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那为什么程序员得不到任何尊重?

注:本文转载自译言

正如马克·安德森他最近的著名文章(《软件正在占领全世界》)中所说,软件正在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很重要大的一部分。如果软件有这么重要,那你会想计算机程序员(软件开发和维护的任务)是高薪诱人的工作。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呢?

“等等”你说,“难道程序员不是一份高收入工作么?”好吧我告诉你程序员的工资和美国的普通工人不相上下。然而。美国普通工人都是大学的辍学生。如果你将程序员的工资和那些要求更高专业技术的工作相比,会怎么样呢?

一个35岁的谷歌高级工程师,他大概能挣15万美元每年,这些钱足够买一所好房子和养家。但谷歌不会随随便便的雇佣一个家伙来做这项工作,他必须是常春藤联盟或者相当的其他大学毕业的,同时有15年以上的工作经验,高智商,有能力,同时还有其他的相关经历(我认识的一个在谷歌工作的家伙告诉我,想进去是多么的困难)。

然而一个医生,在其职业发展的巅峰,却能够挣40万美元每年。投资人和银行家却能挣几百万美元每年。顶级的管理顾问能轻松的挣50万美元每年。甚至一个顶级会计(大概四个公司里有一个这样的人吧),他也能挣这样的两倍三倍或者四倍。

当然,生活并不仅仅是钱来衡量。程序员在大众眼里是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吗?不是。国会里没有一个程序员。据我所知,国会里也从来没有过程序员,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是被MBA毕业生所掌控,甚至微软也是如此,其他的一般的软件公司,也是被斯坦福毕业的非程序员所掌控的。

有程序员是政府部门的顾问吗?他们是国家英雄吗?医生,律师和警察会告诉他们的孩子,如果你努力学习,有朝一日你将会成为一个程序员吗?不。当然不。

当政府想要从海外吸引些工人来时(那些拿着低工资,没有工作保险的工作),他们想要些什么人?程序员。雇员中拿着H1-B护照最多的公司就是科技公司。政客们辩护这样的情况是因为缺少程序员。如果程序员也拿着和医生及管理顾问一样多的50万美元每年的工资,会出现这样的程序员短缺这样的情况吗?当然不会。辩护短缺不如说实话:我们不想给你们足够的工资来满足用工短缺。

现在,既然有了创业网站。无疑的有人就会说:程序员可以通过创业挣到百万美元!表面看上去。这句话是真的。然而。任何成功的创业者都会告诉你。你不能成功的创业仅仅因为你是一个好的程序员。你必须引用Paul Graham的话来说,也就是“打电话找投资、维护服务器、设计网站、和用户交流,租屋子做工作室,然后要求投资更多的资金。”

如果你愿意做以上的所有事情,每周工作八十个小时,那么你为什么要通过做一个程序员来让自己挣到钱呢?你没必要这样做。这世界上还有其他的通过小生意的发财致富之道:挖沟渠、电子公司、承包建筑、修房子等等。如果这些小生意你都做得很好的话,你可以不用写一行代码就能挣到百万美元(可参考Millionaire Next Door这本书。中文译名邻家的百万富翁)。程序员可以通过创业挣到百万美元的真正含义是:企业家可以通过创业致富。不管他到底是程序员还是修房子的。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能得出软件在这个世界上非常重要这样的结论呢?本文剩下的部分就是答案,注意到我已经讨论了程序员高工资,工伤保险等等。我期待着读者反驳我,而我会给出我的理由。

答案到底是什么?表面上来看,这非常奇怪。如果我们走进一个电焊工的工会,接着提出电焊工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而且应该被支付更高的工资,你将听见赞同的大声呼喊。而如果你提出教师和警察应该拿更高的工资(他们的工资本身已经比美国平均工资高了),会有谁反驳?

出于某些原因,程序员不同于其他所有职业,在他们要求更多的工资和尊重时,会得到一种厌恶的反馈。因为它听起来太自私了,这种感觉就像一个拿着8万美元每年的程序员不应该被加薪。因为这已经是美国平均工资的两倍了。(虽说如此,当一个拿着8万美元的教师要求加薪时,没有人会反对)。你可以同意这种加薪要求太自私的说法。但这却是大多数自私自利的美国人所赞同的。举个例子,当矿工工会罢工要求提高工作环境时,他们自私吗?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那么,如果你不想考虑自私因素,还有什么理由让程序员成为美国的顶尖工作?我想确实还有。在过去十年中,美国被其他人,就是那些非技术的顶尖人才掌控:律师、顾问、投资银行家和MBA毕业生。但这并没有用,国家的经济状况像是在厕所里一样。预算不能平衡,政府部门不能把任何事情做好。我们像陷在两场战争中不能退出,感觉某一天这个国家就会破裂掉一样。

反过来说,你看看硅谷,这里有许多天才程序员在运营着自己的公司。每个人都做得很好,利润增长,失业率下降,每天都有新公司的出现,用户的数量也像滚雪球一样增长迅速。这是巧合吗?我认为这不是。看看中国,顶层领导人是工程师,不是律师不是金融家也不是管理顾问,他们做得很好。每年10%的经济增长。而这一速度已经持续了三十年。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问题,比如环境污染和贪污腐败,但是这样的情况和美国工业化实现时期不也一样的么?

当然,并不是说大多非程序员是愚蠢而毫无道德的,也不是说律师并不该在政府部门内任职。每一个运转良好的社会都有一个各个劳动分工部门的顶级人员的混合来作为其高层人物。那么程序员在国会山中的最佳数量真的该是零吗?一个在经济中起大作用的的硅谷不应该介入政治吗?遭所有黑客社区抵制反对的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应该被通过吗?我不这样认为。在我看来,如果MIT的计算机科学的学生像他隔壁的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学生一样。敢于梦想未来成为总统,那么这个国家的情况就会变好一些。同样,如果学计算机科学的这些家伙看起来不是社交笨拙愚笨的书呆子的话,情况同样会得到好转。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