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本文作者:@戒掉泡面的男人 ,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前言:笔者是一名在加拿大学习,工作,生活了很多年的中国人。本文通过采访一位加拿大街头的流浪诗人,来深入了解这个处于加拿大社会底层的特殊群体,以及 加拿大社会对于他们的态度及福利待遇。笔者生活在加拿大哥伦比亚省的省会城市维多利亚。由于加拿大各省之间的政策有所不同,所以本文中的数据可能与其它地 区略有差距。(另注:编写此文时的汇率为1加币=6.2元人民币。)以下是正文:

由于本人工作的原因,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有机会接触到加拿大社会中一个特殊的群体。这个群体生活在加拿大社会的底层,他们大多不工作,因各种原因享受着加拿大 政府给予的福利政策。他们常常衣衫褴褛的游走在城市中繁华的街道;浑身散发出让人作呕的味道;大声嚷着低级粗糙的语言;向来往的行人索要钱物;在各类商店 里做一些小偷小摸的事情;甚至蜷缩在街角吸食着大麻和毒品。这也许就是大家对他们的大体印象。

中国来的留学生或者移民,是很难接触到这群人的。他们往往把这群人和乞讨、吸毒、犯罪等阴暗面联系在一起,所以都会下意识地远离他们。我曾经也是这样认为。过去在学校读书,在公司工作,我不会遇到这群人,也从来不会想去了解他们的情况,总之,离得越远越好。

前 段时间我有机会接触到了这个群体,和他们有过一些交谈,观察过他们,也听过一些关于他们的故事。让我对这个群体有了一些简单的了解,从而进一步了解到加拿 大社会对他们的态度。出于好奇,我萌生了一个想法:通过采访他们中的一员,来更多的了解这个群体,更深入的认识加拿大政府对待这个群体的福利政策。我相信 这也是很多中国人不太了解的地方。

说到这里,本文的主角鲍勃(Bob)应该露面了。鲍勃是我聊得比较多的一个人,他自称自己是一位作家、诗人。很多年前的一次意外事故造成了鲍勃残疾,导致他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工作,他领着政府的救济金,租住着政府廉价房,每天至少要抽一到两包烟。我决定就把他作为我的采访对象。

找到鲍勃并不难,因为他基本上每天都会游走在市中心,通过朗读自己的诗给行人听,来换取对方的施舍。我很快地在街上找到他,对他说明了来意,他欣然答应了。鲍勃给了我他的手机号码,说可以打电话跟他预约具体时间,并强调最好是早上,因为他早上比较闲。在加拿大干什么事都要预约,我早已习惯了,所以我并没有惊讶。几天后,我约他见了面。

鲍勃很准时地在我们约定的地方出现了,然后带我去他住的地方。这栋公寓楼在市中心附近,是由政府出资,加上很多企业捐款建造的。外观和普通的公寓楼没有什么区别,不过里面的租客都是享受着政府福利的低收入群体。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居住的政府廉价公寓楼。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公寓楼的外面贴着参与此项目的企业或者政府部门,也起到了广告宣传的作用。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四楼楼道,两边都是房间。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楼层里这种安全指示是绝对到处可见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的房间。

 

进入大楼之后,公共区域打扫的十分干净。洗衣房、休息室、自动贩卖机、公告栏等公共设施一应俱全。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但还是能闻到一阵阵发馊的味道,也许是从某些房间里面发出来的吧。鲍勃住 在四楼(顶楼),我跟随他坐着电梯上楼(在加拿大哪怕只有两层楼的房子,都会有电梯,因为他们要考虑到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在路上他一直向我解释他的房间 很乱,很久没有打扫了,让我不要介意。在进入他的房间之前我做了很多心理准备,并告诉自己不管看到什么,闻到什么,都要淡定。

