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要离开Google投奔Facebook

导读:此文作者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为Google前员工,著有《社交圈(Social Circles)》一书。

在过去的几周里出现了很多的猜测,都是关于:

  • 为什么我要离开Google
  • 我的书《社交圈(Social Circles)》出了什么问题
  • 我在Facebook干什么

我从来没想过要写些什么东西公布我离开Google的原因,但看起来有必要澄清一些事实真相,供人们参考,以免胡乱猜测或捏造事实。

在谈及细节之前,我想说的是,我对Google仍怀有极大的敬意。我在那里工作了4年,很爱这个公司,全身心的想帮助他们成就伟大的产品。我从那里众多极为聪明的人身上学到了无数的知识。

我还要提醒大家的是,这篇文章里是我个人观点 — 你可以接受,或者当什么没看见。

我离开Google的原因很多

我离开的主要原因是Facebook给我提供的这个好机会,我无法拒绝(请看下面一节中我在Facebook的职务)。就像流传的那样,还有早前其它一些原因让我下决心辞职、投奔了竞争对手。谷歌是一个技术型公司,作为一个研究人员或设计人员,你很难在战略层面发出你的声音。尽管我认为我的研究奠定了Google社交网络系统/战略的基石、我成功的预测了其它一些产品在市场上的失败,但当这些战略被执行时,我的声音却没有被他们听取。同事们对我的意见很重视,但劝服上级却是一场失败的战斗。Google崇尚技术,不重视社交科学。我在Google工作的那几年里,企业文化的剧烈变化也是我离开的原因。它越来越官僚和政治化。我不认为Google做这样的事情很合适,几位前Google成员的话比我更有说服力。

Google阻止我出版新书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我的新书《[社交圈(Social Circles)》出版推迟了,为什么Amazon把这本书删除了。我在Google工作的期间写了这本书,在2010年6月,Google正式的通知我可以出版这书了。书里的内容,书名,以及封面都早于Emerald Sea(也就是Google+)项目。然而,就在2010年7月关于这本书会导致这个项目泄密的讨论后,Google口头撤销了我对这本书的出版许可。阻止我出版一直到Google+发布。处在当时,我理解他们的做法,尊重他们的决定。然而,现在他们仍然不允许我出版。Google+已经上线了,我真的想不出任何他们不回复我请求出版这本书的邮件的理由。这本书里没有包含任何具有专利保护的信息,这本书几乎是完全基于一些第三方机构(主要是一些大学)的研究、以及一些早已公开的Google研究数据。

这本书的目的很简单:介绍关于社交行为的学术研究的复杂的实质,让众多的设计人员,开发人员和市场工作人员等需要这种知识的人能够理解它。这个行业需要这本书。你也许会说,我是要这整个世界的信息都组织起来,让普罗大众都能接触到 。讽刺的是,Google企图阻止我的这种尝试,阻止的不是我一个人。

好消息是,我已经甩掉了这种受挫的感觉,找到了一个更好的地方,我正在写一本新书。书名叫《Grouped》,几个月后它就能完成了。

有些人怀疑是否我的“ 现实生活的社交网络(Real Life Social Network)”有泄密之嫌。没有。这个东西的出现要比Emerald Sea(Google+)项目的启动早好几个月。这是经过了Google的允许的,当时没有人觉得它很重要。

在Facebook,我负责广告产品的开发

很多年来,我一直感兴趣于人们是如何下决心去买、拥有、使用一个产品的。我对这个品牌化的世界非常的痴迷,人们是如何把一个品牌或商品的信息传递给他们知道的人的。我一直有一个研究这个问题的愿望。

我相信,由于社交网站的出现,整个互联网正在为人们做彻底的改变,整个广告世界正在进行基础性的改变。我希望能成为创造这种改变的成员之一,而做这种事情做好的地方就是Facebook。我加入Facebook做技术研究,但这样也让我成为了一名产品经理,我需要考虑我们的用户如何面对我们的广告产品。或者我更愿意这样说,我帮助人们和公司找到一种更好的相互交流的方式,帮助人们找到一种更好的和他们的朋友交流商务的途径。我喜欢我的新工作,我喜欢Facebook,不后悔离开Google。这是我职业生涯里做出的最正确的决策。

我不研究Groups或Friend List等产品,我只是不需要研究它们 — 我对研究这些东西的人怀有十分的敬意。他们了解这些东西,相信我,我们正在开发出好的产品。

感谢你的阅读,现在你们知道了一些真实情况。相信我所说的,或就当什么都没看见。

原文:保罗·亚当斯  译文:外刊IT评论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