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在国外:在加拿大IT公司工作三年的一些感受

导读:伯乐在线之前发布过有关“程序员在国外”的文章,发现此类文章反响还不错。故而于1月28日通过@程序员的那些事 微博邀请了一些在国外做开发的朋友,邀请他们来分享自己在国外的一些见闻,包括工作和生活的故事。我们认为这类内容可以帮助国内的开发同仁了解并借鉴国外的各种开发理念、工作和生活的平衡、国外的开发团队的文化等等。伯乐在线感谢各位热心参与、现居国外的朋友,各位的文章,即使没有华丽辞藻,也可以很好地帮助很多国内开发同仁扩展视野。如果您也想分享类似题材的内容,欢迎直接投稿至伯乐在线

感谢本文作者@OvationDuke 的热心参与并分享以下好文。其他媒体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 @OvationDuke 。

应伯乐在线邀约,写一些我在加拿大IT公司的工作经验及体会。不涉及具体的人和事,都是个人的一些感受。

我目前所在的公司主要做嵌入式显卡驱动,我在这工作已经三年多,从最开始的中级工程师,两年后升为高级工程师,现在主要负责一个大型项目开发。在前微博时代,我写过一些技术文章,可惜阅读者寥寥,三月点击量也不过几人。可能是我所在领域并不受技术爱好者青睐,或者这个领域涉及到的东西入门太不容易,不如网络技术上手容易赚钱快。

在受雇于目前所在公司之前,我在国内工作过两年,也是从事显卡相关工作,也在硅谷待过一段时间,周围同事都是华人,大部分都是从中国大陆过去的,连开会讨论都说中文,没有近距离和外国同事交流的经验。来到加拿大后,就开始在现在的公司工作。有朋友可能会对我怎样在加拿大找到工作感兴趣,这个一言难尽,如果有必要我会针对这个再写一篇文章。说到北美的IT公司,大家可能会觉得有很多印度人,但是我所在的这个公司绝大部分都是犹太人。他们中间有从世界各地移民来的犹太人,有从罗马尼亚,俄罗斯来的东欧犹太人,也有从以色列来的犹太人,还有从南美哥伦比亚,古巴来的犹太人,当然也有加拿大本地的犹太人,虽然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着不同的官方语言,俄语,罗马尼亚语(意大利语的一支),西班牙语等,但是让我非常惊奇的是,当他们走到一起时,都能通过流利的希伯来语彼此交流。犹太人被驱散自己的故土,颠沛流离几千年,却始终保持着自己文化,传承自己的语言,让我由衷叹服。与此相反,我接触过很多华裔移民二代,或三代,都几乎不能讲流利的中文,有个别讲的不错,但是无法读和写。这里有必要罗嗦几句,通过犹太人进行反思,我们应该想一想海外华人对子女的教育是否有策略上的失误?怎样才能保存我们自己独有的文化,汉字,让他再更长久的流传下去,不至于消亡在强势的英美文化下。

每天面对着犹太同事,我和他们相处过程中有一些有趣和尴尬的事情。有位同事曾经试图教我希伯来文,但我在语言上的天赋有限,只学到一些很基本的知识,比如Hebrew有22个字母,第一叫Aleph第二个叫Beth,他们称自己的字母表为Aleph-bet,很像英文中的Alpha-Beta吧?还有希伯来语是从右往左写的,这点跟阿拉伯语一样。传说犹太人跟阿拉伯人的祖先都是亚伯拉罕,原来本为同根生,现代相煎何太急。相对于其他族群,犹太人是非常保守的,某些极端保守的犹太人,周末家里是不能开任何电器的,只点蜡烛,也不能做饭。他们繁文缛节比较多,讲话时要多多注意。 有一回,我跟一位犹太同事聊天,时近圣诞假日,我问他家里有没有装圣诞树,安装彩灯等装饰。本来谈话比较愉快的,但是他一听到这个问题就变的不自然了,然后冷冷的说,我不过圣诞节为什么要装那些东西?我才恍然大悟,说了句对不起就匆匆结束谈话。

Hebrew language

(希伯来语的字母与符号,伯乐在线配图)

现在主流媒体在提倡大家过圣诞节不说Merry Christmas,而说Happy Holiday。这完全是为了照顾犹太人而做出的改变。犹太人在二战以色列建国之前,在全球各处一直处于非常窘迫的地位,到处被驱逐被迫害,即便是讲究独立自由平等的美国,在几十年前犹太人也处于比较尴尬的地位。但是现在的美国犹太人几乎控制了美国国家机器,控制了好莱坞和美国各大媒体的宣传机构。梅尔吉布森曾拍摄电影耶稣受难记,结果被犹太团体打压,这些年在好莱坞混得非常惨淡。

对于为什么犹太人不过圣诞节,这里做一下常识普及。因为犹太教不认为救世主曾经降临过,他们不相信耶稣就是圣经旧约中的弥赛亚,所以也没有理由过庆祝耶稣降生的圣诞节。如果对犹太人说Merry Christmas!他们会觉得是冒犯的行为,有些极为保守的犹太人不过任何西方节日,比如愚人节,复活节,圣诞节,甚至不过公历新年,他们有自己的新年,称为Rosh Hashana, 因为犹太人用的是月历,所以日期跟公历差很远,他们的纪年是由创世纪开始的,2013年是Jewish New Year 5773。如果不想冒犹太人,最好说“Happy Holiday”。其实在圣诞节期间,正好会碰上犹太人的一个主要节日 Chanukah,这是他们的灯节,小孩们都要掌灯,有点像中国的元宵的意思。对他们讲“Happy Chanukah”会让他们更高兴。