尽管自己心里做了最坏的打算,但从进入房间的第一秒起,我的身体就僵持了,血液也凝固了。在大脑里拼命的搜索着可以表达此情此景的英文词语,但是挣扎了片刻,我最后只说了一句没有形容词的陈述句,“Ok, that’s your room. (阿弥陀佛,这就是你的房间。)”百闻不如一见,因此我决定还是发一些照片,让大家对鲍勃的生活状况有更直观的了解。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房间一进门是个走道,走道的左边就是厨房。很明显,很久没有清理过了。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也曾见过很多留学生的极品厨房,但是和这比起来,还是逊色很多。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个收音机一直播放着广播,让房间里有了一丝轻松的气氛。这也是鲍勃获取新闻的主要途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喜欢喝咖啡,所以他自己会用咖啡机为自己做咖啡喝。炉灶上还有一些没有清洗过的餐具。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以前觉得花生酱很好吃,但是看到这里,我以后都不想再吃这个。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水池,还有那杯子内侧都一直刺激着我的视网膜。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角落里有些面包,不知道是他现在的早餐,还是已经丢弃了的垃圾。

鲍勃告诉我他如果有了闲钱,他会去Tim Hortons(当地有名的快餐店)或者麦当劳买一杯不错的咖啡奖励自己。水槽上面竟然有一块肥皂,让我怀疑它的用途。

虽然条件很差,但是像咖啡机、烧水壶、烤面包机这些基本的小家电还是有的。我发现他没有微波炉,他说之前的坏掉了,他还不知道哪里还能拣到一个旧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是他现在的橱柜里唯一的食物,一些意大利面和空心粉。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厨房的尽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冰箱,下面的灯已经不亮了。里面都是一些外国人常用到的沙拉,酱料。还有一些感觉已经烂掉的洋葱。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冰箱的冷冻室则显得更加的可怜。几根香肠和一些类似沙拉的食物。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走道的右边则堆着各种垃圾,并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恶臭。

 

走过走道,右边就是一个卫生间。我照了一些图片,但是我打算只放两张。实在没有那个魄力,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就好。想象力丰富的朋友可以自由发挥一下。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卫生间一角。牙刷、牙膏、刮胡刀、厕纸,没有其他的了。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用一块布挡住了卫生间里的镜子,有他的理由吧。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从另一端看厨房。大家能看到左右各有一个小门,那是两个很小的储物室,都是空的。鲍勃的家当并不多。

 

走道的另一头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这是他的书房加卧室加客厅,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阳台。这种结构的公寓叫做单身公寓,面积估计在30,40平方米左右。鲍勃也不知道具体的数字。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是他的书桌(办公区),一台我不知道年份的电脑。

他说这是几年前政府里淘汰下来的电脑,一个政府里的员工给他的。他曾经在这个电脑上写他的书,但是因为最近电脑坏了,他不得不到外面找免费的电脑继续写书。公共图书馆,政府服务处都是他常去的地方。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IBM的。绝对的古董。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个电话只是用来开楼下的门的,他花五块多钱从二手店买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电脑桌下的星巴克杯子还是很有特色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是鲍勃的床(卧室区)。他说这是日本风格。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是他房间里的另一个床。他说这是“guest bed”,意思就是给客人睡的。他有时候会有朋友过来住。他还曾经让一个无家可归的老人来住了一段时间,一个月收老人100加币,算是挣点外快吧。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一张圆桌。上面有很多杂物。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阳台是他家最干净整齐的地方。只有一盆已经凋零的植物,一只可爱的小蜜蜂在微风中跳着舞。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就是鲍勃,一位54岁的老人。这里就是客厅了,他邀请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坐下之后,我给了他提前准备好的两包烟。他很开心,并马上打开一包开始抽。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所有的相片都是经过鲍勃同意的。听说我要给他照相,他很端正的坐了起来。他说他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照相是什么时候了。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是我们面前的茶几。上面除了一个巨大的“烟灰缸”外,还有他的药盒、水杯、空烟盒,又见星巴克杯子。

