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工作者是21世纪的矿工吗?(下篇)

上一次,我的朋友Shawn提出了他的观点——IT工作者是21世纪的矿工

这一次,Shawn的归来是为了解释由计时工作制转变成豁免制度是如何改变了工作本身的性质,而这种改变并没有让工作变得更好。

译注:豁免制:豁免员工相对于非豁免员工,由于技能较高,因此不必受到最低工资的保障的员工。按美国“联邦公平劳动基准法”规定,由于部分劳工技能水准较低,因此可以受到最低工资的保障的员工称为非豁免员工。

很明显,Shawn的评论只是一个类比。当然,1897年西弗吉尼亚矿工的待遇和工作机会看上去比程序员都要相差很多。矿工面临煤矿坍塌、缺氧和肺部中毒的威胁,而IT工作者可能遇到被纸划伤或是可能因为过度使用键盘形成重复性肌肉劳损。

然而,IT工作者的待遇也在发生变化。他的观点可能让你耳目一新。

IT工作者是21世纪的矿工吗?(下篇)

 

让我们接着听Shawn的讲述:

回到2000年之前,在那个“灰暗的日子”里dot.com热潮还没有开始。那时,我在一家拥有大型机的软件公司工作。公司雇佣了一些“计算机操作员”,并计划将合法收入从第二档变为第三档。

他们24小时守在终端前,搬运备份的磁带,运行作业,确保所有的邮件服务器运转正常,阅读杂志等等。有人不满地说道:“我看到这些操作员翘着腿在看书。”你猜运营经理怎么回答?“是啊,但他们需要在晚上11点完成工作,或着打印机缺纸的时候,他们会马上把书丢到一旁把事情做完。

重点在于,只要头脑正常,没有人会期望拿第一档工资的操作员被当成公司的IT技师无偿完成第二档的工作,对吧?“嘿Smith,今天晚上第二档的工作你要随叫随到,以防有人需要安装磁带。如果你在的话,把备份磁带也检查一下,顺便看看邮件服务器是否正常……”

真正的问题是,当你知道要像傻子一样疯狂地工作数小时,作为一名普通的员工,是什么激励你在晚上8:30到早上5:30之间完成那些该死的工作? 无论你在下班前多么地努力工作,由于你需要完成第二档任务,因此在晚上9点之后你还需要收拾为某人的烂摊子而不是坐在电视前看《生活大爆炸》。

这与上文提到的市场经理截然不同,午餐过后她要确保最新的广告中没有垂悬分词。 当然,也许她在“下班时间”之后又工作了一个小时,但是尽管她如此勤奋,但仅仅只是一个晚上而且明后天她可能会正常时间下班。她额外工作的一个小时是为了确保项目能够在今天完成并交付印刷,这样能够保证按照公司的计划执行。这里的目标就是能够让员工得到“豁免”:也就是说他们可以享受弹性工作时间以确保工作按时完成,或者加班,或者减少一些工作时间。

译注:垂悬分词:一般的分词(短语)有意义上的逻辑主语,它或是句子的主语,或者另有自己的主语,如果没有,就称这种分词为“悬垂分词”,这样的句子一般认为是不能接受或错误的。

现在假设牧羊犬Wily E. Coyote和Sam是“豁免”员工。有传言说它们不得不互相攻击。日落时分,看到它们各自收拾好饭盒兴奋地打卡下班时,一点意思也没有。

请注意,我并不建议如今的高科技公司应当提供社会福利:我能够理解为了生存他们需要赚取利润。但为此真的需要像对待驼背的骡子那样对待你的员工吗?

“但是等一下”你说道,“IT人员本来就应当工作很长时间并且随叫随到。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得到高薪的原因!!”

“哈哈哈”,我大声笑道(对不起,我有些失态了),“IT专家领取高薪”的时光虽然没有完全结束,但现在美国大多数的IT工人已经不再如此了。

让我给你举个例子:

我现在为一家托管服务提供商工作。我们领时薪,每天以及每周都要求工作一定的时间,每周至少工作45个小时,其中75%是按时付费。我不是经理,收入也只是业内IT经理平均工资的1/3还要少,但我是豁免员工。我差不多一个小时能赚到$16.50。

大约一个半月之前,公司强制实行了轮换值班,我们每个人都要再一个月内轮班一次。 在轮班期间,我们被要求时刻查看邮件和订票队列,工作日“正常”下班时间5:30到晚上9:30,周六和周日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 服务响应要求在周末和晚上会有所降低,但对于非严重问题需要在2个小时内响应,严重问题要求在1个小时内做出反应。(稍微懂一些数学的人就能够算出:每周会额外多出46个小时)

哦,对了,我有提到公司会为工作日加班以及周末加班付出一个小时$250的加班费吗?我们这些员工连一个子都没有见到。一丁点也没有。更不要提我们在轮岗期间每个小时的平均工资了。

所有的算在一起,我在“轮岗”期间每个小时的真正工资是$8.50。而且即使我为客户提供了需要付费的工作,我的工资一点也没有涨上去。但是在我公司老板去银行的路上我一路都在听他说“真是赚到了!”

今天的小公司们想要为他们的客户(内部或者外部客户)更多的服务选项,(对公司决策者)真正有吸引力的服务协议,以及“需要向IT投入更多的钱”,因为很多(项目管理认证)C级的经理们不能理解为什么IT的成本这么高。

 

下一次我不会再帮Shawn发牢骚了,而是开始反思一些有效、有内涵的话题,并思考身处IT行业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英文原文:Matt Heusser   编译:伯乐在线 – 唐尤华

【如需转载,请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唐尤华

做自己喜欢的,编程、喝茶、看世界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8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