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新生代 编码成瘾不惧失败

注:本文转载自搜狐IT

近日《纽约》杂志刊登文章,以开发出Youtube即时搜索站点的斯坦福大学学生费罗斯?阿巴克哈迪贾(Feross Aboukhadijeh)为线索,介绍了硅谷新生代的生活和理念。文章指出,硅谷的新生代们编程纯粹出于喜欢,他们希望能改变世界,但不喜欢大公司的官僚主义。为了吸引天才少年,Facebook和谷歌等大公司都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初创公司精神。

此外,随着社交网络和移动设备的出现,以及网上的大量源代码,不需过多的编程技巧,只要有创意,推出作品就能找到用户。但仅有创意还不够,执行力更为重要。费罗斯就认为。放手去做,尽快推出产品,比让产品完美来得更加重要。

费罗斯最终的梦想是开创自己的事业,他并不害怕失败。费罗斯认为,成功人士和你我一样,并不显得聪明,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有能力参与到游戏中,而不是袖手旁观。扎克伯格、盖茨和乔布斯在改变世界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过程显得更为重要。凭借这个信念,现在就有大量的硅谷新生代为之努力。

全文概要如下:

靠模仿一举成名

费罗斯?阿巴克哈迪贾对自己成名的故事仍然津津乐道。事情发生在去年秋天,当时他是斯坦福大学三年级的学生。那会儿谷歌推出了一项叫做“即时搜索”)(Google Instant)的功能,用户在输入关键词的同时,谷歌就能即时显示搜索结果。费罗斯表示,他觉得这个功能非常巧妙,并让他有了新的创意:既然谷歌能在搜索上实现即时显示,那他也可以在Youtube搜索上实现这个功能。他和朋友打赌一小时就可以实现这个功能。最后他输了,这项工作整整花了他三个小时。

结果就是Youtube即时搜索(Youtube Instant),一个可以即时显示Youtube搜索结果的站点。网站在周四晚上的九点半上线,等到费罗斯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发现手机里有好多个未接电话,其中有一条电话录音是“我们想采访你,《华盛顿邮报》”。等到那天结束,网站的访问量突破了好几万。费罗斯的名字和照片出现了多家网站和电视新闻中,包括Youtube联合创始人查德?赫利(Chad Twitter)在内的多家公司和个人向他发出了工作邀请。

费罗斯谢绝了。他希望能继续在斯坦福的学业,另外他还有其他的计划,但这次经历使他引起了硅谷大佬们的注意。当年夏天,费罗斯刚结束在Facebook的实习,听说他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很合得来。发布Youtube即时搜索之后,有谷歌猎头表示公司的大门永远向他敞开。

费罗斯很有名人的气质,他讲话滔滔不绝但让人觉得非常的冷静,就好像TED大会上的演讲者。费罗斯说:“Youtube即时搜索改变了我的人生。人们看待我的眼光不同了。不管我该不该得到这个待遇,反正我会接受。”

Youtube即时搜索没有改变世界,甚至没有带来收入,但它的故事却是现在硅谷的样板。它可以能是一个泡沫,但至少现在还没有破。如果你有一个应用方面的创意,去做,然后把它扔到网上去寻找观众,质量的事情以后再说。最好的结果就是你创造出了下一个Facebook,最坏的结果就是重头来过。即便这样,你还可能获得工作机会,并在拒绝它之后进行自吹自擂。现在这个时代,硅谷的情况和美国大部分地区截然相反:房价节节攀升,对年轻天才的需要是供不应求。现在是苹果、Facebook、谷歌以及其他公司相互竞争的时代,这意味着电脑工程师拥有更大的自由度。天使投资会保佑它们,创办一家软件公司比之前更廉价。对于费罗斯来说,前途是光明的。他可能会成为下一个扎克伯格或乔布斯,也可能不会。但正当这个国家的其他地区还在忍受经济萧条的痛苦时,帕罗奥图(Palo Alto)是充满希望的。

编程是会上瘾的

开春第一个周六的夜晚,差不多有十几个学生挤在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会里,摆弄着笔记本电脑,喝着健怡可乐,嚼着薯条。这是“欢乐黑客小时”(Happy Hacky Hour)俱乐部的开始的第一天,费罗斯是这个俱乐部的主席。俱乐部主要是邀请编程者一起出来,吃吃披萨,然后一齐编程。

在这里每个人都有项目。两个学生正在打造Habut,一个通过发送提醒帮助人们养成好习惯的网络服务。另一个学生正在开发一个医学类的问答网站。两位本科生丹?汤普森(Dan Thompson)和格兰特?马修斯(Grant Mathews)正在开发一个名为StanfordHub的学生竞选讨论版。

汤普森来自于非常传统的新罕布什尔州,现在正在读二年级,当初他刚进校的时候计划读的是心理学,但最后选了计算机科学,因为他觉得这个更酷。汤普森说:“当你了解到编程的乐趣,周六通宵写代码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疯狂了。”

乐趣伴随着痛苦,编程数小时,运行程序,失败,调试,再运行,昏睡在键盘上,醒来继续编程,最后程序运行会让人很有成就。汤普森说,编程是会上瘾的。费罗斯则表示,黑客们坐在电脑前并不是都有目标的。他们只是想瞧瞧能让计算机做点什么,可能最后根本没有人用你写出来的东西。

