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做游戏设计与开发的女程序员

第一批电子游戏程序员之一是一位年轻女性,那时她刚从高中毕业。

四十年前,消费电子产品巨头 RAC 发布了 Studio II。这是一款可编程的电子游戏控制台,与 Fairchild Channel F 一起,率先使用只读存储器盒(ROM cartridge)作为可交换的游戏媒体。

RCA 的控制台永远没能比得上 Atari 的 VCS,Magnavox 的 Odyssey,或者 Mattel 的 Intellivision。而且现在几乎没人记得它。但是它背后的真实故事是迷人的。它的基础技术始于 1969 年,当时一位有远见的人——Joseph Weisbecker——在家中开发出个人电脑。他的女儿 Joyce 最终成为了已知最早的女性开发者,她编写电子游戏并为此拿报酬。

Joyce Weisbecker 的工作成果太不出名了,以至于在 2011 年,我宣称 Carol Shaw 为“第一位女性专业电子游戏设计师”。Carol Shaw 从 1978 年开始在 Atari 工作,并在之后设计了 Activision 的经典游戏 River Raid。而 Joyce Weisbecker 的成果是由一位科技历史学家提醒我的。尽管 Shaw 的工作成果依然在历史上很重要,但是实际上,Joyce Weisbecker 的成果要比她的早大约两年。

而且 Joyce 是在没有成为 RCA 工作人员的情况下完成的。她现在说:“我知道当时 RCA 没有其他女性做开发工作。开发工作是由一些男性来做的,而且他们都是员工。我想我是唯一一个收钱开发电子游戏的公司外的人。所以我是第一个合同工,可能也是第一个独立的电子游戏开发者,因为我想到了这个主意又推销了它,然后他们说行。”

流在她血液里的工程学

Joyce Weisbecker 于 1958 年出生于新泽西州。她记得在童年时期,看着她的爸爸——一个固执的爱好者——利用白天不在 RCA 工作的时间,开发逻辑游戏,为当地魔术师设计舞台幻象并在地下室建造电子发明。她的妈妈 Jean Ann 是一位三年级教师。Jean 强调教育的价值,并鼓励大女儿追寻她天生的追求。

无论什么时候,Joyce 一有机会就跟着去父亲在 RCA 的办公室,看看开发是什么。在那里,工程师们亲切地看着这个女孩,她似乎自然地吸收了展示给她的所有东西,包括一个由 RCA 爱玩的工程师在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开发的台球电子游戏原型。

除了 Joseph 在 RCA 的工程工作外,他还被电脑的未来深深吸引着。在他读了 Edmund Berkeley 1949年的一本开创性的书——Giant Brains 或者叫 Machines that Think ——之后,他就迷上了这个领域。Joyce 讲述了她的父母在 1955 年秋天第一次相遇的故事,她的父亲告诉她母亲,某一天电脑会急剧微型化,并被装进几乎所有东西里——冰箱、打字机和烤箱。

当 Joseph 最初迷上电脑时,电脑基本上就是真空管供电的庞然大物,需要用一个小城市的电力来操作。所以年长的 Weisbecker 用任何人能在纸上演算的计算技巧进行了大量实验。在 20 世纪 60 年代,他甚至写了一本平装书来跟你玩井字棋游戏(Tic-Tac-Toe),依据你选的哪一页书(也就是走哪一步)。

随着科技的进步,Joseph 开始在家用电脑进行实验。一个叫作 Heathkit 的公司销售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和器具,任何人都可以订购未组装的产品,自己组装。Joyce 说:“他想买一个 Heathkit 的产品来建一个电脑。但是既然没有现成的,他决定把设计一个电脑的 Heathkit 作为一生的目标,这样任何人都能买来造一台电脑。”

那时,典型的迷你电脑的价格在 $6,000 到 $25,000 之间。(为正确看待它,1972 年的美国户均年收入为 $11,286。)Joseph 晚上在地下室工作几个小时,自己用分离的元件和电路设计了一个完整的电脑系统,包括一个定制的中央处理器。

Joyce 记得 1969 年陪父亲去 Radio Shack 商店购买他电脑原型的元件。他得去四个不同的商店买足够的开关和元件来制作电脑的前面板。前面板包含八个开关,每个开关都针对一个指令位。一路上他都对他的计划闭口不谈,这样就不会引起店主的怀疑,否则这些店主必然就会用关于家庭电脑的问题耽误他的时间。家庭电脑在那时是神奇疯狂的想法。

