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原文:楚云帆

你是一名苦逼的游戏开发者。你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建立了一家名为Playsaurus的游戏公司,一起用了2年的时间,在艰苦的环境下开发出了一款名为Cloudstone的社交游戏。在2年的时间里,你们都是凭借着对游戏的热爱工作的,自然也没有薪水,终于你们的游戏可以在Facebook、kongregate等社交游戏平台上线了,并且媒体和玩家的评价都还不错,你们的公司终于开始有了收入,一切似乎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但是有一天,你在中国的一家社交网站——腾讯的朋友网上发现了一款和你们的游戏十分相似的游戏。不只是相似,那简直就是你们的游戏的中文版——只有1/10不到的图片素材被替换了,其他从核心系统到游戏中的图标甚至背景图片都丝毫未动。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你震惊了。

唯一欣慰的是,你看到这个社交网站上的用户对这款游戏的评价也很高。但是这是自己的心血之作,如今却被异国他乡完全不认识的人肆无忌惮地挪用为其牟利,这是几乎无法想象的事情。面对这种赤裸裸的强盗行径,你会怎么办?发起一个跨国的法律诉讼?道路漫长并且所耗不菲,作为一家成长中的小公司很难承受,更何况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传闻也不是很得力。但是还能怎么样呢?

一 、 被侮辱的

2012年8月17日,游戏开发者Fragsworth在欧美最大的用户社区Reddit游戏版发表了一个帖子,名为《一家中国公司偷了我们的游戏(Some company in China stole my game)》,痛述了自己的原创游戏被腾讯旗下朋友网的一款游戏侵权一事。因为这次侵权的性质十分恶劣,朋友网上的这款名为《天空城与勇士》的游戏几乎全盘照搬了Fragsworth所在的Playsaurus公司所开发《Cloudstone》这款游戏,两款游戏除了语言版本之外有90%以上的相似度,因此引起了Reddit网友的激烈讨论,很多网友都对这一事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20小时后评论已经超过了3000条。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大部分Reddit的网友都对Fragsworth和其公司的处境表示支持,同时对恶劣山寨的这款游戏进行抨击。由于这是一款腾讯朋友网的第三应用,因此作为平台的腾讯也被一些网友攻击,一名网友baconp甚至找到维基百科中关于腾讯的抄袭条目对其进行抨击。后来baconp发现自己搞错了批判对象,腾讯及朋友网只是类似Facebook的开放平台服务提供者,这款游戏的实际开发者是合肥暴风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于是,这家名不见经传的游戏公司走上了风口浪尖之上。

合肥暴风动漫科技有限公司在当天对这一事件做出回应,称其是一家游戏运营商,被指抄袭的这款《天空城与勇士》是一个小团队开发后提交给其运营的,只是由于审核人员的疏忽没有发现该产品全盘抄袭的事实,因此向Cloudstone团队致歉,并称将与Cloudstone团队接洽谈判代理事宜。之后暴风动漫更改了官方声明,称“愿意向Cloudstone团队提供之前的全部运营数据,并将《天空城与勇士》之前获得的全部分成后收入转交Cloudstone团队,以表达我方的歉意。”

合肥暴风动漫的这两则声明可以说是很好的危机公关,也让Reddit的讨论氛围略有缓和。但是事实真如其所讲的那样吗?

二、 谎言与真相

《天空城与勇士》是朋友网开放平台的第三方应用,而国内开放平台的主要作用就是为游戏开发团队提供游戏接入服务,对于中小游戏团队来讲有很大的帮助,作为开放平台的提供者也会收取一定比例的分成费用。《天空城与勇士》的开发团队完全可以自己就很方便地将游戏接入到包括朋友网在内的开放平台上,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找一家“运营公司”呢?不仅让流程变得更加烦琐,也不能拿到朋友网给出的分成费用,在开放平台接入中可以说很少出现。

通过搜索我们可以发现这家位于安徽合肥的游戏公司成立于2009年,主要业务就是游戏开发。而除了《天空城与勇士》之外,这家公司“运营”的游戏还包括《粉红糖果屋》和《弹珠风暴》,后一款游戏目前已经无法在Qzone上搜索到所以无从了解游戏的全貌,但无独有偶的是在Qzone和朋友上运营的《粉红糖果屋》的主要元素都是“借鉴”自Facebook上的著名社交游戏《Candy Crush Saga》。一家公司“运营”的两款游戏都是抄袭之作,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上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可以看出,合肥暴风动漫科技有限公司似乎并不是一家单独运营的公司,它和合肥乐堂动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家公司的办公地点都位于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71号科茂大厦5层,而在一些公司员工的社交平台信息上也能看到两家公司的密切关系,甚至可以推断二者实际上只是挂着两个公司名字的同一家公司。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在一名员工的微博上,提到《怪物又来了》,《粉红糖果屋》和《弹珠风暴》三款游戏是同一公司推出的,后两者公开信息显示为合肥暴风。在其同日另一条微博上也提到了《天空城与勇士》。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怪物又来了》的应用提供者显示为合肥乐堂

