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端模块化开发那点历史

来源:玉伯也叫射雕

最近不断有人问及,想起前些天跟 @dexteryy 等人的讨论:dexteryy/OzJS#10 当时有过简单总结,重新梳理如下。

写在前面

  1. 不谈什么:传统的模块化开发方式,比如文件拆分、全局变量、命名空间,以及 YUI3 式的模块化开发方式。有兴趣的可阅读:#547
  2. 谈什么: 关于 CommonJS、AMD、Node.js、CMD 等相关的故事与未来趋势,很有意思。
  3. 不一定精准:本文是基于史实的扯淡,因此部分文字特别是时间都是模糊记忆,不一定精准。关于流派、趋势则是个人在社区的感受,不代表客观看法。(看法都是主观的,呵呵)

CommonJS 社区

大概 09 年 – 10 年期间,CommonJS 社区大牛云集。CommonJS 原来叫 ServerJS,推出 Modules/1.0 规范后,在 Node.js 等环境下取得了很不错的实践。

09年下半年这帮充满干劲的小伙子们想把 ServerJS 的成功经验进一步推广到浏览器端,于是将社区改名叫 CommonJS,同时激烈争论 Modules 的下一版规范。分歧和冲突由此诞生,逐步形成了三大流派:

  1. Modules/1.x 流派。这个观点觉得 1.x 规范已经够用,只要移植到浏览器端就好。要做的是新增 Modules/Transport 规范,即在浏览器上运行前,先通过转换工具将模块转换为符合 Transport 规范的代码。主流代表是服务端的开发人员。现在值得关注的有两个实现:越来越火的 component 和走在前沿的 es6 module transpiler
  2. Modules/Async 流派。这个观点觉得浏览器有自身的特征,不应该直接用 Modules/1.x 规范。这个观点下的典型代表是 AMD 规范及其实现 RequireJS。这个稍后再细说。
  3. Modules/2.0 流派。这个观点觉得浏览器有自身的特征,不应该直接用 Modules/1.x 规范,但应该尽可能与 Modules/1.x 规范保持一致。这个观点下的典型代表是 BravoJS 和 FlyScript 的作者。BravoJS 作者对 CommonJS 的社区的贡献很大,这份 Modules/2.0-draft 规范花了很多心思。FlyScript 的作者提出了 Modules/Wrappings 规范,这规范是 CMD 规范的前身。可惜的是 BravoJS 太学院派,FlyScript 后来做了自我阉割,将整个网站(flyscript.org)下线了。这个故事有点悲壮,下文细说。

AMD 与 RequireJS

再来说 AMD 规范。真正的 AMD 规范在这里:Modules/AsynchronousDefinition。AMD 规范一直没有被 CommonJS 社区认同,核心争议点如下:

执行时机有异议

看代码

Modules/1.0:

AMD:

AMD 里提前下载 a.js 是浏览器的限制,没办法做到同步下载,这个社区都认可。

但执行,AMD 里是 Early Executing,Modules/1.0 里是第一次 require 时才执行。这个差异很多人不能接受,包括持 Modules/2.0 观点的也不能接受。

这个差异,也导致实质上 Node 的模块与 AMD 模块是无法共享的,存在潜在冲突。

模块书写风格有争议

AMD 风格下,通过参数传入依赖模块,破坏了 就近声明 原则。比如:

还有就是 AMD 下 require 的用法,以及增加了全局变量 define 等细节,当时在社区被很多人不认可。

最后,AMD 从 CommonJS 社区独立了出去,单独成为了 AMD 社区。有阵子,CommonJS 社区还要求 RequireJS 的文档里,不能再打 CommonJS 的旗帜(这个 CommonJS 社区做得有点小气)。

脱离了 CommonJS 社区的 AMD 规范,实质上演化成了 RequireJS 的附属品。比如

  1. AMD 规范里增加了对 Simplified CommonJS Wrapper 格式的支持。这个背后是因为 RequireJS 社区有很多人反馈想用 require 的方式,最后 RequireJS 作者妥协,才有了这个半残的 CJS 格式支持。(注意这个是伪支持,背后依旧是 AMD 的运行逻辑,比如提前执行。)
  2. AMD 规范的演进,离不开 RequireJS。这有点像 IE…… 可能是我的偏见。

AMD 的流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 RequireJS 作者的推广,这有点像 less 因 Bootstrap 而火起来一样。但火起来的东西未必好,比如个人觉得 stylus 就比 less 更优雅好用。

关于 AMD 和 RequireJS,暂且按下不表。来看另一条暗流:Modules/2.0 流派。

Modules/2.0

BravoJS 的作者 Wes Garland 有很深厚的程序功底,在 CommonJS 社区也非常受人尊敬。但 BravoJS 本身非常学院派,是为了论证 Modules/2.0-draft 规范而写的一个项目。学院派的 BravoJS 在实用派的 RequireJS 面前不堪一击,现在基本上只留存了一些美好的回忆。

这时,Modules/2.0 阵营也有一个实战派:FlyScript。FlyScript 抛去了 Modules/2.0 中的学究气,提出了非常简洁的Modules/Wrappings 规范:

这个简洁的规范考虑了浏览器的特殊性,同时也尽可能兼容了 Modules/1.0 规范。悲催的是,FlyScript 在推出正式版和官网之后,RequireJS 当时正直红火。期间 FlyScript 作者 khs4473 和 RequireJS 作者 James Burke 有过一些争论。再后来,FlyScript 作者做了自我阉割,将 GitHub 上的项目和官网都清空了,官网上当时留了一句话,模糊中记得是

我会回来的,带着更好的东西。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后来我有发邮件给 @khs4473 询问,khs 给了两点挺让我尊重的理由,大意是

  1. 我并非前端出身,RequireJS 的作者 James Burke 比我更懂浏览器。
  2. 我们应该协同起来推动一个社区的发展,即便它不是你喜欢的。

这两句话对我影响很大。也是那之后,开始仔细研究 RequireJS,并通过邮件等方式给 RequireJS 提出过不少建议。

再后来,在实际使用 RequireJS 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坑。那时 RequireJS 虽然很火,但真不够完善。期间也在寻思着 FlyScript 离开时的那句话:“我会回来的,带着更好的东西”

我没 FlyScript 的作者那么伟大,在不断给 RequireJS 提建议,但不断不被采纳后,开始萌生了自己写一个 loader 的念头。

这就是 SeaJS。

SeaJS 借鉴了 RequireJS 的不少东西,比如将 FlyScript 中的 module.declare 改名为 define 等。SeaJS 更多地来自 Modules/2.0 的观点,但尽可能去掉了学院派的东西,加入了不少实战派的理念。

最后

写着写着,有点沧桑感,不想写了。

历史不是过去,历史正在上演。随着 W3C 等规范、以及浏览器的飞速发展,前端的模块化开发会逐步成为基础设施。一切终究都会成为历史,未来会更好。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