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社区中的三种癌症

英文原文:txustice.me,翻译:oschina

今天我要谈论的是我最熟悉的一个开发者社区:Ruby 社区,以及它的三大毒瘤。

首先,你可以选择忽略我的看法,因为我在开发者社区的时间还不长,才三年,如果算上 CSS 的话,四年。也就是说,我也许对很多内幕不了解,不过这也正好可以让我以圈外人的角度来观察这些问题。

我卑微的认为 Ruby 社区有三大毒瘤:帮派思想,缺少辩证的思维,以及该死的帕累托定律。也许其他社区也有这些问题,但是我只能对我最熟悉的这个社区发表意见。

帮派思想

虽然我不是政治学的毕业生,但是我也花了很多时间观察各种辩论。他们辩论法西斯主义,辩论共产主义,保守主义,自由主义等等。但其实他们并不是在辩论,他们只是在给对方贴标签。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强烈的标签化,而忽略其他任何意见,甚至原本和他们相同的意见。

每 当我参与一场辩论的时候,我对他们的意见和标签的分析总是让他们困惑。例如,当我跟完全无神论者谈论他们的很多想法跟天主教很吻合,或者他们一直维护的社 保体系是由一名叫做 Franco 的法西斯主义者发明的。他们总是对我嗤之以鼻:他们认为我想说服他们什么,但其实我没有,我甚至还没有发表我对这些事情的看法。也就是说他们根本没有思 考,只是一味的抵抗别人在他们身上贴的标签。

让他们更不爽的是,我没有标签让他们攻击。你是左翼呢还是右翼呢?没有。我在 Ruby 社区里看到了很多这样的情况。我原本以为这个社区的人很聪明,不会被标签化,但是我错了。

在 Ruby 社区里,有一些臭名昭著的意见领袖。每当 DHH 说 “A is X”,社区立马分为两派,“同意!”或者“狗屎!”。人们被强制的分进这两派中的一派,即使争论的内容已经跟原来的话题毫无关系!

当然你也可以像某一派“借鉴”观点,这样看起来是安全的。但是很快,你会被指责你没有发表你自己的观点!

缺乏辩证的思维

下面我要来讲这二个毒瘤:缺乏辩证的思维。作为社区中比较年轻的成员总是被指责重复发明轮子。为了避免这个问题,我们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向资深的开发者学习,或者随大流。

我 们需要阅读大量的帖子以吸取精华。但是无休止的争论贴让我崩溃,要么是线程已死,反应器模式将拯救世界,要么就是进程是垃圾,线程将拯救世界,或者多线程 很难用,进程将拯救世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可能部分正确,但是盲目跟随其中任何一个都是愚蠢的。你可以自己动手尝试不同的方法,和别人交流,考虑不同的 应用场景。告诉别人你不了解某个主题并不可耻!

该死的帕累托定律

这颗毒瘤我认为在大 部分开源项目中都存在。20%的人做了80%的工作,,另外80%的人就是被动的消费别人的劳动,更糟糕的是指责作者,维护者,批评他们的工作甚至嘲笑他 们的工作。如果你是那20%的开发者,请忽略这些垃圾声音,不要让别人来干扰你的工作。但如果你感觉你自己是那80%的开发者,请你停止抱怨,停止唠叨, 开始阅读,学习,编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结论

我认为如果这三颗毒瘤继续膨胀,即使不会毁掉 Ruby 社区,也将是这个社区暗无天日。我们需要阻止这些毒瘤,开始尊重别人的劳动,学习它,并学会独立思考。

We’re motherfucking programmers, for fuck’s sake.

英文原文:http://blog.txustice.me/2012/04/the-three-cancers-in-the-ruby-community/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