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程序员幽默与彩蛋精神

谷歌地图的测距单位选项提供了3套体系:公制、英制与“极客制”(I’m Feeling Geeky)。如果点击第三个选项,你会得到一长串⋯⋯呃,不怎么常见的单位列表,包括秒差距、波斯腕尺、奥运会游泳池等。

还有苹果Mac OS X的语音朗读功能,能让你从数十种不同的真人嗓音中任选一种为你的Mac配音。每种嗓音都会念出一句搞怪的示范台词。Fred的嗓音会说:“我当然乐意进驻这台美妙的电脑内部。”抖抖索索、半神经质的Deranged嗓音会说:“我需要去度个大长假。”听起来就像外星人的Trinoids嗓音会说:“我们无法与这些碳基单元交流。”

在YouTube网站上,如果你暂停播放当前视频,同时按住键盘上的“向上”与“向左”两个方向键不放,就能调出一个贪吃蛇的神秘游戏来。试着用方向键控制这条蛇,让它越吃越大吧,千万小心别吃到自己身体了。

以上各项应用中,这几支大型开发团队的程序员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幽默的一面——这种幽默感通过了委员会的审核,得到了律师的放行,最终呈现在大家眼前。想当年——10或20年前——这类在软件中投入的娱乐精神更为普遍。众多软件工程师均以在自己的代码中嵌入千奇百怪的笑料、奇思异想和复活节彩蛋(用超乎想像的按键组合触发的隐藏惊喜)为傲。

一部分是出于单纯的骄傲。软件彩蛋常会罗列出开发人员名单;要知道程序员的名字通常不会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甚至不会出现在用户指南里。

深埋于软件内部的幽默,甚至还包含着一些特殊的调侃。譬如在Palm Pilot的原生系统里,程序员罗恩•马里亚内蒂(Ron Marianetti)就编了一段程序,创作出一个出租车的动画形象,其车型酷似大众的甲壳虫,会冷不丁地在屏幕上疾驰而过——意在纪念Pilot的原用名Taxi(出租车)。

公司另一角,他的同事,工程师克里斯• 拉夫(Chris Raff),则在该系统内嵌入了一枚自己的彩蛋。如果你用触控笔点住屏幕手写区右下角不放,同时按下一个方向键,屏幕上便会无厘头地跑出一张拉夫与一个朋友在Palm公司年度圣诞晚会上身着晚礼服合影的照片。

硅谷的公司头头们倒是及时地对这种在软件里暗藏玄机的行为蹙起了眉头。部分原因在于质量管理:根据定义,软件彩蛋是一项未经测试的功能。就像一门没有拴牢的大炮,彩蛋在理论上可能干扰到程序中其他更为重要的部分的运行。这一点令大佬们感到不安。

再有就是员工保留的问题。程序员在自己的程序里编入自己的名字时,就其本质而言,等于是在广播自己的技术能力。他们的名字会明明白白地摊在敌对软件公司的猎头面前任其掂量。

最后一点则单纯出于公司形象的考虑。一家像苹果、微软或是Palm这样的公司,都会砸下数百万资金打造自己在公众眼中的某种专业形象。要是在一场重要的发布会上,有辆不成体统的出租车在屏幕上跑来跑去,那可不是它们愿意看到的。(这样的事还真让Palm公司给碰上了。于是这枚出租车彩蛋很快便被清理掉了。)

如今,个人调侃和异想天开的精神尚存,只不过挪去了新窝:视频游戏和电影——尤其是在DVD电影碟中。软件调侃仍会在主流应用程序中出现,不过相比以前也收敛了许多。而且似乎大多都出自苹果和谷歌,特别是后者。

举个例子,苹果的TestEdit软件的图标里就藏了些个人调侃(把这个图标放大到最大的有效尺寸来看)。或是打开你的Mac的语音识别功能,对它说:“给我讲个笑话。”

或是到谷歌里搜索“递归”(recursion),然后点击那句“您是不是要找⋯⋯”的搜索建议。又或者在谷歌地球上调出悉尼歌剧院的图片,旋转到临海的那一侧,一位了不起的已故电视名人会在那里等着你。另外,还可以试试在谷歌地图上查询从日本前往中国的交通路线,你会惊叹于谷歌就如何横渡太平洋的问题所给出的建议内容(第42步是骑摩托艇横渡太平洋)。谢谢你们,无名的程序员们,请将幽默进行到底!你们已经证明了,软件除了提高生产力,它还能带给我们欢乐。

 

撰文 戴维· 波格(David Pogue) 翻译 薄锦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