室里把它们变成现实。

天马行空的概念想象

你的冰箱可以连接互联网,冰箱里的存货一减少,杂货店就会收到冰箱自动下达的补给订单;吃晚饭时,餐盘会把你正在享用的美食发布到社交网络;工作日,你可以派机器人替你去办公室,而你则穿着睡衣留在家中逍遥;也许,你还有可能乘着电梯去外太空漫游……

以上只是几个例子。

谷歌公司正为 100 个最天马行空的创意而努力,力求在 GoogleX 这间神秘的实验室里把它们变成现实。

许多知情者都谈到过谷歌的天才设想清单,其中一些人就在谷歌乃至这间实验室里工作,还有人只是听说有这么个项目,但他们都语焉不详,并未说明它到底属于哪个业务部门。因为谷歌对 GoogleX 实验室的运作严格保密,许多员工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实验室存在。

两位知情人士称,谷歌开列的大部分创意都还属于概念想象,与付诸现实相去甚远。虽然今年年底会推出一款产品,可他们没有透露具体信息。

工业机器人设计与制造公司 Heartland Robotics 的创始人、曾在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工作的罗德尼·布鲁克斯教授评价说:“它们现在太超前了。但谷歌不是一家普通企业,世俗的条条框框并不适用于谷歌。”

对硅谷的大多数公司而言,创新意味着开发网络应用软件或者广告技术,谷歌认为自己应该与众不同。它早就成了一个大企业,新生代科技公司都在追赶它的脚步,但从这间顶级实验室可以看出,它依然雄心不减,要在突破性的研发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谷歌的女发言人吉尔·哈泽科贝尔对 GoogleX 实验室不予置评。但她表示,投资一些风险性项目是谷歌很重要的一个遗传因子。她提醒说,“尽管潜在回报很令人兴奋,但请务必注意,与谷歌的核心业务相比,我们在这些项目上的投入非常小。”

从“太空电梯”到“机器人办公”

谷歌已经在搜索计算之中应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前沿技术。在这样一家公司里,GoogleX 实验室那些稀奇古怪的项目其实并不像乍见之下那般天马行空,尽管它们看起来的确与谷歌的主营业务——网络搜索——格格不入。

譬如,GoogleX 实验室有一个承载着谷歌创始人以及其他硅谷企业家美好梦想的项目——“太空电梯”。它可以收集太空信息,或者将物体送入太空。理论上说,有了太空电梯,不需要发射火箭,只需要一根固定在地球的电缆就可以环游太空。布鲁克斯教授表示:“谷歌正在收集世界各地的数据,现在也可能在收集太阳系的数据。”

谷歌的联合创始人塞吉·布林深度参与了 GoogleX 实验室的各项事务,并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及其他顶级高管共同制定了该实验室的项目开发名单。

佩奇今年 4 月出任谷歌 CEO 之前,一直在 GoogleX 实验室工作。布林最近曾表示:“我把时间花在了一些跟核心业务关系不大的项目上。我们希望这些项目今后能够逐步进入公司的主要业务领域。”说这番话时他对 GoogleX 只字未提。

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去年在美国加州公路上现身,据一位略知内情的人士透露,或许谷歌将把该项目发展成为一项新业务。谷歌认为底特律的那些汽车制造商没有展现创新精神,它正考虑“亲自”在美国造车。

此外,谷歌还可以销售汽车导航及其他与汽车驾驶相关的信息技术,或者向车上的乘客展示根据具体地理位置提供的广告。因为从原理上说,乘客坐在驾驶位上玩网络游戏“愤怒的小鸟”时,就已经锁定了特定地方的企业。

机器人在 GoogleX 实验室的众多项目中占据着重要位置。长久以来,它一直让包括布林在内的大量技术开发人员痴迷不已。布林已经让一名机器人替代他本人出席过一次会议。

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大量机器人可协助谷歌收集信息,取代为谷歌地图服务拍摄街景的工作人员。在 GoogleX 实验室诞生的机器人今后有望用于家庭和办公,以减轻家庭和办公用户的工作量,人们还能够远程控制这些机器人。

另一个创意的核心,就是谷歌今年 5 月在软件开发者大会上提到的“物联网”。

它是一种让各种物体与互联网连接的方式。谷歌声称,每次网民使用互联网,都会增加谷歌的收益。按这样推断,如果联网的不只是计算机,还有那些家庭设备,会让谷歌获利更多。

在谷歌认为可以联网的物品之中,有花草种植机(联网后可以遥控它为植物浇水)、咖啡壶(可遥控它煮咖啡)以及电灯泡(可遥控关灯)等等。谷歌 5 月份曾表示,到今年年底,公司的某个技术团队会推出一种可联网的灯泡,用户可通过 Android 手机以无线方式控制这款产品。

机密性堪比中央情报局

一名熟悉 GoogleX 运作的谷歌工程师表示,该实验室的机密性可以媲美美国中央情报局。据他透露,GoogleX 实验室共有两个办事处:其中一个位于谷歌总部园区内,目前没有任何文字介绍,负责 GoogleX 的后勤事务;另一个负责研发机器人,地点秘而未宣。