即便两家公司并不是一家,我们也可以认为合肥暴风动漫在声明中所宣称的“这款天空城游戏是国内一个小团队开发后提交其运营”这一说法极为可疑,只是推卸责任的一个手段,可以将之等同于政府机关常用的“临时工干的”的托词。不过其之后发表的“愿意向Cloudstone团队提供之前的全部运营数据,并将《天空城与勇士》之前获得的全部分成后收入转交Cloudstone团队”的声明如果能够完全兑现也是一种诚意的表示,只是希望今后能够杜绝这种恶劣的山寨行为。

三、  被损害的

不过道歉并不能弥补中国游戏制作所受到的损害。无论批判对象为哪家公司,在外界的称呼都是“中国的游戏制作公司”。在Reddit的回帖之中,一些同样受到国产游戏抄袭的游戏制作人纷纷现身说法,为这个帖子增加了更多的热度。其中一名国外的HTML5引擎的开发者称一家中国工作室盗取了其开发的HTML5游戏引擎销售盈利,而自己在联系了对方网站的服务器提供商后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原作者官网:http://impactjs.com/ 山寨网站:http://www.kilofox.net/)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这些山寨程度几乎可以说是匪夷所思的侵权事件着实让中国的游戏制作业的国际形象承受了巨大的伤害。虽然在此之前,中国游戏制作业已经有不少污名在身,比如在几年之前,专门生产山寨游戏机并为生产山寨游戏的深圳南晶科技就曾在欧美主机游戏的论坛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其所山寨的FC游戏产品的视频(http://video.sina.com.cn/v/b/15713595-1399467215.html)也一度在国内被玩家围观(南晶科技山寨的游戏机产品可以见此页面http://sznanjing.en.made-in-china.com/)。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2009年中,国产动作网游《猎刃》的视频出现在日本2ch论坛和Nico视频网上,被日本游戏玩家疯狂批判。这款游戏在最初的宣传视频中和日本的国民游戏《怪物猎人》几乎如出一辙,装备形象、怪物形象、游戏系统甚至背景音乐都极其相似,只是将UI界面进行了优化调整,山寨程度和此次对Cloudstone的侵权也不遑多让。

随着网页游戏在国外推广的增多,国产网页游戏在海外淘金的同时也留下了很多负面的评价,比如因色情营销和抄袭“文明”系列元素而被国外媒体批评的《Evony》、因全盘抄袭《魔兽世界》而被暴雪发函下架的《World of Lordcraft》最后都被证实为中国制造。在近年最流行的手机游戏开发领域,国内游戏开发者的抄袭行为也是经常可见,比如国内玩家中流行的《求合体》就是全盘抄袭《Triple Town》的作品,此前由国人开发登录北美iOS免费应用第一名的《Pyramid Run》则是最为流行的逃脱游戏《Temple Run》的完全山寨版。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这些山寨行为对于国内游戏制作业的整体形象有着巨大的伤害,对于坚持原创开发的游戏制作者们也极不公平。不过游戏也只是中国社会全民山寨的一个缩影,从服装到制造业,从汽车到手机,从文学创作到电影与音乐,山寨行为充斥着社会的各个角落,也给中国的国际形象带来了巨大的伤害。2009年BBC的著名汽车节目Top Gear便曾来到中国,回顾中国汽车的“山寨史”,近年奥运期间也有某国奥运代表购买中国制造的山寨耐克运动服的新闻,都让人啼笑皆非。

四、 平台的责任

当然,游戏的抄袭也并不算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在国外主要体现在社交游戏和手机游戏的领域。包括社交游戏巨头Zynga在内,很多游戏公司都有被起诉抄袭的经历。以Zynga为例,从早期的Mafia Wars、Café World到今年的Dream Heights,很多游戏都受到过抄袭的指责甚至起诉,其中不少起案例都以庭外和解结束。2010年SF周刊曾经采访一名zynga的雇员谈到了Zynga首席执行官Mark Pincus的游戏制作哲学:“复制(竞争对手的作品)直到达到他们的规模”,颇被业界所诟病。