他的房间还有很多“烟灰缸”。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是一个挺漂亮的盘子。

上图:这个盘子已经看不出花纹了。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他抽烟只抽一个牌子。左边那个是他的水杯,喝的就是水龙头接来的自来水。加拿大的自来水都是可以直接饮用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茶几下面有他平时看的书,和更多的星巴克杯子。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图:鲍勃抽烟的时候很开心。

 

我开始和他交谈,试着了解他的经历。他的人生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鲍勃出生在一个叫做Haida Gwaii的小岛,位于哥伦比亚省的西部,温哥华岛的北部,美国阿拉斯加的南部。他有三个姐姐,家庭还是比较富有的。17岁的时候,他去英国参加一个叫做拉格比足球(Rugby Football)的类似橄榄球的运动。在英国的时候,他因无聊去玩那种类似抓娃娃的游戏机,结果抓中了一包香烟,那是他人生里抽的第一包烟,从那以后他就离不开了。他的人生中有三个女人,但是都没有和她们结婚。第一个女人为他生了四个孩子,但那个女人不想和鲍勃结婚。第二个女人为他生了两个孩子,鲍勃认为这个女人改变了他的人生,他为这个女人付出了很多,搬到了别的城市,结果他失去了一切。第三个女人是他在贫困潦倒中认识的,为他生了一个孩子,但是那个女人没有能力抚养那个孩子,就把孩子偷偷的送了人。鲍勃非常气愤,永远离开了那个女人。这种比较私人的问题,我没有再多的追问。

鲍勃在80年代的时候在维多利亚的卡莫森学院(Camosun College)学习管道设计安装技术(Pipe Fitting)。他曾经有一份很不错的工作,生活也很幸福。不幸的是他曾有过两次大的事故,特别是1998年的那一次,他从楼上摔了下来,摔断了右手臂,直到现在他的右手臂都没有力气,也无法举过肩膀。这样的状况无法让他再继续做之前的工作。但由于这次事故不是因为工作造成的,不能算作工伤,所以他只能领取到政府给予残疾人的最基本补助,一个月950加币。他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十多年。

 

救济金

在加拿大,如果一个人是因为工作致残,往往一个月可以拿到他工作期间工资的75%。即使按照一个月2000加币这样的低工资来算,每月还是能拿1500加 币,完全可以够一个人在加拿大过着舒适的生活。不过前提必须是公司已经为员工购买了政府的保险。这样的话,如果工人出事,政府会承担费用,公司会少很多负 担。加拿大大部分的公司也会“很老实”地购买这些保险。出现因工致残的情况后,政府的第一招往往是说服伤者领取一次性的赔偿,赔款金额听起来是一个不错的 数字,但是稍微一算就知道这笔赔款不会支撑一个人很久。如果伤者再不合理支配,这笔赔款会很快用光。

鲍勃这种不是因为工作致残的,基本上每月只能拿到950加币的救济金。不管残疾程度是一只胳膊还是整个人离不开轮椅,都是这个数目。对于健康的能工作的人,也是可以领取救济金。这里排除那些曾经缴纳过失业救济金的人,单独说那些懒的不想上班的流浪汉们,他们一个月也可以从政府那里领到375到585加币不等的救济金。

申请救济金也很简单,主要填一个申请表,出示自己所有的资产和银行证明,政府做一定的调查,确定他们银行的存款很低,名下没有房、车,或者任何其他资产。如果残疾的话,需要医生提供证明。这样经过核实之后,就可以开始领取救济金。加拿大是个讲诚信的国家,如果有人在申请过程中作假,后果就会很严重了。

领取救济金的时候,政府允许受益人一个月可以有200加币的其他收入。超过200加币的话,救济金的金额就会相对降低。如果他们偷偷打工,只拿现金,政府也就无法知道了。我听过一些加拿大人抱怨这些拿救济的人不应该再打工,因为他们会“抢走”其他人的工作,拿救济和工作不能同时进行,否则不公平。我觉得这个观点还是蛮有道理的。