在 Joseph 快完成第一个家庭个人电脑原型时,他决定把他的电脑称为 FRED,或者灵活的娱乐教育设备(Flexible Recreational Educational Device)。他自己掏腰包做了一个笑脸标志,并在 1970年、1971 年及 1972 年持续工作。

从 FRED 到 STUDIO II

Joyce 家 1300 平方英尺的房子在切里希尔(Cherry Hill)。Joyce 的父亲在地下室完成 FRED 之后,把他的机器放在餐厅旁的封闭后阳台。很快 Joyce 和她的小妹妹 Jean 就在父亲的鼓励下玩起了 FRED。Joyce 甚至开始了编程。

她回忆说:“这是自然而然的兴趣。爸爸向我和妹妹演示了怎么做。我妹妹更喜欢上马术课。但是我想:’这就像很酷的谜题。这就是谜题的本质——它要么抓住你的兴趣,要么不。’”它一定抓住了 Joyce 的兴趣,Joyce 是她高中为数不多学习使用学校的可编程 100 步计算器的人之一。

Joseph Weisbecker 在 RCA 的经理注意到了 FRED,但是他们最初持怀疑态度。在 20 世纪 70 年代早期,RCA 有号召力的长期领导 David Sarnoff 退休,RCA 随之退出了其黄金时代。他的辞职使得公司群龙无首,尽管他的儿子带领 RCA 走向无数方向,包括收购地毯公司和养鸡场。另外,RCA 由于最近向大型电脑市场进军的尝试失败而受损,导致数百万美元的贬值。

大约 1973 年,RCA 将其注意力转回电脑上,Joseph 的自制 8 位电脑体系结构成为了官方用芯片建完整电脑项目的一部分。结果有了 Cosmac 1801 系列,它是 1975 年首次商用的两芯片微处理器系统。(后来改进为单芯片,Cosmac 1802,发布于 1976 年。)RCA 管理层把项目转向工业应用的内置电脑控制方向,但是老 Weisbecker 从没放弃为大众创造教育电脑的梦想。

大约在 Atari 的 Pong 火起来的时候,Joseph 试着向 RCA 推销可编程家庭电子游戏控制台的想法,但是管理层最初对这个想法没有兴趣。大约 1975 年,FRED 技术进入了拥有可交换软件的硬币操控的街机电子游戏柜。该项目很快成为泡影。但是最终,Joseph 的努力促成了一些家庭电脑产品,包括 DIY 个人电脑 Cosmac VIP 和游戏控制台 Studio II。

Joyce Weisbecker 说:“他们拖了一年来决定他们向进入家庭市场。然后他们又花了一年多一点时间才真正做出来。而且还绕过了 FCC 认证。”

根据 Joyce 所说,尽管 Studio II 直到 1977 年一月才公布——那是 Fairchild Channel F 进入市场几个月后——所用的技术,包括盒里的游戏,在 1975 年就准备好了。她说:“我觉得我对这件事有点愤愤不平,他本可以成为第一个。”

工作中的 WEISBECKERS

基于 Joyce 父亲工作成果的家庭电子产品出现了。这为刚刚高中毕业的 Joyce 提供了一个机会。在 1976 年夏天,也是在瑞德大学第一个学期开始前的假期,Joseph 问她是否想为 RCA 编写电子游戏。

她已经对她父亲的机器有了丰富的经验,便一头扎进了为 RCA Cosmac VIP 编写演示游戏的工作中。RCA Cosmac VIP 是廉价的商业电脑组件。它是基于 Joseph 的 FRED 来设计的,既作为原始家庭个人电脑,也作为 Cosmac 1802 CPU 应用的开发组件。

Snake RaceJackpot 是 Joyce 在 RCA 的编程首秀,尽管她没有为此收取报酬。她的父亲用来执行 VIP 项目的预算并不充足。RCA 把她写的软件包括在 VIP 使用手册的登记项目中,由机器所有者手动键入。

但是很快 Joyce 就从 RCA 拿到了她的第一笔收入。随着  Studio II 家庭游戏控制台的工作准备好了,公司开始寻找软件。RCA 的雇员 Andy Modla 完成了 Studio II 10 盒的大部分发布,但是老 Weisbecker 把这看成她女儿获得更多编程经验的好机会。

至于她女儿的控制台首秀的主角,Joseph 转向了他最喜欢的关注点:教育。把 Studio II 既看作廉价家庭电脑,又看作游戏控制台。他建议 RCA 利用它与子公司 Random House 教科书事业的联系。(该出版社是 RCA 疯狂混乱的经营多样化时期收购的不相关的公司。)

八月份的某一天,Joseph 回家说:“他们在找人做关于 Studio II 的测验。你想做吗?”

