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人人都能成比尔·盖茨

“这个世界不需要更多的企业家,需要更多辅佐企业家的人。”

微软、苹果、甲骨文、Google或Twitter对一个国家的实际价值到底是什么?肯定不是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拉里·埃里森、谢尔盖·布林或伊万·威廉姆斯所缴纳的税款,也不是他们公司所支付的税款。

(除了税款)这些类公司所创造的实际价值更加广阔。他们的雇员成为了高效员工,并且最终成为某些地方市场的消费者。即便在某些国家受到盗版,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还是创造了价值。实际上,那些并非是企业家所在的国家,同样可以得到企业家公司所带来的好处。

另外,英雄企业家成为了所在地的榜样。他(鲜有女性的她)鼓励人们敢于梦想并承担风险,长期坚持,最终带来经济效益。

在全球各地,小男孩们正努力学习数学和科学,立志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但是,能成为你当地的“盖茨”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我经常会想起1991年我在匈牙利组织的一场会议上有一位俄罗斯朋友对我说的话:“我们俄罗斯人当然都知道比尔·盖茨。但是他和我们没有关系:他生活在美国;他读的是哈佛大学。但看看匈牙利人已经完成的事,这对我们有所启示。它让我们渴望做自己。”

然而我有时候想,英雄企业家的神话确实危险。在像美国这样崇敬创业的国度,那些有能力并成立自己公司的管理人或销售人,正在中层管理人员圈中挨饿。成千上万非常聪明并有本领的人都感觉力不从心,因为他们不是英雄。在探寻荣耀的路上,他们大多数人做出了错误的职业生涯抉择。比如,我认识一位著名的首席技术官(CTO),他开了一家公司。因为他根本没能管理好,所以他的公司发展的不是很好。他的投资人(包括我)鼓励他去兼并竞争对手,把对手的优秀销售“提为”自己公司的CEO。但两家公司的CEO意见没能达成一致。如今,这位CTO的公司已经倒闭,而另外那家公司正因缺乏技术而在挣扎之中。

有很多人认为创业是有风险并且不怎么体面,加上大多数人宁愿去根基已牢固的公司工作,或去政府部门。所以,企业家很难找到那些愿意当辅助角色的人才。

所以,其实不应当只看到所谓的企业家缺失,应当仔细考虑为什么缺乏愿意辅助企业家的人才。对每位成立公司的盖茨们或乔布斯们,一个健康稳定的经济体,是需要几十、几百并最终数千个那样的人才。

据TechCrunch报导,Google欲用350万美元的限制性股票来挽留一位想“叛逃”到Facebook的女工程师。此外,Google还将从2011年1月份全员加薪10%。(编者注:Google最终用600万美元的股票才留住那位工程师。)这对那些想招聘优秀工程师,但无力和像Google与Facebook这类公司竞争的创业公司来说,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并且在美国,很多优秀工程师也自己创业,这也更加加重了小型创业公司在寻找人才时所面临的困难。

因为很多大学毕业生一般都缺乏必要的技能,所以诸如俄罗斯和印度等新兴市场的许多大公司都培养自己的员工。大公司可以很好解决这个问题,但那些无法支付培训费用的小公司却眉头紧锁。

令人担忧的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它们的教育系统并没有培育出创业者所需要的人才,包括:优秀工程师、商务、金融和通信等方面的人才。

所以,那些想成功的国家,必须着眼于建设一个强有力的全民教育系统。这样,英雄企业家的名号才有积极影响,才会有更多的年轻人学习数学和科学。即便这些年轻人以后所追求的并不是技术型的职业生涯,这也可以从多方面上帮助他们。

另外,政府应该如何鼓励企业家?政府不应直接资助创业公司,而应当成为他们的优良客户。美国政府是各种软件公司的巨大客户,正如它在很久之前把邮政运输服务外包给航空公司。

 

VIA:Esther Dyson  编译:伯乐在线 敏捷翻译组 – 关关

如需转载,但请注明文章来源和超链接等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谢谢合作!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