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外包公司的一年测试生涯

2012年8月1日,到公司整整一年,前些天提出了加薪申请。接下来思考下一年的工作得失。

初印象

多数时候,我是有些自卑的,一部分源于自己的不自信,另一部分源于对公司的没信心。人们说起谁谁在“百度”“腾讯”,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哈喇子都流出半截。如果说起某某外包公司,禁不住浑身打个哆嗦,嘴角都歪到下巴去了。我不知道国外的外包企业都是这样,还是只有在中国如此狼狈。

可想而知,告诉别人我在外包公司工作,就好象一个人做了什么龌龊的事情。我一直在想,人要面对真实的自己对吧,如果不能勇于面对自己对于职业的选择,就简直是个十足的懦夫了。

为了证明以上观点不是我自己独创的,我拿出两个现实中的例子:

我组里的同事,在公司呆了5年多了,每每提起这个,她会生气,生气也许是同事间假装的矫情。但是没有感觉到一丁点荣光。

传说中的一位已经离职的前同事,北大毕业高材生,从公司离开后去另一家优秀企业应聘,考官疑惑不解“你怎么还在##公司呆过?”潜台词是你是不是能力有问题,或者简历有造假嫌疑,为什么不在更好的公司?

 

不一样

来公司之前,和大多数人的想法一样,打死也不进外包公司。苦、累、没归属感等等名词已经印在我脑子里。可是当我实在找不出理由继续呆在上家公司,而现在的公司又抛出热情的橄榄枝的时候。面对换工作压力的我,如释重负。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即使是火海,也跳了!”

庆幸的是,我找到了几个不一样的地方:

不外派,ODC(offshore delivery center)项目,那就是在公司内部办公。那么即便是小,也有自己的组织,我没有被外派过,无法体会外派人员的心情。只是道听途说,外派会没有归属感,低人一等。

和谐快乐的团队氛围,也许别人看起来一般,我却感觉很快乐。因为快乐不快乐,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到。也许团队还是那个团队,只是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明白,只有敞开心扉融入集体,才能体会到集体的快乐。

精明强干的女领导,好吧,如果说是拍马屁,我也是发自内心的。而且不是指某一个女领导,而是其中几个,如果对号入座,应该有那么两三个。我的直系领导交给我负责自动化测试的任务,慢热型的我磨叽好几天才搞明白框架。她上来噼里啪啦就完成了Web Service client 测试框架。佩服一个人不因为他职位比你高,而是因为他能做到的你不能轻易做到。

我们隔壁组的已经离职的“王总”,爽朗的北京女孩,带给我们快乐的北戴河旅程,组里比较木纳的我和小王都玩High了。隔壁组的准妈妈Leader,口头禅是“不会玩的孩子不是聪明的孩子”,那么不会玩的员工也不能成为好员工了。谁不向往有一个这样的Leader?

young plant grows up

 

一起成长

前段时间在网站写了《测试组的学习计划》,并未执行完全。一边检讨,一边进步。英语学习计划仍在进行中,关于Junit的测试技术学习未展开,自动测试框架的改进缓慢。

这段工作经历对于我的帮助,是全英文环境下刺激我对英语学习,和能够对于自动化测试技术比较专心的学习研究。

要讨论下,只关心自身的成长是否是自私的?如果不顾工作任务,不帮助同事提高,那么就是无耻的。但是要想做到不自私,首先要专注于提高自己。这和“要学会爱别人,先要学会爱自己”是一个道理。

经过一番回忆,貌似已经沾沾自喜了。回过头来,摆在眼前的仍然是个人能力有限,和外包公司的种种现状。我已经有决心和勇气来面对曾经的过往,那么同在外包公司工作的同行们,请你们也能够给互相以积极的态度和信心。也许和“梁山好汉最终都要被朝廷招安”一样的结局,外包的同行们也许总有一天会找个一个公司做regular正规军。无论如何,请不要忽视这段经历。我也一样。

 

作者: 熊志男

本文由@熊志男 投稿于伯乐在线,也欢迎其他朋友投稿。提示:投稿时记得留下微博账号哦 ~

【如需转载,请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1 收藏 1 评论

关于作者:熊 志男

熊志男:“学无先后,达者为先!”,我是一名测试工程师,无意和开发作对,一路与质量通行。(新浪微博:@熊志男 )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盈盈   2013/01/28

    你好,我也是一名外包员工,但是我做的不是测试,是Librarian。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我试用期刚满,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因为是初入社会对市场不了解,当时跟公司谈薪资的时候要的特别低,我现在想要加薪的话,可以吗,要怎么做合适?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