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是乐天派

程序员是我见过的最乐观的一些人。要问我们完成一件事情需要多久,而我们的估计通常和实事相差十万八千里。

不是因为我们讨厌你(才故意说错),也不是因为我们不能估计得更好。我们只是对所有事情都太乐观:项目、技能、技术、规格书、未知的事物……

未知的事物尤其是个大问题 —— 要判断出所有可能出错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

现在看起来我们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完成,但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可能我们要耗上一整天。

作为程序员,我们要假设最简单复杂度的情况,甚至是乘以Pi。

还有一种职业在面对不确定性时通常给予很多预测——医生。当医生预测错了,人们通常欢欣雀跃。什么?

让我来告诉你一则两个有关预测的故事——一个保守的预测和一个程序员的预测。

 

两个关于预测的故事

上周五我的肩膀受伤了,更准确的说是锁骨和肩部的连接处。是因为我玩滑板时,作了错误的动作,重重的摔在了碎石路上。

早上我需要用我的左手吃早餐,几乎不能拾起勺子。

医生告诉我,嘿,骨头和结合处看起来还好(没有脱臼),但我把肌腱弄伤了。要我做好准备三个星期都会很疼。“如果很疼的话就用些止痛药”,他们说。

今天,第六天,我们肩膀肩膀已经90%痊愈了。咬咬牙,今早我还是可以完成60个伏地挺身(我通常做150个)。跳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昨天我甚至可以用右手提起4公斤重的滑板提很长一段时间。

一两天后我会痊愈,医生个估计足足有3倍的误差。我开心得不得了,一整天都很兴奋!

 

real programmers code in binary

(Photo credit: Wikipedia)

 

程序员的预测

我在做一个网页的分割算法,就是要拿到一个网页,判断哪些部分是头,哪些是侧边栏等。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因为其他人只关心最主要的部分。

这个算法从这周初起就成功了,仅仅要做的是将最后的结果和原始的HTML代码合并。

我说我这周五早上会完成。

我意思是这有多困难吗?我只是用了一种我讨厌的语言(Java),还有我没经验也不喜欢还试着去回避的图表,以及两周前才开始碰的一个库。

我想我在周五早晨之前可以完成一个我没有完全理解的工作!这个估算脱口而出,它必然是正确的。我是个经验老道的程序员!

不,我最终食言了。

我发现我并没有理解boilderpipe对象的层次——在扩展某个对象的功能时花了我好多个小时。

然后我发现HTML分析器是线性的,所以没有简单明了的方法可以确定哪些子节点属于哪些父节点。

最后我几乎花了所有的时间,仅仅去设法找出如何用最原生态的方法将算法的结果添加到HTML中去——在DOM中的每个节点前加个数字。

哎哟。

 

程序员都是乐天派

当你和程序员聊天时,请记住,他们都是乐天派。是的,就算是最沮丧的邋遢的老程序员也是乐观得要命。我们是这样的人:

● 带着侥幸的心理投入到时时在变的项目

● 碰到一堆没听过的工具,并在一些未知的领域中使用它们,最后还奏效了

● 每个新项目都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 每隔几年就要更换所有的工具

● 谁不是乐天派的话就不可能成为一个程序员。

 

其他的职业的人会怎么描述自己?

 

原文:swizec.com  编译:伯乐在线 – 唐小娟

【如需转载,请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唐小娟

唐小娟:热爱互联网的程煦媛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