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安德森: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

《华尔街日报》近日刊登了著名投资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的文章《为什么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在文章中,安德森指出,近日惠普希望剥离PC部门,从而集中精力发展软件部门的想法正印证了一个趋势,全球的各行各业正在向以软件为基础转变。科技行业自不必说,汽车上的导航和行车电脑也是由软件控制的,现在就连农业和石油业这些极度依赖物理世界元素的行业也在大量使用软件。创业者必须认识到这种趋势,才有可能在事业上获得成功

全文概要如下:

本周,惠普(我也是其董事会成员)宣布它正在探索将苦苦挣扎的PC部门剥离,以使公司能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软件开发上,软件领域看起来更有发展前途。于此同时,谷歌收购了手机制造商摩托罗拉移动。两件事情都震惊了科技界。不过这两件事都和我长久以来观察到的趋势相符。即使目前全球股市出现剧烈震荡,但这个趋势让我对美国和全球经济未来的发展持乐观态度。

总而言之,就是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

距离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泡沫达到顶峰,已经过去十多年时间,现在Facebook和Twitter等十几家新兴互联网公司由于在私有市场上的市值快速膨胀,乃至间或发生的成功IPO,在硅谷引发了巨大争议。十年前的网络泡沫给投资者们造成的伤痛仍未完全消去。人们不禁要问:“新一轮的危险泡沫又要来了吗?”

我和其他一些人都持相反的意见。(我是风投资本公司安德森•霍姆维茨的联合创始人和主要合伙人,这家风投投资了Facebook、Groupon、Skype、Twitter、Zynga和Foursquare等公司,我个人在LinkedIn也有投资。)我们相信,许多突出的新互联网公司的业绩都是实打实的,它们拥有高增长、高利润,抗打击能力强的特点。

今天的股票市场其实讨厌科技,表现在一直以来上市的主要科技公司的市盈率都很低。举例来说,尽管苹果的利润惊人,并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但它的市盈率在15.2X左右,与股市大盘的市盈率相同。(按照市值计算,苹果在上两周刚刚超过了埃克森美孚,成为全美最大的公司。)也许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当人们都在不停地尖叫着“泡沫”的时候,其实不大可能会有泡沫。

但绝大多数争论仍在围绕着财务价值,而不是硅谷这些新公司中的佼佼者的潜在内在价值。我的看法是,我们正处在一个戏剧性的、大范围的科技和经济转型之中。此后,软件公司将接管经济的大半部分。

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和行业开始依靠软件运行,并提供在线服务,从电影到农业再到国防。许多成功者都是硅谷风格的科技公司,它们侵入并颠覆了已经建立起来的行业架构。未来十年,我预计会有更多的行业被软件瓦解,新近涌现并极具震撼力的硅谷公司将比以往更多的担任执行者。

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现在距离计算机革命已经过去60年,距离微处理器的发明已经过去40年,距离现代互联网的兴起已经过去20年,所有这些技术最终都会通过软件改造各行业,并在全球铺展开来。

目前有超过20亿人使用宽带互联网,十年前当我与人联合创办Netscape时,这个数字只有5000万。在未来十年,我预计全球至少有50亿人将拥有智能手机,每个行业都将通过手机与互联网即时连接,每时每刻、无处不在。

在终端部分,许多行业内,软件编程工具和基于互联网的服务将使开办全球性的软件初创公司变得非常简单,因为不需要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也不需要对新雇员进行培训。2000年,我的合作伙伴本•霍姆维茨(Ben Horowitz)是首家云计算公司Loudcloud的首席执行官。当时一名顾客每月运行基本互联网应用的成本大约是15万美元,今天在亚马逊云服务上运行同样应用的成本只要每月1500美元。

拥有较低的创业成本和在线服务的广阔市场,结果就是全球经济首次被完全数字化。在上世纪90年代初,这是每个网络梦想家的梦想,在经过一代人之后最终成为现实。

软件吞噬传统行业的最具戏剧性例子就是Borders书店的没落和亚马逊的兴起。2001年,基于网站图书销售是非战略性的、不重要的理论,Borders同意将它的网站业务交给亚马逊。

