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天生就怪怪的么?

英文原文:Doug Rathbone,编译:伯乐在线 – 黄小非

我最近阅读了 Eric Spiegel 在 Slashdot上写的一篇博客,他提出了这么一个疑问:“软件开发者/程序员天生就怪怪的么?”我仔细地想了想,然后发现每个在IT领域工作的人都多少有点怪异。所以我在这里附议一下Eric的观点:“老实承认吧!你们就是怪!”不管是有点小毛病还是性格上的缺陷,软件工程师总是能找到自己身上不寻常的个性。所以我要问:“是不是一旦一个人从事了某种行业,他就注定要变得奇奇怪怪啊?”

我个人的经验告诉我,Eric说的话还真有点儿道理。我就曾经与一票奇奇怪怪的同事共事过,而且今天我仍然觉得他们很怪,我都忍不住要跟你们讲讲了。是不是这些怪癖才让我们善于我们的本职工作?还是我们的日常工作造就了我们的怪癖呢?

其实你跟你的那些怪同事相处的时间比你跟你老伴儿待的时间还长。不过你喜欢不喜欢这种局面,我们的生活确实就是这样,尽管你有的时候已经度日如年地想要逃离你的同事了,但是情况还是如此。

程序员都是天生怪胎?

 

不服老的BOSS

我做软件工程师的第一份工作时,雇佣我的老板已经年过半百了,但是他好像很不想承认自己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年轻了。

他每天骑脚踏车来上班,穿着专业的自行车比赛服,上蹿下跳的,为的就是让我们知道他是自己骑车来的。在忙了一天调试代码之后,没有什么比一个穿着赛车服在你身边绕来绕去的家伙更让人崩溃了,而且他的赛车服裆部的填充物还老是在离你肩膀很近的地方晃来晃去(有的时候你的肩膀真的被他的那个裆部填充物蹭到……)

其实这么做真的很矛盾,他一天要好几次变着法儿地显示自己拥有一颗年轻的心,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喜欢向我们炫耀他曾经用过古老的打卡式计算机,同时还跟我们说,Netscape 1浏览器刚推出来的时候,他就是澳大利亚为数不多的用过该软件的人之一。

最恐怖的是,他总是想向我们证明他的编码能力超强,尽管他现是管理人员,早就不编码了。无论何时,只要团队里面花了些时间解决某些问题或者修正bug,这大哥就会跳出来说:

“闪开!小子们!让我这个老狮王来教教你们这些幼崽怎么干!”

我不得不说,他这么做真的帮不到我们,从来帮不到!

 

怪味午餐男

另外一个我曾经共事过的怪异开发者是一个20多岁的来自中国的移民,他十分地不善于社会交际。实际上,他是一个好人,谢天谢地他并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并且,他的工作能力绝对是一流的。

问题其实从他第一天来上班就产生了。他的女朋友每天给他做午餐,然后他每天带着午餐上班。我多年来曾经和许多亚洲人共事过,我对他们的食物一向觉得OK,甚至是对他们吃的东西垂涎欲滴,而且通常,这些东西都是由亚洲人的父母负责准备的(多幸运的家伙啊,居然女朋友给做饭…叮 叮…Rachelle你觉得怎么样? 哈哈)

他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带着他的霸王虾,米饭和鸡肉组成的午餐,并且在我们办公区的小厨房里面,用微波炉热饭。很怪异的是,这些食物的组合在微波炉的加热下,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是如此地强烈和怪异,以至于在那么大的房间里,没人能再忍受下去。所以大家都默默地快速地离开了房间(包括其他的亚洲人也离开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周之久,直到最后公司的管理层崩溃了,告诉他不要再继续了,因为只要他中午热饭,其他人就不得不被逼到公司的会客室去吃午饭。结果从那天以后,这家伙每次都会抱怨说管理层阻止他用微波炉热饭是多么地不公平,实际上是每次他带东西来的时候都会抱怨抱怨(昨晚有人吃披萨了没?)

我直到今天都不知道,他带来的饭怎么会散发出如此难闻的味道,我以前和往后都没有再闻到过那么难闻的东西。

 

紧张兮兮的忍者

和我共事过的最奇怪的一个人恰恰也正好是我遇到过的最聪明的人之一。如果你往下看的话你就知道他确实是很聪明。

这个人往往极度紧张焦虑,而且是绝对的悲观主义者。你经常可以看到他念经一样地喃喃自语,然后手上焦虑地摆弄着各种东西。如果有客户告诉他,有什么东西出了问题,这家伙就会立刻全盘崩溃。然后他就会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当然,他最后肯定能解决各种问题,而且为了解决问题,他会强迫自己去学各种最新最酷的技术,但是他做这一切的过程太痛苦了,他自己给自己的压力感觉就像是要把自己彻底压垮了一样。虽然很不厚道,但是我还是要说,看到这样的人其实很有趣,但是同时你也真的想上去帮他一把,帮他冷静一下,不要那么紧张。

 

我自己的毛病

也许这么做不太有利于我的个人形象,但似乎我还是要列举一些我最近发现需要注意的问题。

有的时候(Rachelle或许认为绝不仅仅是“有时候”)我在跟我亲近的人说话的时候,我往往会说到一半就没动静了。这一情况在我编程或者看电视的时候显得尤为明显。很多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这一点,然后他们也都自动忽略我的这个习惯。有的时候,我会突然回过神来,然后接着我中断的话题往下说,结果此时没人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因为我中断了这个话题好几分钟了,人家不记得了。

我还发现我自己有个毛病,就是在做梦的时候也在编码。这个问题多在我的项目压力很大,或者是有问题没有解决的时候发生。最糟糕的情况会在我感冒时发生,要么睡不着,要么浑身发烫地睡不踏实。更糟的是,此时代码会变成一个无法解决的梦魇,在梦中,明明我知道正确答案,但是代码就是一遍遍地出错,无法工作。

 

推荐阅读:编程给你现实生活带来了哪些坏习惯?》

 

你的看法?

 

各位读者,你有没有和奇怪的同事一起工作的经历呢?是只有软件工程师、IT工程师,还是人人都会在台前幕后拥有自己奇怪的习惯呢?

 

英文原文:Doug Rathbone,编译:伯乐在线 – 黄小非

译文链接:http://blog.jobbole.com/20508/

【如需转载,请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黄小非

黄小非:毕业于重庆大学计算机系,南开大学软件工程硕士,SCJP。 目前在一家国企信息中心任职软件开发工程师。主要技术兴趣为Java平台相关技术、系统构架、C/C++、计算机图形学等。(新浪微博:@黄小非)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64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