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涂鸦幕后团队揭秘

[导读]奥运会期间,谷歌每天都会在首页展示出一种比赛的涂鸦。涂鸦团队每天都在努力利用有限的资源,传递最多的欢乐。团队里的个人通常并不会将涂鸦当做是自己的作品。

BBC网站近日采访了谷歌涂鸦团队(腾讯科技翻译),讲述了谷歌首页创意频出的涂鸦作品幕后的制作故事。

谷歌涂鸦幕后团队揭秘

谷歌涂鸦每天会都被上亿用户观看

以下为文章概要:

可演奏的莱斯·保罗吉他,吃豆人游戏,以及为纪念电子合成器之父罗伯特·穆格(Robert Moog)而推出的可演奏并录音的电子合成器。这些都是谷歌在首页上展示过的众多涂鸦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

谷歌首页的涂鸦最早始于1998年,当时一名工程师画了一个小人放在字母O后面,暗指谷歌团队已经离开办公室(O代表Out)。如今,谷歌涂鸦的形式已经变得多彩多姿,有时是一款游戏,有时则是复杂的图案,或者是纪念著名人物和事件的各种艺术形式。

谷歌至今已经推出超过1000个涂鸦。这些涂鸦的目的是纪念那些著名或者不那么著名的人物或事件,有时则是特殊的致敬。这些年以来,谷歌涂鸦正在变得越来越有互动性和分享性。

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谷歌每天都会在首页展示出一种比赛的涂鸦,比如花样游泳或曲棍球等。

谷歌涂鸦幕后团队揭秘

 谷歌在奥运会期间每天展示一种比赛的涂鸦

不管你是否将这些涂鸦当做艺术,但它们已经成为全球观看次数最多的艺术范例之一。

有的涂鸦只需几个小时就能完成,但也有一些如纪念英国摇滚巨星弗雷迪·莫科瑞(Freddie Mercury)的涂鸦,需要幕后团队数月的时间准备才得以完成。所有这些涂鸦,都是由谷歌位于加州的屈指可数的几个“涂鸦艺术家”完成的。

谷歌涂鸦团队创意总监雷恩·杰米克说,他从来不会刻意去想象自己的作品会被上亿人观看。

“人类的大脑不是用来思考上亿的人是如何理解某样东西的。对于我来说,这份工作的意义在于,我能否逗同事们开心,或者学习一个新技巧。只要达到这些效果,我的工作就算是完成了。我们追求的目标是,尽可能使用最好的方面去展示艺术和技术。”

谷歌涂鸦幕后团队揭秘

谷歌涂鸦团队工作场景

 

他说,他们并不将自己看作是艺术家或设计师。

“我们处于娱乐、艺术、技术和图形设计的交叉处。这些领域的界限很模糊。”

他说,谷歌涂鸦团队每天都在努力利用有限的资源,传递出最多的欢乐。曾经在谷歌涂鸦团队担任设计师的黄正穆(Dennis Hwang)创作了绝大部分涂鸦作品,但他后来转到了谷歌的其他部门。谷歌涂鸦团队里的个人通常并不会将涂鸦当做是自己的作品。

“谷歌涂鸦的意义不在于作为个人的我们,而是在于作为一种文化而存在的谷歌,”杰米克说。

谷歌涂鸦中涉及技术的工作,绝大部分是由谷歌其他团队的员工利用业余20%的时间所做的。他们在白天手头的工作完成之后,将五分之一的时间花在自己感兴趣的项目上。

克里斯·霍姆(Kris Hom)曾经是利用20%业余时间帮助涂鸦团队的谷歌工程师之一,但他最近全职加入了涂鸦团队。他说,最让自己开心的一件事莫过于,母亲向他炫耀自己在奥运会涂鸦游戏中的得分。

这些涂鸦“使谷歌主页变得人性化”,霍姆说。

在选择涂鸦主题方面,杰米克说,涂鸦团队会采用比较民主的方式作出决定。他们更看重的是惊喜的元素,以及寻找到合适的值得纪念的事件或人物,而不是简单地庆祝普通的节日。例如,为了纪念首个独自飞行穿越大西洋的女飞行员150周年诞辰,涂鸦团队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等到那一天。

来自公众和谷歌其他国家员工的意见同样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许多涂鸦作品是用数字绘画工具作出的,但有些涂鸦作品也可能来源于手绘的图案。例如,为了纪念奥地利著名印象主义画家古斯塔夫•克利姆特(Gustav Klimt),谷歌涂鸦绘画师詹妮弗·霍姆(Jennifer Hom)在一块帆布上使用仿金箔和油漆手动画出了当天的涂鸦。

“我希望通过克里姆特最著名的作品《吻》向他致敬。我希望我们的涂鸦能够为他留下的灿烂文化遗产作出一些公正的评价,”霍姆在一篇博客中写道。

谷歌涂鸦幕后团队揭秘

有时这些涂鸦背后的制作过程是很痛苦的,比如这幅向马克·吐温致敬的涂鸦作品

 

这些涂鸦是艺术吗?

“艺术的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它不受限于功能,”伦敦设计博物馆馆长迪耶·萨迪奇(Deyan Sudjic)说。“设计过去曾经被称作商业艺术,但设计天生就被它所承担的功能义务所束缚。”

“著名的波普艺术代表人物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最初是一名插画师,后来才转型成为艺术家。他作为插画师时的作品销量很高,但与他的艺术相比却并不为人所称道。”

但图形设计师希·斯科特(Si Scott)–其为企业客户创作的作品有时也会成为艺术馆的展览品–认为现代的设计,包括谷歌涂鸦在内,都是新的现代艺术。

市场营销公司Seven Brands首席执行官贾思敏·蒙哥马利(Jasmine Montgomery)不同意斯科特的观点。

“一旦你受雇于他人而进行创意活动,帮助客户进行品牌宣传或广告,严格来说你的作品就不算是艺术,因为它是服从于商业的作品,而非纯粹的创意作品。”

“谷歌的涂鸦是其设计精良的用户体验的一部分。他们与宾馆设计华丽的大堂或者包装精美的产品本质上是相同的,”她认为。

诚然,谷歌涂鸦摆脱不了其背后的商业用意。它们帮助谷歌树立了更好的形象–这种形象有时会因为被指责侵犯用户隐私或避税而遭到损失。

这些涂鸦帮助谷歌树立了更酷的形象,Merriam Associates品牌顾问丽莎·唐尼·梅里厄姆(Lisa Downey Merriam)说。

“这些涂鸦有趣、活泼且互动性很强,其中一些甚至给人以惊喜–所有这些都塑造出了谷歌的个性。”

只要谷歌继续统治着搜索市场,这些涂鸦–不管你将其看做是艺术、设计、娱乐还是精心规划的品牌宣传–都将成为亿万用户每天网络生活中无处不在的一部分。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