File:CHILD LIGHTING HANUKA CANDLES.jpg

犹太教的光明节,一小孩在点蜡烛。伯乐在线配图)

 

再来说说,工作中一些技术交流上的情况。我跟很多海外做技术的中国人交流过,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技术上我们不逊色于土生土长接受北美教育的工程师,很多技能甚至要优于他们。但是大家一起共事多年之后,总是发现那些技术上跟自己差不多或者更差的同事升职做Team Lead,Manger甚至是Director。有一些朋友把这种结果归结于语言障碍。语言确实是一个重要原因,但是语言障碍是完全可以克服的困难,只是需要时间耐心地进行。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的是蛰伏等待和修炼,正如易经中的第一卦象,初九潜龙勿用。当然,我接触过很多有天赋的人,他们能在很短时间内掌握一门语言,但是对我来说,我在语言方面没有太多天赋,只能不断的练习听、说、读、写这些基本技能。我记得在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很难听懂别人讲话,特别是那些有口音的人,听不懂别人讲话也会影响到我自己讲话,然后就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当中。最开始是最难熬的,你能做的就是不断锻炼自己的神经,慢慢地提高。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样,需要不断的练习听说读写,大概每隔三个月就会发现语言能力有显著提高。去年有位新入职的同事,跟我谈了一会儿之后,问我是不是在加拿大长大的华人,因为他已经听不出我有任何口音或者表达上的障碍。但是我很清楚这仅仅是假象而已,毫无任何障碍的交流是有条件的,对话建立在我熟悉的领域之上,或者我对不熟悉的领域不发表深入评论。总之,语言上的差距,需要时间来弥补,因为并非母语,你和当地出生的人在英语语言上至少有十多年的差距,这种差距需要广泛的阅读,深入的交流来弥补。并非一朝一夕可以练就,除非你真的是万中无一的语言奇才。

语言之外,影响个人职业发展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也是常被大家忽略的因素,就是思维差异。我相信不仅仅是我注意到这个情况,在不同教育体系、文化背景下教育出来的人在思维方式上有很大不同。中国的工程师非常善于解决具体的问题,给定一个明确的目标,一般都能非常漂亮的解决掉问题。这很像一种深度优先的思维模式,对这种模式中国的工程师可能再熟悉不过,因为从小到大我们都在进行着这种模式的训练,解题—各种解题方法,只为快速地得到一个标准答案。但是这恰恰又限制了我们,因为我们需要有人来出题,需要有人来设定方向。通过我对同事的观察,我发现他们大都擅长另外一种思维形式,类似于广度优先,他们涉猎广泛,思维发散,自然又新奇的想象力,又有胆量把自己各种想法付诸实践。这一点其实不需要我多做证明,你只需要看看信息技术革命至今,有多少成功的新发明新创造发生在北美的大学和公司当中,再比较一下中国有哪些拿得出手的创新,以及成功的例子。另外还有一点,或许我们同样考虑一个好的主意,但是又在执行力上稍逊一筹。在真正执行时,顾虑太多,比如我会考虑,这个思路是不是合Principle Engineer的意思,我是不是要再和他商量商量,这么做下来要是最终证明不可行,怎么交代?如此等等。思维上的弱点如同语言障碍一样,都不是短时间能够纠正提高得了的。我一直在考虑如何改变这种思维定势,有时候能够意识到自己目前这种思维方式不妥,但很多时候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事后才想起,可能刚才的过程不对。

在回想过去几年在加拿大工作经历当中,我发现确实有很多过程值得与人分享。这里只写出一点切身体会,欢迎交流讨论。如有需要,我会把更具体的东西写出来分享。

 

Ovation Duke (有人问我为什么叫这个ID,提示一下大航海时代 ^_^ )

29 January 2013

Oakville Canada

 

 

3 收藏 1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华人,没有强烈的宗教信仰,所以不太能传承自己的文化
    再说中国人这么多,大家也就无所谓了

    • 宗教信仰和文化传承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 路人甲   2014/11/08

        恰恰相反,很有关系。以色列十二个支派,只有坚持犹太教的犹大支派存留下来,其他十一个支派已经融合到其他民族了。

  • “思维差异、蛰伏等待与**”(强)

  • 中国人善于解决问题,却不善于提出问题。这点深有同感!

  • I can't agree more about the standpoint that Chinese are good at solving but not discovering problems.

  • 17isme   2013/02/22

    我倒是觉得 正因为中国人没有犹太人那么保持自我才强大 几千年来我们吸收了多少其他的文化把它们变成自己的东西

  • QiQi   2013/03/08

    十分同意“但是这恰恰又限制了我们,因为我们需要有人来出题,需要有人来设定方向”。
    我以为这是以为我刚毕业,所以才常有这困扰的关系。。。
    十分明显我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别的组员告诉我要做的事情。。。而且sprint planning的时候,我也甚少发言。。。不过我相信过一段时间会好。。。因为之前我是part-time,二月份又休假了一个月,常常out of context...
    anyways,这倒是一个我现在必须正视的问题。。。thanks for pointing it out

  • 思维差异是硬伤啊~
    ps:这篇文章的标题可以改为“在加拿大工作三年的一些感受”,去掉“IT公司”...都没怎么将加拿大IT公司的事儿...

  • sss   2014/06/09

    不得不说,希伯来语是文化的产物,但是中文呢?简体字是最近几十年政治的产物,普通话是满清遗留下来的一种“方言”而已,我认为繁体字才是中华之文化,方言亦可代表

  • 国外工资高吧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