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第59号员工爱德华斯:不后悔离开谷歌

据国外媒体报道,从1999年谷歌创立之初到2005年,道格拉斯-爱德华斯(Douglas Edwards)一直是谷歌的营销人员,他见证了该公司崛起的全过程。最近,他出了一本新书《我是幸运儿:谷歌第59号员工的自白》(I’m Feeling Lucky:The Confessions of Google Employee Number 59)。作为亲历者,他在这本书中详细描述了谷歌的崛起过程以及自己在谷歌的所见所闻。

原以为谷歌顶多一年就会破产

道格拉斯-爱德华斯(Douglas Edwards)总有一种气定神闲的风度,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在谷歌工作的时候,他向退休的父母贷款购买了一些股份。在离开谷歌的时候,他把这些股份兑换成了一麻袋现金。这袋钱有多少,他没有透露。“只是极少的比例,不足一个零头。”他说,“但是,这笔钱已经够我花销了。”他说的是谷歌上市时他持有的股份。“极少的比例”也意味着“几百万美元”。

爱德华斯天生富有冒险精神,他放弃了自己在报纸广告业的安逸生活,选择了一家未来毫无保障的、由斯坦福大学两名学生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创办的小公司。“那个时候,整个硅谷普遍存在一种淘金的心理。你会发现周围的人都在挣大钱,发布新产品。人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而且对于互联网这个概念充满了兴奋之情。”他回忆说,“我当时只想着找一家互联网公司热热身。我原以为谷歌顶多一年就会破产,我就想用这一年时间好好体验一把,然后再回到我的老本行报纸广告上来。我一直等着他们破产,但是他们就是不破,结果我也就一直呆在了那里。”

《我是幸运儿:谷歌第59号员工的自白》作者爱德华斯

令人既钦佩又怀疑的事业

布林和佩奇创造的事业令人既感到钦佩又充满怀疑。谷歌是一款异常强大的产品,它悄无声息地渗透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只要你使用电脑,谷歌就很可能会成为你的主页。谷歌能够处理你的电子邮件,安排你的社交生活或显示你的住宅前院。与此同时,谷歌还会保存有关你的信息,包括你的喜好和你的缺点。没有人会在意你在搜索框中输入什么关键词,但是谷歌会。

这家公司的所有收入几乎都来源于广告。它从来不会漏掉任何用户的信息,总是小心地将这些信息保存起来,以便将来某一天把它们派上用场,用来制作更加有效、更具有针对性的广告。但是,批评人士担心这个用户数据的聚宝盆最终会对产生我们不利的影响。

“不作恶”是谷歌的座右铭。爱德华斯,这个天性自由的加州人,相信谷歌真的崇尚这个简单的法则,但是谷歌的巨大权力可能会使它充满潜在的危险。“隐私问题就是谷歌的阿喀琉斯之踵。在9-11后,谢尔盖曾试图找出恐/怖/分子是否利用谷歌准备了那次袭击,但是这需要在谷歌的搜索记录中查证个人信息。这是一件极其敏感的事情。”他说。“当《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在美国通过时,我着实吓了一跳。因为这个法案允许政府访问互联网记录,并且规定,若谷歌或其他搜索服务提供商告知用户政府已调查过他们的信息,那么它们的这种行为就属于非法行为。这样一来,任何有思考能力的人可能都不敢在谷歌记录中留下太多信息了。在通常情况下,人们可能会认为他们是在匿名使用搜索引擎。但是,在互联网上根本就没有像匿名这样的事情。如果我的全部搜索记录被公之于众,我可能会感到很不舒服。我想大多数人也会有这样的感受。”

在爱德华斯接受比他当时在报纸广告业低1.5万英镑的工资,成为谷歌的第59号员工后,这样的担心仍然挥之不去。布林和佩奇的搜索引擎使用的运算法则会考虑某个网页的受欢迎程度,而这种受欢迎程度是通过该网页被其他网站链接的次数来衡量的。因为这些链接实际上就是人们对这个网页的质量所投的信任票。而以前的搜索引擎都只根据被搜索的关键词出现在网页中的次数来排列搜索结果。

美国学者、《一切谷歌化》(Googlization of Everything)一书的作者希瓦-维迪亚那桑(Siva Vaidhyanathan)说,我们必须采取一种质疑的态度来对待谷歌,毕竟它只是赚钱的工具之一。“谷歌的真正危险就是它让我们觉得太好用了。正因为我们不愿意审查它是如何工作的,所以它拥有了很大的权力。”他说,“谷歌决定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它通过搜索结果来引导我们的生活。但是,这些搜索结果是只是谷歌运用运算法则进行价值判断的产物。”如果用户只看谷歌呈现的内容,那么他们就会错过其他的信息来源。这样一来,我们真实的生活就变成了谷歌第一个或第二个搜索页面。

随时准备冒险的布林和佩奇

从一开始,布林和佩奇就已对谷歌的发展进行过深思熟虑。谷歌的卖点就是它的技术:更快、更新、永远领先一步。布林和佩奇被证明非常善于驾驭他们招聘来的天才员工。“面对现实吧,道格。”一位刚被聘用的经理对爱德华斯吐露心迹,“谷歌会招聘一些非常聪明、没有安全感的员工,然后给他们施加巨大的压力,这样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他们就不可能认为自己已经功成名就了。”如果想要的结果难以捉摸,谷歌的会议往往会突然中断。“我们每天都必须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因为以前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爱德华斯说,“谢尔盖和拉里随时准备冒险,他们总是充满了大无畏的精神。”

布林和佩奇智力过人,而且非常自信,但是有时候也会显得无比傲慢。“我们什么时候犯过错误吗?”佩奇在一次会议上就这样反问大家。其实,他们偶尔也会犯错。Gmail邮箱的用户可能并没有在意他们的收件箱中出现的针对性广告。这些针对性广告就是根据他们收件箱中的信件内容来量身定做的。这个过程实际上就侵犯了用户的隐私,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布林和佩奇非常担心他们的持股员工暴富后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来,因此总是奉劝员工不要过于炫富。但是,公司的成长不可避免地会改变它的特质。今年早些时候,参与设计社交网站Google Plus的高级设计师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辞职时就提到谷歌日益滋生的官僚作风,以及缺乏进入更高管理层的机会是他离职的原因。

不后悔离开谷歌

爱德华斯最终离开了谷歌,开始花费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在一起。他承认,多年没日没夜的工作让他失去了很多享受个人生活的时间,因此他不后悔离开谷歌的决定。他赚的钱已够他专心陪着老婆和三个孩子在巴黎享受长假了,他现在再也不用被恼人的电子邮件打扰了。

“谷歌已经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他说。“如果你看到街上有三个人正在使用他们手机上的谷歌服务查找地图或收发电子邮件或寻找餐馆,这并没有什么不好。”他还说,将来会有一天,当我们逛街的时候,善解人意的谷歌会提醒我们前面拐角处有一家很特别的餐馆。“现在的技术还不能让任何人告诉你哪个餐馆最适合你。但是,谷歌和其他服务商会尽量根据你的喜好来确定哪个餐馆最适合你。这是一件好事吗,——别人知道什么最适合我?反正这让我感到不舒服。当他们向你推荐最适合你的东西的时候,这就意味着他们已经对你做了深入细致的了解,而这可能是你最不愿意看到的。”

来源:腾讯科技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