今天,全球最大书商亚马逊是一家软件公司。它的核心能力就是令人惊叹的软件引擎,几乎将一切商品都搬到了网上销售,实体零售商店已经不再那么必需。最重要的是,就在Borders经历将要破产的阵痛时,亚马逊重新对网站改版,让它的Kindle电子书销量首次超过了实体书。现在,连书籍本身都是软件了。

按照注册用户数量计算,当今最大的视频服务网站Netflix是一家软件公司。Netflix如何击败Blockbuster已经是个很遥远的故事了,但现在其他传统娱乐供应商也面临着相同的威胁。康卡斯特(Comcast)和时代华纳等公司都以将自己转化成软件公司的形式作为回应,它们努力的成果就是TV Everywhere,这项服务将内容从物理的线缆中解放出来,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相连。

当今占主导的音乐公司也是软件公司:苹果的iTunes、Spotify和Pandora。传统的唱片公司越来越多的开始局限于向那些软件公司提供内容。音乐行业在数码渠道的营收2010年是4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份额从2004年的2%增长到29%。

当今发展速度最快的娱乐公司是电子游戏制造商,这还是软件公司。整个市场的价值从5年前的300亿美元,增长到现在的600亿美元。增长速度最快的游戏制造商包括Zynga(作品包括FarmVille),它开发的全部是在线游戏。Zynga今年第一季度营收为2.35亿美元,同比增长一倍。《愤怒的小鸟》开发商Rovio预计今年的营收为1亿美元,而公司在2009年末推出《愤怒的小鸟》时已经面临破产。同时传统的电子游戏开发商电子艺界(EA)和任天堂的营收都出现停滞和下降的情况。

几十年来最好的新电影制作公司皮克斯是一家软件公司。迪斯尼必须购买皮克斯,一家软件公司,以便在动画电影领域保持一贯的重要地位。

当然,摄影在很久以前就被软件占领了。现在的手机肯定要带一个软件驱动的摄像头,所拍摄的照片可以自动传到互联网上,作永久的保存并和全世界共享。Shutterfly、Snapfish和Flickr等公司已经开始涉足柯达所在的领域。

当今最大的直接营销平台是一家软件公司:谷歌。现在Groupon、LivingSocial和Foursquare等公司也加入进来,它们利用软件蚕食了零售营销业。2010年,Groupon的营收超过7亿美元,而它成立的时间不过两年。

当今增长最快的电信公司Skype是一家软件公司。它刚刚以85亿美元的价格被微软收购。美国第三大电信公司CenturyLink的市值为200亿美元。截至6月30日,它拥有1500万接入用户。现在CenturyLink的市值正以每年7%的速度在下滑。扣除收购Qwest带来的营收,CenturyLink原本业务的营收已经下滑超过11%。与此同时,另外两大电影运营商AT&T和Verizon通过转变自己为软件公司,与苹果等智能手机制造商合作等方式幸存了下来。

LinkedIn是当今增长最快的招聘公司。有史以来第一次,在LinkedIn可以维护他们自己的简历,以便招聘人员可以进行实时搜索,这让LinkedIn有机会在价值4000亿美元的招聘市场获取份额。

在一些广泛被认为存在于物理世界的行业中,软件也开始占据它们的价值链。在今天的汽车中,软件控制着引擎和安全功能,它还担负起了娱乐乘客的功能,并指引驾驶者达到目的地,并通过移动、卫星和GPS网络与每辆车相连接。主要是因为大量软件的运用,汽车迷们可以独立修复自家汽车故障的故事已经成为历史。混合动力汽车和电动汽车的发展趋势只会加速汽车行业向软件的转化。主要汽车厂商和谷歌已经在开发用软件驱动的无人驾驶汽车。