救济金都是来自纳税人的钱,政府起着一个“劫富济贫”的功能。我非常小心的问鲍勃,别人都在努力工作赚钱,自己一直这样拿着救济金,会不会对缴税的人不公平。鲍勃认为这是一个很公平的政策,因为一个富人也可能某一天会破产,他一样可以来享受这个美好的福利政策。他表示曾经自己也有做过贡献,而且等以后有了收入也一定会继续做贡献。

作为政府,他们给予无收入或低收入群体一定的帮助,来维持这个社会的稳定,从而使整个社会和谐的发展。

 

鲍勃出了事故之后就一直靠这一个月950加 币生活着。他的烟瘾也越来越大,身上的味道已足以让站在他身边的人窒息。胡子和手指也早已被香烟熏得发黑。由于自己不良的生活习惯,他很难在外面租住到合 适的房子居住,因为在加拿大房东都希望把房子出租给有稳定收入,有良好信誉的人,而且还要求之前的房东出具推荐信来证明这个租客的优良记录。

鲍勃这种情况有几种选择:住那种很廉价的房子,没有卫生和安全保障,这样的房子一般都是很老的旧房子,里面有很多的房间,房东只管收钱,别的一概不管。还有就是由公益组织建立的避难所(Shelters), 这些都是免费的,但数量是非常有限的,一般都是采取先来先得的政策。另外他们也会优先考虑老人、妇女、小孩或者更需要救助的人。不过这些地方都是临时性 的,不允许住很久。再者就是申请由政府或者慈善组织设立的廉价房,这些房子还是很紧俏的,很多人都要排队,等上很长时间才能入住。这种廉价房都和政府挂钩 的,所以房租都是直接从个人的救济金里面扣除。鲍勃一个月的救济金是950加币,扣除房租475加币,他实际拿到509加币(中间有少许其他补助)。475加 币在加拿大租住一个这样带独立厨房和卫生间的单身公寓是不大可能的,而且里面的水电和暖气都是免费的(或者说包括在房租里的)。他没有开通网络和电视,因 为负担不起。如果需要上网,他会到公共图书馆去。他的所有家具包括餐具都是在外面拣的,或者是别人给的,或者是慈善机构捐助的。如果要洗衣服,楼下的洗衣 机是25分钱用一次,烘干也是25分钱,这也绝对是全国最低价。我问他是不是每个星期洗一次衣服,他笑了一下说,他都是自己忍受不了的时候才会去洗一次。

 

509加币就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了,这在加拿大来说还是很低的。鲍勃每个月要花300加币来买烟(他喜欢抽的烟是7.5加币一包,他说一天需要一包半,所以一个月是337.5加币,后面会解释为什么实际花费要少一点),20加币左右的手机费,他有时候也会喝点酒,一个月大约30加币,所以他只剩下150加币用作食物。这样平均一天5加币,实在是少得可怜。前面大家也看到了,他还经常消费星巴克这种小资饮品。你一定和我有相同的疑问,他是怎么办到的?

这边有慈善机构(一般是教堂)每天提供早中晚三餐免费食物,没有任何要求,任何人都可以来吃,但是量有限,去晚了就不会有了。所以一到饭点,就会有大批的没钱吃饭的人来这里解决温饱问题。鲍勃也会经常来这里获得免费的食物,这样他就能省下一些钱在外面吃顿好的,或者买烟,或者购买必要的一些生活用品(比方说洗衣粉,洗发水等)。

加拿大有一个叫做食物银行(Food Bank) 的组织。全社会不论是个人还是企业都可以向这个食物银行里面“存入”食物,这些食物不能是很快过期的,所以生肉和新鲜蔬果是不行的。在加拿大的很多超市里 都会摆着一个大筐,这就是最简单的食物银行存放处,普通市民可以往里面放一些自己购买的食物用作捐助,一些公司每年也会鼓励员工捐助食品到食物银行。各个 地区的食物银行每个月都会向全社会发放一两次的免费食物,也是任何人都可以来领取。鲍勃会在自己手头紧的时候去领取免费食物。一般一个人一次可以领取相当于3,4天的食物,多是以罐头,饼干,空心粉,意大利面为主。前面图片里橱柜和冰箱里的食物有一些就是来自于食物银行,这样鲍勃又可以剩下一点点钱。