Joyce 回复道:“听起来挺无聊的。”

他说:“写到你的简历上,你还能得到报酬呢。”

根据 Joyce 保存的发票来看,这开始于一个叫做 TV Schoolhouse I 的项目。Joyce 于 1976 年八月初编写完 TV Schoolhouse I,于八月九号提供给 RCA 并拿到了 250 美元的收入。编写这个简单游戏花了她大约一周时间。她在父亲的 FRED 原型机上工作,用纸笔写下集合代码,用十六进制的键盘输进电脑,一次一条命令。与她早期为 RCA 做的的编程工作不同,她的早期工作为她在 Cosmac VIP 使用手册上赢得了称赞,而这次她是匿名工作的。

TV Schoolhouse I 是双玩家电脑测验,依赖于打印的来自盒的问题集。每个玩家轮流读小册子里的问题,然后用 Studio II 的键盘输入一个单选答案。程序会检查正确答案并在屏幕上计分。

1976 年十月,Joyce 编写了两个动作游戏:SpeedwayTag。在 Speedway 里,玩家驾驶一辆小车行驶在头顶上的赛道,与第二个人类玩家比赛。只有一个问题:Studio II 极低的 64 图形分辨率的 32 像素没给细节留下多大空间。

Joyce 说:“和现代电脑打交道的人不能理解这样的限制。困难的部分不是把代码放进 2K 或者运行一个缓慢的处理器——你能用它做很多事情。问题是你怎么在有限的东西上展现这个游戏?你有两个等级的、黑白的、32 比 32 窗口图标,那就是你整个屏幕。”

这些限制解释了为什么在 Speedway 里,Joyce 选择用两个白色方块代表赛车,其中一个中间有个黑点。她说:“人们批评说:’哦,是啊,这看起来根本不像个车。’你试试啊!你知道吗?你试试做一个能整个放进两个窗口图标里的游戏。”

Joyce 的 Tag 是一个更简装的东西。在这个双玩家游戏中,每个玩家控制屏幕上的一个简单的点。一个玩家是“it;”,他必须引导他们的点远离另一个玩家的点,这样他们就不会碰到。每次游戏都有两分钟长,得到最高分的人(每次接触得 10  分)赢得游戏。

Tag 代表能用两个点在屏幕上玩的几乎最简单的电子游戏。巧合地是,一个相似的游戏是第一个 TV 基础上的电子游戏,由 Sanders Associates 的 Ralph Baer 和 Bill Harrison 在 1967 年创造(Baer 把它叫做“追逐游戏”)。

RCA 在一个盒中发布了这两个游戏,这是 Weisbecker 自己做的选择。她回忆说:“在 Speedway 上我还有多余的空间。Tag 太简单了不能放在它自己单独的盒里。我想提高 RCA 想买我的赛车游戏的机会。”

RCA 确实买了它,由一张 1976 年 11 月 28 日的发票证明。她说这两个游戏花了她 200 个小时来工作。她回忆说:“我十月份发送了代码并给他们开了账单。但显然,要么他们不喜欢它,要么我意识到我本来能让它更快。在十一月,我给他们发送了修改版本,那是他们发布的版本。”

在考虑到这些游戏的历史意义时,必须记着 Studio II 的局限——以及这些早期游戏来自于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人,那时只有极少美国人拥有电脑或者与电脑有交集。当然,那时她已经在世界上第一台家庭电脑上编程了好几年。世界很快会跟上步伐:1976年末,美国会卖出 40,000 台个人电脑。

发布失败

在市场上没能打败更有能力的 Fairchild Channel F,Studio II 在发布时就被淘汰了。Atari 后来在 1977 年发布了未来的控制台 VCS。