在社交游戏和手机游戏开发领域,这种现象十分普遍。而面对日渐泛滥的抄袭现象,国外包括iOS、android等应用商店和Facebook等开放平台也经常开展打击行为,比如苹果公司在今年2月便曾将知名独立开发者Anton Sinelnikov推出的多个涉嫌抄袭的违规应用下架,包括涉嫌抄袭植物大战僵尸的Plant vs. Zombie、抄袭愤怒小鸟的Angry Ninja Birds和抄袭Temple Run的Temple Jump,这些应用不仅在名字和系统设计上和原版游戏接近,甚至连图标都只是略做修改。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除了全盘抄袭单款游戏的游戏之外,也会有如《Cut The Birds》这样融合了《愤怒的小鸟》与《水果忍者》等多款游戏主要元素的应用,性质也十分恶劣,因此有效的处罚机制十分必要。《Cut The Birds》曾经一度登上过应用商店的免费榜榜首,不过后来因山寨程度过高被苹果要求修改重新发布的版本成绩便一落千丈,表明了平台监督规范的必要性。

当然作为平台提供者想要完全杜绝抄袭和山寨应用并不现实,因此需要针对类似的案例制定出一套更为清晰的规则,在收到关于侵权山寨的投诉后根据规则迅速应对,创造一个健康透明的管理体系。对于主体元素相似度达到一定比例的山寨应用的的处罚机制可以先发警告要求清除山寨元素,否则便从平台下架。平台的投诉渠道应该不仅限于开发者也应该包括玩家,毕竟很多山寨国外游戏的作品很难被原作者发现,而玩家也需要一个渠道向平台提供者报告其平台上产品的违规行为。

不过在国内,因为语言关系很多山寨国外游戏的产品并不能被原作者及时发现,即便有媒体报道也很少有平台对山寨游戏进行处罚。2010年中的时候国外游戏媒体曾经报道过开心网上的《开心庄园》明显山寨Zynga的《Farmville》,开心网上的这款游戏从界面设置、工具栏甚至很多道具图标几乎都和《Farmville》一致,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开心庄园》加入了一些中国元素如扑扇等,不过这款游戏迄今仍然在开心网上运营。而在《Cloudstone》山寨事件所关系的腾讯旗下的几个社交平台上,类似的山寨应用也是不胜枚举,很多明显山寨的作品如Qzone上抄袭《Triple Town》的《兔子来了》被玩家指出后也一直运营至今。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不仅如此,腾讯自己为社交平台开发的游戏也不乏山寨制作,今年腾讯发布的塔防战争网页游戏《部落守卫战》便被发现其从玩法到地图设计很多方面都是山寨去年著名的塔防游戏《Kingdom Rush》,去年深圳第七大道公司创始人兼COO孟书萱也曾在微博上指责腾讯新游《TNT》抄袭第七大道所开发的《弹弹堂》原画,而对此类事件腾讯一直没有回应,只是默默地将山寨行为进行到底。在这种企业文化的熏陶下,第三方应用上出现的山寨行为就显得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楚云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游戏

后记:

自从2010年元旦写完Evony的这篇文章之后,我其实很少用游戏道德洁癖来在游戏评论文章中进行针砭,包括今年E3、Chinajoy期间写的两篇博客都希望自己能尽量客观、理性地来看待国内游戏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不过这次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底线范围,所以不得不又写一篇。我不想挥舞道德大棒,只是想说如果行业不能自律和自我净化,那么无论每年创造多高的收益,中国的游戏行业在外界来看永远是爆发户,得不到想要的尊重(当然大部分人只想赚钱,并不需要这个)。

尤其随着这两年新兴的网页游戏、社交游戏市场的发展,行业的人员更加良莠不齐,侵权山寨盗图之类的行为更是家常便饭。在赚快钱的心态下,虽然一些公司获利了,但是整个游戏行业被搅得乌烟瘴气,行业在社会上的评价和在外界(包括国外)的口碑与形象都越发受损。要让这种情况得到遏制,需要行业的自律,也需要媒体和玩家的净化。而不客气地说,在这个过程中,国内的游戏媒体几乎都没有发挥应该有的净化作用。

随着网络游戏市场的发展与扩大,国内的游戏媒体逐渐地沦为游戏厂商的代言人,媒体公信力日渐丧失。另一方面,和网络游戏厂商一样,媒体人员的从业素质也越发良莠不齐,有独立报道能力的编辑记者也日渐稀少,敢于让记者放言的媒体也越来越少,致使游戏媒体的媒体属性逐渐减弱。

作为游戏媒体的一员,个人虽然无力改变这种现状,但是却可以代表自己偶尔批判一下。即便如此,在国内这种有奶就是娘的环境下,无论你的言论多么政治正确,大部分的抄袭者和山寨者们也都不会有任何的反思。但是就像我前天在微博反思的那样:即便做到最好最终你也只能改变一小部分人,但是总比什么都没改变要强。

 

收藏 6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