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回家:一位程序员老爸的宣言

我热爱我的工作,我热爱我的职业,我热衷于解决难题,我也喜欢设计不错的软件。但这些仍不及我爱我的女儿。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是程序员当中最早上班,整天编码,比其他人还要晚下班的一个,然后晚上回家上网编程。我在写什么代码并不重要,我只是想要编程而已。后来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和我的老婆有了孩子。

这一点你可能会想“那工作怎么办?程序员这靠咖啡提神,时间宝贵,比得上死亡行军的职业并不完全能让他轻松回家吃碗饭。”这是事实。对我来说,这取决于优先权和一个简单的认识:如果你把工作搞砸了,你还可以再找一份;但是如果你把家庭搞砸了,特别是你跟孩子们的关系搞砸了,那么糟糕的关系将会挥之不去并且持续恶化。

所以我做出了选择,那就是我会每天花时间在家陪我女儿,尽管这将对我的职业带来不利影响。所以我会在每天早上6:30-6:45左右赶到办公室,用9个小时左右的固定时间工作,然后下午4点左右下班回家。4:30到7:30这段时间是神圣的,只属于我的女儿。最困难的部分大概是跟西海岸的众人合作(西海岸文化的一个功能让他们的上班时间晚一些);对于他们来说,把会议安排在太平洋标准时间下午2-3点非常自然。这样就跟我预留陪女儿玩耍的时间直接冲突了,所以我试图重新安排或者谢绝大多数的这类会议。当然,无论什么时候,如果在工作上发生一些极其重要的事情的话,我还得试着务实处理。尽管障碍很大,但我之前就意识到个中原因了。所以一旦我的女儿睡觉的话,我就有时间陪老婆,写代码什么的,如果必要的话,还可以工作。晚上8-9点与西海岸的团队召开电话会议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首先,我对我在困难时期丢下同伴,让他们独自面对困境感到非常内疚。在我的绩效考核期间,我在同行评审过程中收到过这样一条反馈信息——作为团队的领导,当团队停滞不前的时候,我能够在他们身边的话,情况会好转。这一点加深了我的愧疚感。但是如果你看看我的时间分配,我每天花9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工作,只有3个小时陪着女儿。如果这对别人不公平的话,同样地,这对我的女儿也不公平。

这样做,我发现当我暂停编码一阵之后,可以更高效。开车回家,陪女儿玩,吃饭,给女儿洗澡,陪她看书,让她上床睡觉。这段时间我的头脑依然在运转。我的潜意识中还是在思考问题并寻求解决方法。很多研究表明,想要解决难题,休息片刻很有好处。此外,很少有事情能让你像陪着两岁大的孩子玩耍那样吸引你所有的注意力。

当然,我不会重复我过去写过的大量类似的代码,一部分是因为我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指导上,也因为我现在写的代码更优秀。

我发现休息片刻的另外一个有关的好处就是不会感觉到疲倦不堪。死亡行军和熬夜让你非常疲惫……现在我带着有条理的想法来到办公室,准备投入到固定时间的工作中去。你每天的上班时间在8到20个小时之间,你用其中一部分时间来玩溜溜球的话,你就真的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有效率了(或者根本就没有效率可言!!!)当你过度疲劳的时候,决心就会遇到挫折,除了工作之外,其他本应该完成的一切事情也会被落下。更糟糕的是,这种趋势正在自我扩张。因为需求不合理或者计划不周或者估价不当(或者有其他更合适的材料出现,但计划没有变动)等等,你疯狂地试图结束这个项目;然后由于你过度疲劳,你肯定在接下来的周期或者项目的初始阶段很放松。这导致你远远落后,你注定要陷入另外一个熬夜和痛苦的循环。


作者他女儿

即使你没有像我一样很好的理由,但也可以远离“死亡行军”的生活。你可能会发现,如果你优先安排几个小时花在工作之外的一些值得追求的事情上面,会让你的工作更加顺利。如果你正在这样做的话,请阅读 37signals的《Rework》,里面涵盖了很多资料可供参考。

 

英文原文:adam schepis,编译:伯乐在线——李盛晖

译文链接:http://blog.jobbole.com/36159/

【非特殊说明,转载必须在正文中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发表评论

Comment form

(*) 表示必填项

2 条评论

  1. Master高 说道:

    我猜 "死亡行军" 的英文原文是 dead walker....应该翻译成行尸走肉。。

    Thumb up 1 Thumb down 0

来自微博的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