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线:人工智能之父约翰.麦卡锡

1997年5月,IBM的深蓝超级电脑击败当时的国际象棋世界冠军盖瑞.卡斯帕罗夫,这场胜利为人工智能(AI)赢得深远意义的喝彩。可是创造和引领人工智能研究的约翰.麦卡锡,他可不这么认为。

追溯到60年代中期,国际象棋被称为“人工智能的果蝇”(果蝇常被生物学家参照,用来揭示遗传密码),麦卡锡认为他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成功将类推论法带得太远。

“电脑国际象棋得到很大程度的发展,遗传学也可能取得类似成就—如果遗传学家将精力集中在1910年开始的饲养赛跑果蝇。”麦卡锡在深蓝赢得比赛后写下感言。“我们也许有些科学建树,但更多的成就是我们创造了飞得快果蝇。”

黛芬妮.科勒是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所的一位教授,她依然高举麦卡锡人工智能正统愿景的火炬,在一段概括麦卡锡和其工作的叙述中她说道:“世人对他最好的描述是“坚定不移”,她告诉《连线》杂志,“他相信人工智能能够真正复制人类水准的智能,也正因此,他对今日人工智能的很多产品不甚满意,这些产品提供非常有用的应用程序但过于关注机器学习能力。”

“他想让人工智能通过图灵测试。(图灵提出的一个关于机器人的著名判断原则。所谓图灵测试是一种测试机器是不是具备人类智能的方法。被测试的有一个人,另一个是声称自己有人类智能的机器。

麦卡锡任职近40年的斯坦福大学发布消息称,约翰.麦卡锡于周一(2011年10月24日)去世,享年84岁。1956年召开的达特茅斯暑期人工智能研究会议,麦卡锡不仅将人工智能一词加入字典,也令他与人工智能大师马文.明斯基,纳撒尼尔·罗彻斯特和克劳德.香农齐名,开创了人工智能研究的崭新领域。随后数年,他发明了LISP语言(一种基于λ演算的函数式编程语言)—全世界最有影响力的程序语言之一—麦卡锡还在分时系统的发展上扮演重要角色。

“如果没有分时系统,就没有今日世界的互联网。”50年代后期与麦卡锡共事于麻省理工大学、后又在麦卡锡1962年协助创立的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所任职的莱斯特.恩尼斯特如是评价。

但麦卡锡对当今世界的全部影响远不止此,2003年加入谷歌发展无人驾驶车之前重振了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所的塞巴斯蒂安.让姆说。“麦卡锡是人工智能界的哲学家。”

分时系统

莱斯特.恩尼斯特第一次遇见麦卡锡是在麻省理工大学,当时他在为政府的半自动防空系统(SAGE)项目出力—SAGE是较早期、可同时允许多个使用者登陆计算机的网络系统—恩尼斯特称SAGE启发了麦卡锡的分时系统。“他是第一个提出将分时系统用于民用而非专业用途的人。”恩尼斯特说。

麦卡锡的一篇论文引发了兼容分时系统(CTSS)—CTSS1961年在麻省理工大学被提出—后来麦卡锡帮助波特-贝拉尼克和纽曼公司建立了类似系统,这家私人咨询公司在互联网的创立上起到重要作用。

但对于麦卡锡来说,分时系统排在人工智能之后。在麻省理工大学任职期间,他创立了一个令他齐名于美国达特默思人工智能大师马文.明斯基的“人工智能群”,这最终促成了麻省理工的MAC(实现分时系统)项目,一个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的项目—所创下的成就在多年后一直称雄该领域。

在麻省理工期间,麦卡锡开发出LISP语言,不仅成为人工智能社群的标准程序用语,而且普遍地渗透于计算机世界。时至今日,它是仍在使用中的、世界第二古老、高级程序语言—仅排在Fortran之后。但不同于Fortran语言的是,它还在哺育新的语言。

“[麦卡锡] 真正的浓缩了计算的意义,”谷歌研发总监皮特.诺菲格说,指出现代语言诸如JavaScript和Python都是LISP语言的继承者。“某种程度上,以前也有人做过;比如图灵有一个定义计算的数学方法。但麦卡锡是第一个将计算的本质置入程序语言的人,这对无数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所及以外

MAC项目展开后,麦卡锡前往斯坦福,并在那里创立斯坦福人工智能研究所(SAIL),SAIL后来成为MIT的长期竞争对手。莱斯特.恩尼斯特后来加盟,他将SAIL视为现代科技的繁殖地—该观念得到谷歌塞巴斯蒂安.让姆的认同,他指出从电脑用户界面到程序工作几乎都发源于SAIL的研究。

恩尼斯特说阿伦.凯就是研究所影响力的例证,凯在加入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PARC)之前在SAIL学习,他用他的SmallTalk语言发明了目标导向程序,并宣称麦卡锡和LISP对他的发明影响重大。凯后来称LISP语言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编程语言。”

在80和90年代,SAIL研究所淡出科技界关注。“人工智能经历了一个寒冬,”谷歌的塞巴斯蒂安.让姆说。“现实与预期成果之间出现一个错位。人们意识到我们无法毫无差异地复制人类智能。”但在2003年,让姆重振了SAIL,至少在某些方面—如麦卡锡精神。

如黛芬妮.科勒,让姆说如今的人工智能工作与麦卡锡的理念并不总是一致。“在我看来,谷歌就是人工智能,”他说,“但麦卡锡对此表示疑义。他常找上我并告诉我错了。”

[这种时候],让姆就会很尊重地表达不同意,“我知道如何把我的事做对,但不是把你的事做对。”他这样对麦卡锡说。但让姆承认,总有一天麦卡锡会占上风。“在他所维护的问题上取得成功。”让姆说。

“当我们真正理解人类类推论时,这一刻就会来临。”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