当今现实生活中处于领先地位的零售商沃尔玛也在使用软件加强其后勤和分销能力。凭借这一点,沃尔玛压垮了众多竞争对手。同样,联邦快递也有自己的软件网络和卡车、飞机和转运中心相关联。今天航空公司的成功或失败,将取决于它们能否很好的管理机票定价、路线优化和产出,这些都需要软件。

石油天然气公司是超级计算机、数据可视化和分析领域的早期创新者,这些对今天的油气勘探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农业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利用软件,包括卫星分析土壤,利用软件算法对每块土地进行选种。

过去30年中,金融行业已经明显倒向软件。几乎所有的金融交易,某人买了一杯咖啡,某人交易了1万亿美元的信贷违约掉期,这些都靠软件完成。许多金融服务业领先的创新者都是软件公司,比如Square,它使得任何人通过手机就可以接受信用卡付款;还有Paypal,它今年第2季度的营收为10亿美元,同比增长31%。

在我看来,卫生和教育领域将在下一阶段向以软件为根本转变。我的风险投资公司在这两个庞大和重要的领域中,投资了许多雄心勃勃的初创公司。我们相信,这两个在历史上很少发生改变的领域,都已经准备好向以软件为中心倾斜。

即使是国防领域也越来越多的以软件为基础。现代士兵会携带一个软件网络,向他们提供情报、通信、后勤和武器指导。软件控制的无人机可以开展攻击,减少了人类驾驶员的风险。情报部门也在利用软件进行大规模数据挖掘,以揭开和追踪潜在的恐怖阴谋。

每个行业的公司都要做好软件革命即将到来的准备。这其中甚至包括已经以软件为基础的行业。甲骨文和微软等现今伟大的软件公司正日益受到Salesforce.com和Android等与它们不相干的新软件产品的威胁。

在某些行业,特别是是石油和天然气等重度依赖现实社会元素的行业,软件革命将是现有公司的主要机会。但在许多行业中,新的软件理念将导致新硅谷风格初创公司的兴起,并肆无忌惮的对现有行业进行颠覆。在未来十年,现有公司和软件驱动的后起之秀将有一场大战。创造出“创造性破坏”概念的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将为此感到自豪。

过去几周,看着自己养老金数目上蹿下跳的人们可能会对此表示怀疑,特别是它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正面影响。谷歌、亚马逊、eBay等科技大公司都出现在美国,这并不是偶然。伟大的研究型大学,敢于冒险的商业文化,充实的创新资本和可靠的商业与合同法,这些加在一起使美国在世界上独一无二、无以伦比。

但我们也面临着一些挑战。

首先,今天每家新公司在创业时都要面对大规模的经济逆风,这使得现在创业的挑战相对于上世纪90年代要大得多。好消息是现在创办一家公司如果成功,将非常稳固和富有活力。经济最终稳定下来后,新公司的增长速度还要快得多。

其次,美国和全世界的许多人都缺乏参与软件革命时期新公司所需的教育和技巧。我工作过的每家公司都缺乏人才,这真是个悲剧。哪怕美国的失业率非常高的时候,合格的软件工程师、经理、营销人员和销售人员在硅谷还是可以随时获得高职位和高薪水。这个问题比实际看起来还要糟糕,因为许多现有行业的员工在软件革命中可能会走上错误的道路,而且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除了教育,没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最后,新公司必须证明自己的价值。他们需要打造强势文化,取悦他们的客户,建立自己的竞争优势,是的,要证明他们的价值是往上走的。任何人都不要奢望在一个已经存在的行业可以很容易的建立一家以软件为主的高增长公司。实际上这是非常困难的。

我有幸和一些最好的创业公司合作过,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在各自的领域都非常棒。如果他们的表现符合我和其他人的期待,那么他们将成长为全球经济中具有高价值的基础公司,还能获得比以往技术领域更大的市场份额。

与其不断的质疑这些公司的估值,还不如试着理解新一代技术公司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将对所在行业和整个经济产生更深远的影响。我们应该齐心协力,扩大美国和全世界的创新型软件公司的数量。

这是个极大的机会。我知道该把自己的钱投向哪里。

 

来源:本文转载自搜狐IT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