除了低像素,Studio II 的主要缺点之一是它的内置 Touch Tone,像是键盘控制器,没有操控杆的选择。Joyce 为键盘给出了几个理由,包括降低制造价格来达到 150 美元价格点的诉求,以及 RCA (和 Joseph Weisbecker)打算在计划的替代物发布之前把 Studio II 作为权宜之计的事实。包括彩色 Studio III 游戏控制台,中间的 Studio IV 家庭个人电脑以及完全合格的 Studio V 电脑。Joyce 说:“当你有一个高分辨率的全色彩屏幕,是的,你才把操控杆放上去。那是为了后来的新版软件,与家庭电脑或者高级电子游戏系统搭配,如果你能走到那一步的话。”

由于技术限制和有限的游戏库,Studio II 经营惨淡,RCA 在仅仅一年后撤下了该产品,也就是 1978 年二月。

Joseph Weisbecker 发现自己受阻受挫,有着很多永不见天日的教育电脑产品计划。但是对 RCA 来说,这些消费电子产品永远是次要的考虑,Joyce 说:“RCA 管理层永远不想踏进电子游戏市场了。”他们仅仅想为他们的半导体找到市场。

根据该目标判断,1802 CPU 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虽然 RCA 在娱乐和家庭电脑产品上永远进行得不好,但是它在移动电话、心脏起搏器甚至太空探测器(比如 1989 年发射的 Galileo,探索木星和它的卫星)领域中找到了位置。芯片的一个版本今天仍然被制造,并为它的错误忍耐力和物理强度受到称赞。该芯片包含与 Joseph Weisbecker 在 1969 年为其家庭电脑设计相同的电脑架构。

由于 Studio II 的短暂寿命,Joyce 与控制台的关系迅速结束。她说:“他们没有销售足够多的游戏,以至于从来没有回来向我要更多。”她从来没机会在零售店货架上看到她的第一个商业电子产品,但是她为自己做了一份拷贝。

RCA 之后的生活

1977 年,Joyce 在还与 RCA 签有合同的情况下,为 VIP 包含的登记项目(叫做RCA Cosmac VIP Game Manual)的商业供给编写了三个游戏 Slide, Sum Fun, 和 Sequence Shoot。之后,她的合同过期了。到决定是否继续追求游戏开发的时候,她决定专心于学校,选择了稳定,而不是向迅速发展的早期家庭个人电脑游戏市场前进的不确定性。

Joyce 说:“你看了看周围,说,’好吧,我真的想在家生活,每天晚上复制录音带,然后去邮局,复印指导手册,在回家把他们放进塑料 Ziploc 袋子里然后邮寄给人们吗?’那就是那时的电脑游戏行业。”

Joyce 在里德大学继续她的大学生涯,直到她在 1980 年取得了电脑工程和精算双学位。她从事了精算师工作,部分受到她父亲的偶像 Edmund Berkeley 的鼓舞。Edmund Berkeley 正是做了同样的工作。在 1998 年,她回到学校取得了电子工程的本科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学位,并作为雷达信号处理工程师工作了一段时间,设计数字滤波器。最近几年,她又对游戏开发起了兴趣。她解释说:“我试着准备做真正有趣的 AI 和电脑辅助动画。因为我意识到我想做有故事基础的合作游戏。”

至于她的父亲, Joseph 继续在 RCA 工作到 1982 年,那时肺气肿使得他开车去工作变得危险。他坚持认为肺的损伤来自于常年在家里地下室的狭小空间里焊接东西时吸入的树脂烟雾。Joyce 回忆说:“那是他的 Radio Shack 通量。”他在退休时仍然是一个爱好者,还是电子游戏的献身者,尤其是 The Legend of Zelda。他在 1990 年去世。

回望过去,Joyce Weisbecker 不是特别想作为第一位女性电子游戏开发者出名。对她来说,那仅仅是个巧合。她把自己看为可能是第一位“非主流”电子游戏开发者,因为她是一个独立的合同工,而不是 RCA 的雇员。

但是,她淡化了她作为一个科技英雄的角色。在我第一次询问她的过去时,她马上被我对她的成就的注意力所震惊。她说:“你是第一个问我的工作的人。我只准备好谈我父亲的工作,而我只是个脚注。”

好吧,我在这要说 Joyce Weisbecker 绝不是个脚注。对科技历史上的每一个 Steve Jobs 和 Bill Gates 来说,有像她一样被忘记的先驱。通过纪念她在上世纪 70 年代的成就,当家庭电子游戏市场几乎被忘记时,我们可以帮助未来的工程师和科学家的更包容的未来铺平道路。

1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精算狗

简介还没来得及写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22 ·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