为吸引人才 各公司努力维护初创精神

去年夏天费罗斯在Facebook实习,他所在小团队的任务是重建Facebook群组(Facebook Group),在发布时间临近之时,扎克伯格将办公室搬到了团队办公室外面与他们一起办公。

扎克伯格几乎不再为Facebook写代码了,这就好像乔布斯不会亲自为iPhone写代码一样。但到了群组功能接近完成时,扎克伯格希望能亲自写上几行代码。费罗斯说:“当时大家的反应都是,扎克伯格要亲自写代码了。”有人设置了简单的错误,让他去修复。但5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费罗斯说:“这个错误花了他差不多2个小时,而我们只要5分钟就能解决。”这好像是一位老将重返赛场做最后一搏,却发现不复当年之勇。

扎克伯格的行为证明,编程仍然是他们所在世界的核心。编程不能产生收入,这只是一件你喜欢做的事,没错,让世界改变。工程师们希望自己的工作能让大多数人开心。在雅虎等大公司你可能可以过得很好,但你不会影响公司的价值。在小公司,你就显得非常重要。

这样的理念导致公司在招募年轻天才时,极力要让自己看上去规模不大。今年1月,拉里?佩奇(Larry Page)重任首席执行官表示着谷歌要重新找回初创公司的根。谷歌在吸引人才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员工可以花20%的上班时间做自己的事情,其中的很多东西都成了谷歌的主要产品,例如谷歌新闻和Gmail。

Facebook相对于谷歌来说规模要小得多,不过它的员工还是超过了2000人,并且还在快速增长中。一年中好几次,谷歌都要举办24小时黑客马拉松。

为了防止官僚主义,每个星期谷歌都要举办大会,雇员可以就公司的事情向高管们提问,这是谷歌文化的一部分。在Facebook没有办公室,扎克伯格和大家一起办公,大家都可以和他交谈。

及时推出比完美作品更重要

也有人喜欢独立创业,两位印度年轻人Akshay Kothari和Ankit Gupta开发出了iOS新闻阅读器Pulse,售价4美元,现在已经拥有550万用户。得益于社交网络和移动设备,现在不愁找不到用户,有软件就会有人下载。当Pulse刚登录苹果应用商店时,显得又丑陋又缓慢,但它很快成为了最畅销的iPad付费应用,头几个星期的下载量就突破了1.5万。Kothari说:“我当时就想,为什么有人会买这个垃圾软件。”Pulse的后续版本要改善很多。可见及时发布应用是关键,而不是长时间打磨让它更完美。

对于编程者来说,最重要的转变不是经济形式或是社交网络,而是“抽象”概念。“抽象”意味着编程者无需去操心“按钮设计”等低层次的任务,而是专注于网站整体设计和感觉等高层次任务。过去十年来,编程已经变得抽象,得益于开源软件运动,工程师可以利用网络上大量的免费代码。同时苹果和谷歌也提供工具套装供编程者使用,很多iPhone应用都具有相同的滚动功能,那是因为苹果免费提供了“黑盒子”工具,你可以使用,但你无法打开盒子看它如何工作,可以说,编码者已经不是建造者。

Youtube即时搜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两种技术的组合:谷歌的“建议”算法和Youtube的内嵌能力。费罗斯承认,这些东西并不是它的作品,他只是将两者结合在一起,之前并没有人那么做过。

抽象加速了新产品的开发,Pulse的出炉只用了5个星期,因为很多组件,包括滚动功能、按钮、字体和布局都是现成的。看起来任何人有了创意都可以将它推向市场,不管有没有编程才能,但事实却正好相反。

第一个作品必须让你觉得尴尬

费罗斯还有另一个项目,一个叫做Instant.fm的网站,允许用户创建在线播放列表。这个创意听起来很耳熟,大多数人都会想到Spotify或Grooveshark。不同点在于Instant.fm界面简单,可以播放视频和简单共享。

当被指出这个创意并不新鲜时,费罗斯笑了,他说:“创意并不稀奇,执行才是关键。”

纽约大学教授Panagiotis Ipeirotis就曾经说过:“我不相信什么创意,执行更为重要。”在电影《社交网络》中,就对这个理念做出了很好的诠释。杰西?艾森伯格(Jesse Eisenberg)饰演的扎克伯格告诉温克莱沃斯兄弟:“如果你们是Facebook的发明者,那你们早就发明了Facebook。”

无需新创意的概念本身就不是新创意了。成为科技企业家的门槛正在降低,这是真实存在的。如果十个人有相同的概念,最快实施的那个人就能获得成功,然后要尽可能快地升级。开发了Genom的艾文?李(Ivan Lee)就说:“如果你的第一个作品没有让自己觉得尴尬,那证明你花的时间太长了。”费罗斯也认为:“去做远比完美重要。”

成功人士并不比我们聪明

今年夏天,费罗斯没有选择去Facebook、谷歌或Youtube实习。他选择了社交问题网站Quora。费罗斯觉得这样更容易观察到初创公司的运作方式,以后他也要自己开工作。自从Youtube即时搜索之后,费罗斯有了创造的欲望。他说:“我意识到了自己有能力创造人们会去使用的东西。”

费罗斯接着说:“成功人士和你我一样,他们并不显得比我们聪明,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有能力参与到游戏中,而不是袖手旁观。”失败也是选择,而且是个不坏的选择。“我认为扎克伯格在打造Facebook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扎克伯格、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在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将会改变世界之前,都是只注重过程。任何事都可能发生,很多硅谷的小鬼都指望这一点。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