说回捐款,很多个人、公司和超市都会给各种慈善机构捐助物品或者钱财,因为捐款在加拿大是可以抵税的,还可以起到一定的宣传作用,所以很多企业都会这样做,这就使得加拿大的慈善机构能够真的有能力服务于社会。此外,再加上慈善组织自身严格完善的规章制度,以及全社会的监管,才使得加拿大的慈善事业能够长期有效地发展下去。

过节的时候,比方说圣诞节,像鲍勃这样的人还会收到慈善机构赠予的购物券,他们拿着这种购物券可以到指定的超市购买食物,(只能是食物,烟可是不行的)。去年圣诞节,鲍勃收到了75加币的购物券。

 

加拿大的公交其实是不便宜的。以我所在的城市维多利亚为例,坐一次公车是2.5加币,去一个地方来回就是5加币,这可是鲍勃一天的伙食费。当然政府也为他们准备了福利,像他们这样的低收入人群,只用花45加币就能买一张年票,这样一年365天都可以随便坐公车。

鲍勃说他来维多利亚三年了,从没有离开过他居住的区域。平时都是走路在附近活动,他说这也是一种锻炼身体的方法吧,因此他也没有这45加币的花费。

 

鲍勃的衣服很少。他从来不买新衣服,大部分是别人捐的,其他是在二手店里面购买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这就是他的衣柜,敞开式设计,很简单。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还有一些衣服散落在他的床头。

 

我在鲍勃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双崭新的FILA球鞋,这与他的房间非常不协调。他看出了我的疑惑,并解释了这双鞋子的来历。鲍勃的一个姐姐也在维多利亚,偶尔会过来看看他,并给他买一些食物或者生活用品,这双鞋子就是他姐姐买给他的。鲍勃说他要等到自己现在的鞋子完全穿坏掉才会换上这双新鞋。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姐姐给他买的新鞋子。

 

国外的医疗保险制度是相当完善的。在哥伦比亚省,所有的居民都要求支付一定金额的医疗保险金,具体的数额按照家庭的人数和收入来确定。一个人每月的费用从0加币到64加 币不等(见下图)。所有这些收来的保险金,再加上政府的拨款都用在免费医疗上,提供给需要就医的人。所以一个健康的人,可能几年都不会去一次医院,但是他 照样要交这些钱给其他需要的人。这里所说的免费医疗只包括基本的就诊费用、检查费用、住院费用或者手术费用,但是药品还是要花钱购买的。另外牙医也是不包 括在这个免费医疗之内。药品和牙医是需要另外购买专门的医疗保险,这些保险一般都会由你工作的公司购买,也算是公司的一种福利吧。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加拿大哥伦比亚省医疗保险具体金额。

 

鲍勃这样的无收入,或者其他低收入的人,政府基本上都会免除所有的医疗费用, 他们不用付一分钱。

鲍勃有焦虑症,他每天必须吃药来安定情绪和帮助睡眠。他服用的药都是免费的,更人性化的是他的药还有人专门准备,而且送上门。就在我和鲍勃聊天的时候,就有人为他送来了一周的药。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服用的药,非常的人性化。已经按服用的时间分配好。

 

生活和理想

鲍勃的基本生活得到了政府“无微不至”的照顾,所以他才能“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即使这样,他还是一直处于入不敷出的状况。鲍勃的烟瘾是他最大的问题,加拿大昂贵的香烟导致他经常处于身无分文的状态。我问他有没有考虑过戒烟,他说他曾经试过,但都失败了。他说他如果不抽烟,感觉就像要死掉一样。我不抽烟,所以无法想象他所描述的感觉。

