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斯托曼:既然无法消除软件专利的效力,那就限制它

来源:Richard Stallman,编译:伯乐在线 – 黄小非

专利一直在威胁着每一个软件开发者,我们长期以来担心受怕的专利战争已经打响。软件开发者和软件用户——我们这个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都需要软件从专利的束缚中得到解放。

明确地说,一直在威胁我们的专利实际是指“软件专利”,但是这个词语实际被误解了。这类专利实际上并不是针对特定的程序,而是,每个专利对应了一些特定的“思想”,凡是持有同样“思想”的人都可能会因为侵犯专利而被起诉。所以,对专利更加明确的定义应该是“针对计算范畴内特定思想的专利”。

US first patent

美国历史上第一份专利… 图像: USPTO

美国联邦专利系统并不会专门指明说某个专利是否是一个“软件专利”。软件开发者们自身,才是让这些专利区别开来的关键因素。这些专利中的一部分,也就是那些包含了某种思想,能被以软件的形式实现的部分,才是真正威胁我们开发者的专利,而剩下的其余专利种类,对我们来说不构成威胁。举个例子,如果某个被专利保护的思想描述了一个化学反应的物理结构,你无法通过程序的方式实现这个思想,那么这个专利就不会影响到软件领域。但是,如果一个被专利保护的思想是一个属于计算领域内的东西,那么专利的壁垒就会指向软件开发者和软件的用户了。

当然,上面的说法并不意味着计算领域内的专利权保护仅仅阻碍了软件产业。也许某个思想能被“硬件”的方式加以实现……(那当然也属于侵权——译者注),这样的例子相信也举不胜举吧。总之,典型的专利权会涉及思想实现的多种形式,当然也同时包括了软件形式和硬件形式。

软件问题的量级

值得一提的是,计算领域内的一些专利权产生一个特殊的问题,软件正是造成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在软件领域,一个程序里包含成千上万种算法思想的情况非常常见:如果其中10%的算法思想是受专利保护的,那就意味着有上百个专利会威胁到这个程序。

 公共专利基金会的Dan Ravicher在2004年时对一个很大的软件程序Linux进行了研究(Linux是基于GNU/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他发现了有283项专利权可能与Linux的源代码实现相关。同年,估计Linux占据了整个GNU/Linux系统规模的.25%。将300乘以400,我们就可以得到数量级估计值,整个系统大约会受到100000条专利的威胁。

 如果能有一半数量的专利因为“质量太差”被干掉——比如,专利系统出了差错——即使这样,也改变不了什么局面。无论是100000条专利还是50000条专利,都是一样的糟糕。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仅仅把我们对专利体制的批评局限为“专利怪物”或者“质量太差”的原因。在通常的概念里,Apple公司从来都不是玩弄专利的“专利怪物”,但是Apple如今却成了专利领域最激进的公司。我不明白Apple的专利是否“质量高”,但是专利的“质量”越高,它可能带来的威胁就越大。

我们必须着手去解决整个问题,而不是仅仅解决部分问题。

通常,对于解决问题的建议是,通过立法的手段来提高申请专利的门槛——例如,禁止对计算领域内的实践活动,以及涉及此类活动的系统实施进行专利申请。但是这种法律手段有两个缺点。

首先,专利律师相当聪明,他们通晓如何改造专利的形式,以便让专利能够适应各种法律的规定。他们还精于把对专利实质权利的限制转变为仅仅对专利形式的要求。比如,在很多美国联邦计算领域的专利规定里,一个计算系统是由:计算单元,指令执行序列,内存和控制器构成。这是一种特殊描述形式(仅仅从组成的角度,而未提及功能性——译者注),用来描述能够运行程序,并进行特定的计算的计算机。这种描述形式曾经是专门为满足专利申请的要求而设计的,美国联邦专利系统一段时间以来也都认可这种描述。

其次,美国已经有成千上万条的计算领域的知识专利了,提高门槛,限制更多专利的申请,并不能摆脱已存在的繁缛的专利条款。我们也需要等20年的时间,才能通过专利过期这个规则来解决问题。通过立法来废除已经存在的专利也是不可行的,因为这种行为是违宪的。(尽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坚持美国国会能够以牺牲公众权利的代价来拓展私人权利的范围,但是反过来则是完全不可行的)(美国宪法充分保证了公民的私有财产以及专利权——译者注)

另辟蹊径:限制影响力,而不是专利性

我的建议是,限制专利的影响力。我们应当从法律的角度限定,开发,传播和运行通用计算机软件和硬件都不会构成对专利权的侵犯。这种方法有以下几个优点:

●这种方法不需要区分专利或者专利申请属于“软件”范畴还是不属于“软件”范畴

●这种方法给开发者和用户提供了只是产权方面的保护,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专利律师无法通过改变专利申请的写法来减低预期的效果

Richard Matthew Stallman

Richard Stallman,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dation)总裁,他于1984年最早发起了自由软件操作系统GNU的开发工作。 GNU/Linux系统(本质上GNU包含了Linux) 如今有上亿的装机使用量。Stallman还于1989年创立了自由软件编程联盟,该联盟旨在反对针对软件编程的法律威胁——原则上来说就是反对软件专利

 

这个办法不会完全废除目前存在的知识产权专利,因为它们还会对使用特定用途的硬件实现继续有效。 这一点其实是个优势,因为它消除了那些对我们的计划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的理由。美国联邦几年前通过了一个法案,用以保护外科医生不受专利权诉讼的干扰,即便外科手术的过程本身被专利保护,实施手术的外科医生也不会因为侵犯专利而被起诉。这一事实为我的方案提供了一个先例(美国法律规定,在无明确条款可遵循的前提下,以往的案例或者类似的法案可以成为法官和陪审团判案的依据,这也是为什么“先例”很重要的原因——译者注)

软件开发这和软件用户需要被保护,不受专利权的侵害。目前来说,这个办法是唯一能从法律的角度提供完全保护的解决方案。

然后,我们就能回到良性竞争与合作的年代了……没有恐惧,不会有陌生人冲出来把我们从上班的公司扫地出门。

来源:Richard Stallman,编译:伯乐在线 – 黄小非

【如需转载,请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黄小非

黄小非:毕业于重庆大学计算机系,南开大学软件工程硕士,SCJP。 目前在一家国企信息中心任职软件开发工程师。主要技术兴趣为Java平台相关技术、系统构架、C/C++、计算机图形学等。(新浪微博:@黄小非)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65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