在谷歌的其他项目团队之中,软件工程师可谓济济一堂,但 GoogleX 实验室里的精英却都是机器人技术专家和电子工程师。他们来自微软公司、诺基亚实验室、斯坦福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卡内基梅隆大学和纽约大学。

GoogleX 实验室的负责人之一塞巴斯蒂安·思拉恩就是一位全球顶级的机器人技术及人工智能专家。他在斯坦福大学教授计算机科学,曾经开发出世界首款无人驾驶汽车。

GoogleX 的另一位知名人物是斯坦福大学教授安德鲁·恩格。他的专业领域是人工智能的神经系统科学应用。这门学科研究的是如何让机器人和机器像人类一样操作。

GoogleX 实验室还有一位出色的人机互动专家强尼·李。他今年从微软跳槽,加盟 GoogleX,曾参与开发微软体感视频游戏机 Kinect (该设备能够根据玩家的动作和声音作出反应)。知情人士透露,强尼·李加入 GoogleX 主要从事网络连接设备的开发。

GoogleX 是一些大型项目的试验田。这些项目可能一败涂地,让投资付诸东流,也可能演变为谷歌的下一个核心业务,至于结果如何,可能多年以后才会见分晓。

这种耗时长、押注高的试验方式让一些谷歌股东和分析师感到不安。

全球知名金融机构 BGCPartners 分析师科林·吉利斯指出:“这些异想天开的项目,带着浓厚的谷歌式做派。投资者并不喜欢这些项目,却能忍受谷歌这样尝试。原因就是谷歌的核心搜索业务一直在高歌猛进。”

佩奇已经在努力安抚忧心忡忡的分析师。他表示,这种匪夷所思的项目在谷歌只占很小的比例。

今年 7 月,佩奇告诉分析师:“我们一直都有一些存在一定风险的小项目。但我们很小心地为股东管理他们投入的资金,不会把赌注全押在这些项目上。”

如果我坐上“谷歌汽车”

如果我下面说的话听起来有点“气喘吁吁”,请原谅。我的谷歌汽车在大象城堡附近掉线了,我不得不跑完这最后的一英里回到办公室。你多半读过关于谷歌无人驾驶汽车的种种报道。当然,什么东西也比不上这种拥有自己私人司机的幻觉,但你料不到“他”会在高楼大厦附近“走神”(指断网、掉线)吧。

谷歌汽车还有其他一些问题。它过于遵纪守法。我赶时间时,它绝对会对加快车速或“抢灯”说不。它会说,“要遵守限速规定”,随后提供给我一些愤怒管理课程,告诉我参加这些课程对我有好处。当然,一旦所有人都乘谷歌汽车出门,那我们几乎就不需要交通信号灯了,因为所有的行程都将被编入程序,谷歌交通中心会接收相关数据,然后管理线路调整,确保最平顺的通行。

我不得不承认,更糟糕的是,它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我的意思是,它不太像 TopGear (BBC 制作的一档汽车节目)里的汽车,不是吗?我知道,杰里米·克拉克森(TopGear 主持人)正站在某个地方鄙视我。与多数 40 多岁的男人一样,我渴望得到他的认可。人们很难想象 TopGear 会在哪期节目中对比各款谷歌汽车。“我们想看看哪款谷歌汽车速度更快。因此我们决定穿越硅谷。但没有哪款车胜出,因为它们全都一样。没有哪款车有剐蹭,因为它们根本不允许出现剐蹭。没有哪款车闯红灯、挑衅警车或者侮辱人,因为我们全都打开了安全驾驶功能。好消息是,我们全都与斯蒂格(TopGear 中的试车手)同时到达终点。”

此外,谷歌汽车找起来还很麻烦。为了纪念特别的日子,它会不断变换车身配色。在圣帕特里克节,它变成了绿色,我花了 30 分钟才找到它。

麻烦的事情不止于此。它还一直在阅读我的 Gmail 邮件。我曾在一封邮件中提到,自己有三周时间没去探望母亲了。上周末当我乘它前往北伦敦时,它又张口了:“罗伯特,你说你需要去探望母亲。我们要停下来在路上买束花吗?”我妻子生日那天,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它一直设法把我带到邦德街(伦敦一条著名的购物街)。“不,”我说,“我们不在过生日时大张旗鼓。随便买些东西意思意思就行。”“别装穷了,”它平淡但带着蔑视的语气说道,“掏钱吧。”

另外,它还开始使用位置跟踪程序,因此,我在 Google+ 的所有朋友每 5 分钟就会看到我的最新位置——我怎么也没整明白如何关闭这个程序。幸亏我没有情妇,“罗伯特回去找伦敦桥那个妓女了”这类最新状态我可不愿共享。

但谷歌汽车也有一些优点。它比苹果的 iCar 要好,iCar 的锁定功能太强,甚至拒绝搭载乘客——除非他们通过了适当的审批程序。

令我最担心的是,晚上车停在哪里。它明显感到了无聊,我知道它正在背后议论我。有一天,我看到了它自己的状态更新。“依旧停在罗伯特的车道里,已是连续第六天了。这个人的生活就这么无趣吗?”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