他除了抽烟,唯一的爱好就是写作。他说他是一个作家,一个诗人。鲍勃写了有27首 诗,多是和宗教以及他坎坷的经历有关。他会把自己的诗打印在一个纸板上,然后在大街上读给来往的行人听,如果有谁喜欢他的作品,会给予他一定的帮助。有些 人会直接给他一两根烟,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买烟的开销会少一些。还有些人会给他一些零钱,当他凑够一包烟钱,就会收手去商店买一包烟,然后回家休息。如果收 入不错,他还会在外面买点好吃的,再来杯星巴克,很惬意。他一直强调说,他和别的乞丐是不一样的,不会直接伸手要钱,更像一个街头艺人。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卖艺的全套装备,他那“胜利”手势着实刺激着我那脆弱的心灵。只是希望他在街上对着别人朗诵诗歌的时候,不要有这个附加姿势,攻击力还是很强大的。大家可以注意一下他的鞋子,还记得前面提到的那双新鞋吗?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的一首自创诗,大家可以欣赏一下。

 

鲍勃从 来都不会安排自己的花销,经常是一发救济金的时候,就会潇洒一段时间,过了半个月他就没钱了。剩下的时间他必须每天在街上“卖艺”来挣自己的烟钱。他抱怨说现在的人们都很少带现金了,都是带卡,他的收入也明显减少了。有时候再碰到天气恶劣的情况,他几乎就没有了收入。这个时候他的姐姐会借些钱给他,或者他会到各个小商店赊账,并承诺会很快还上。觉得鲍勃就很像鲁迅笔下的阿Q兄。

不过鲍勃是有自己的梦想的。他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写了一本书,内容是关于宗教的。半年前他已经完成,并且投到了出版社。现在他天天在等着出版社的人联系他(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把手机带在身边),他希望他的书能够早日出版。他向我描绘着:有一天他会收到出版社给他寄来一张大额支票,然后他就会离开这个地方,去找他的七个孩子,过着舒适的生活。我也祝愿他能梦想成真。

和他聊了三个小时。在这期间一直有人过来找他,鲍勃都很有礼貌的婉拒了别人,然后回来和我继续聊天。他真的是很有礼貌,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一句脏话,他也不会抱怨任何事情,非常不一样。鲍勃对我说,他现在身上已经没有钱了,又要等到月末才能领到救济金,所以现在他必须每天出去“工作”。我送给他两包烟,所以他今天不用出去了,可以在家好好享受午后的阳光。他说我给了他一天的假期。

最后要结束对话的时候,发现已经快两点了。他已经错过了中午去教堂吃免费午餐的机会。临走的时候,我把身上并不多的现金给了他。他很开心的接过钱,说可以去买点吃的,再来一杯他很喜欢的但是很久没有喝的麦当劳奶昔。他也表示说,等他的书出版后,一定会赠送我一本,而且是签名的。

从一个街头诗人看加拿大的福利政策

上图:鲍勃安逸的靠在沙发上,晒着午后的太阳。

 

结尾

加拿大这种完善的福利制度,的确是帮助了很多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比如中国人常说的“老弱病残孕”。但是好的福利制度背后,必然会有不和谐的一面。尽管加拿大在不停的完善这个制度,但终究还是有些人会披着诚信的外套去钻各个漏洞。鲍勃说,经常会有些身体健康的人不愿工作,享受着政府给予的福利,也不乏有人染上了酗酒、吸毒的坏习。吸毒的大额开销迫使这些人开始做一些危害社会的事,从而又加重了政府的负担。这也是加拿大人常常议论的一个话题。总之,还是那句话:凡事都有两面性。

 

希望大家看完这篇文章,可以对加拿大的福利制度有更多的了解。欢迎讨论。谢谢!

 

戒掉泡面的男人(新浪微博)

2012年5月23日

维多利亚,加拿大

 

感谢Echorr和鱼梁鹿鸣对此文的修改。

 

 

1 收藏 2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不敢想象的福利

  • illwill   2013/08/22

    我越来越认为 好的国家,就是一个 组织, 人们自愿交纳各种有明确目的的费用,
    从而实现大同梦想:幼有所养、老有所依、病困者有所助。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