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垠:清华综合症

我在清华的时候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是北大的学生。我们都很喜欢运动,所以有时候一起玩滑板,跳街舞,打网球什么的。有一天打完网球她问我:“你怎么一点也不像清华的学生啊?我印象中的清华人不管做什么都想比别人强。连打网球这种娱乐活动都想练成专业的,动作要到位,角度要刁钻…… 所以跟他们玩起来一点也不轻松。看我们北大人,一拍子就把球拍飞…… ”

说实话,我确实不算是纯种“清华人”,因为我的本科不是在清华念的。可是这种处处追求“卓越”的特殊气质,不管是在清华还是在别的“牛校”(比如 Cornell),我还是深有体会的。所以我暂时把它称为“清华综合症”吧。虽然这名字有点不公平,但是据我观察,它确实是随着“清华梦”而产生,在清华普遍存在,而且在毕业后很长时间还伴随着清华学生。

清华综合症其实是一种心理疾病,因为患了这病的人很难开心起来。不管是否清华的学生,如果有如下情况,就应该考虑是否患了清华综合症。

症状1. 不管做什么都想做得最好,连唱歌跳舞这种娱乐活动都是。

症状2. 喜欢在聊天的时候提到自己认识的“牛人”,讲述他们如何如何的牛。

症状3. 参加了某学科竞赛之后就天天穿印有“X竞赛”字样的T恤衫,使用有竞赛标记的挎包一类的东西,或者把竞赛的名字作为自己网名的前缀。

症状4. 把一切都以数字衡量:成绩,名次,学校排名,论文数,引用数,影响因子,……

……

王垠:清华综合症

我不得不承认,我自己也患过此病,所以我对此病患者的痛苦深有体会。你没法快乐起来,因为你没法体会到什么叫做 enjoy!比如,跳舞的时候你总是在想是否有其它牛人跳得更好,所以愣是要练得更专业一些。别人很开心的给你讲个笑话,结果你说“too old”,以此显示你见多识广不稀罕。你的朋友也是类似的人,所以聚会时你们总是在谈论时事和各种“牛人”动向。明明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最牛的,可是出于政治目的还得要吹捧一下别人。不管别人做了什么,总是说:“哇,好牛!”

我一直在思索这种病的由来。从小处于高度竞争的教育环境,应该是一个首要的因素。中国的孩子们从小就被拿来跟别人的孩子比,却没有真正的被爱过被教育过。教育应该让人理解什么是“自己”的价值,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是不可以比较的。可是实际的教育却往往用一些固定的,外在的标准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久而久之,这些标准就在被教育者的心里根深蒂固,让他们永远也跳不出圈套。等他们有了儿女,就把这些标准传递给下一代,然后扩散到整个民族。

课业成绩,竞赛名次,论文数量,……

这些真的能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吗?古人云,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有多少人做到了“宠辱不惊”呢?闭着眼睛按照他人的标准生活,这难道不像是带着眼罩帮别人拉磨的驴吗?为什么我们不是“设定”标准的人,而是“服从”标准的人呢?那些设定标准的人是谁,他们真的有资格来评价我们吗?我们能想出什么办法打破别人给我们设定的标准,翻身成为自己的主人呢?

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思考一下这些问题了。

1 收藏 2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