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法官裁决Java API不受版权保护

更新:法官裁决Java API不受版权保护

审理 Oracle vs Google一案的法官 Alsup 作出裁决,裁定Java API不受版权保护。法官写道,“因此,甲骨文基于Google复制37个API包——其中包括结构、序列和组织——的申诉被驳回。”

法官指出,API包含有创意元素,但它还是一种精确的命令结构——符号集的实用功能,列出每个符号的预分配功能。根据美国版权法第102条(b),这种命令结构属于一类操作的方法或系统,因此不受版权保护,复制命令结构是互操作性所必不可少的。法官的裁决对甲骨文而言是致命一击,但它很有可能提起上诉。(更新日期:2012-6-1 ,消息来自 Solidot

 

——–【以下是 5 月 8 日 消息】———-

标题: 陪审团裁决Android侵犯甲骨文Java版权

根据 BBC 的报道,美国法官裁定 Google 侵犯了 Oracle Java 版权,但是尚未决定侵权行为是否属于版权法所允许的“合理公平使用”范畴。

位于加州旧金山的州法院裁定 Google 在 Android 系统中的 9 行代码侵犯了 Oracle 声称的三项 Java 版权中的一个,但是尚在审核该侵权行为是否适用于版权法中的“合理公平使用”范畴。并且,Oracle 现在仅能获得从 $200 到 $150000 之间的赔偿。

Google 目前正在努力申请无效审判。

本次审判之所以引人注意,一方面是因为 Oracle 先前索赔的 10 亿赔偿金,另一方面是这次声称侵权的不是 Java 语言本身(Java 语言本身是可以免费自由使用的),而是公开的 API

如果判决成立,将意味着公开的应用程序 API 亦可被申请版权,此举将对所有编程语言造成重大影响,程序员的世界将从此不同。

接下来法官将继续审核 Google 是否侵犯了 Oracle Java 的两项专利。

延伸阅读:Oracle vs. Google 案例的意义以及 API 可被申请版权的潜在危险(英文)

下面是一些中文摘录,非精确翻译:

为什么 API 可被申请版权会对软件业造成巨大灾难?

● 所有非官方/第三方实现软件的末日。举例来说,若是推特为它的 API 申请了版权,像 @shellex 的 Hotot 第三方程序就必须申请版权使用许可才能访问推特。

● 成为一些拥有基础软件的大公司挤兑竞争对手的新手段。举例来说,若是 M$ 为它的 Direct2D API 申请了版权,那么 IE9 就可以在 Win 平台打败 Firefox 和 Chrome,因为 M$ 完全可以拒绝 Mozilla 和 Google 使用 DIrect2D API 的请求许可,使得后两者的网页 GPU 加速变得不可能。

● 严重影响了互通性。举例来说,试想 M$ 为 SMB 协议的 API 申请了版权,那么类似 Samba 这样的项目将不复存在。以此类推,还有 Pidgin/libpurple 等等。

 

此外,该案件还暗示了编程语言和语言 API 是相对独立的。版权法已经明确规定语言本身是不可以申请版权的,但是若此案成立则意味着语言的 API 可以作为与语言无关的部分被申请版权。做一个粗略的比喻:允许婴儿学习语言,但是不允许婴儿和他人交流。这样子的语言,又有何种意义呢?

 

—–【上面是 linuxtoy 编译的资讯摘要,下面是搜狐IT编译的报道】—–

 

据美联社报道,法院对于甲骨文-Google侵权纠纷有了裁决,赔偿金被大幅降低。之前,甲骨文起诉Android侵犯Java专利权,还侵犯其版权。一旦法院就版权指控有了裁定,就会进入专利审讯阶段。如果前两轮有一项对甲骨文有利,就会在最后阶段讨论索赔金额问题。

在甲骨文诉Google侵权一事上,法官裁定不利Google。双方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僵持不下。

法官裁决有利甲骨文,裁定认为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侵犯了Jave数项专利。不过,在使用专利时是否有公平使用行为,双方在此问题上陷入僵局。

甲骨文看起来没有全面获胜。法院发现,Android 程序编程界面或者API与甲骨文Java API相似。

Google代表表示会提交文件,要求将审判无效化,因为双方在公平使用问题上陷入僵局。而法官则告诉两家公司,准备就Google的申请进行辩护。

围绕Android知识产权纠纷问题,甲骨文和Google都试图在潜在的索赔上尽力获得主动权,法官已经考虑接受甲骨文的指控,接下来会考虑专利问题。

google-oracle-android

(伯乐在线配图)

 

电子邮件问题

甲骨文于2010年收购SUN,控制了JAVA程序语言。就在当年晚期,甲骨文起诉Google,声称Android侵犯Java专利。

在周日的审讯中,Google努力防御蒂姆·林德霍姆(Tim Lindholm)的证词。2010年8月,林德霍姆曾写过一封邮件,当中称在Android中使用Java所有替代语言全都不行,Google应该与甲 骨文商谈,获得Java授权。Google经过许多努力,但最终电子邮件还是作为证据出现。

在审讯第二回合中,甲骨文计划传唤林德霍姆作为第一证人,下一回合主要是讨论专利指控。在加盟Google之前,林德霍姆供职于SUN,他的证词显示Google在开发Android之时,已经知道案件有争议的一项Java专利侵权。

甲骨文在周日的文件中表示,林德霍姆“是Google Android团队的早期成员”,他对诉讼中的专利问题也有着“特殊的、详细的应用知识”。

对此Google并不认同,它声称林德霍姆不知道Android的设计,也不对设计负责,因此他的任何关于SUN专利的证词对陪审团不利,易造成混淆。

周一早上,法官威廉·阿尔萨普(William Alsup)允许甲骨文将林德霍姆作为证人带上法庭,但先要提供证据,证明林德霍姆对审讯中涉及的两项专利的至少一项有直接了解,才能在庭上讨论林德霍姆所写的争议性邮件。

阿尔萨普说:“如果没法证明,就不能将邮件带上法庭,我知道你们想将邮件作为证据。”

SUN前CEO证词问题

上周,甲骨文还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禁止进一步使用SUN前CEO乔森纳·施瓦茨 (Jonathan Schwartz)的证词。在版权审讯阶段,一位Google代表问施瓦茨,关于Google在Android上使用Java,就SUN是否应该起诉 Google,他是否做出过决定。施瓦茨说:“是的,我不觉得我们有任何理由起诉。”

周一时,阿尔萨普法官对此证词表示不满,他告诉甲骨文代表,应该在陈述时提出对证词的异议。法院认为施瓦茨的陈述法院本不应该听取。阿尔萨普 称:“如果你们提出异议,我会将这句话排除。我相信这句话不应该出现在陪审团陈述中。”法官称不会从施瓦茨的证词中删除这句话,但他会提醒陪审团:“让你 们决定SUN是否有理由起诉,而不是施瓦茨是否有理由起诉。”

同时,法官还告诫Google代表,在专利审讯开场白中不能提及施瓦茨的陈述。

阿尔萨普还认为,阿尔萨普和施瓦茨的证词在下轮专利审讯中是次要的,上周,他询问双方,是否愿意将两人的证词排除。

Google代表律师周一表示,它们曾提交一份方案,但甲骨文拒绝接受。

文/搜狐IT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