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做富二代 我是创一代:专访menue叶仁浩之创业篇

顶着富二代的光环往往让人忘记叶仁浩真正成功的因素在于他本身,无论是其父亲叶克勇的名气,还是给整个互联网留下印痕的中华网,都无法阻挡叶仁浩创业的脚步……

menue Ye Renhao

作为一名“富二代”,你是否在创立menue时靠着父亲起家?

应该说没有,当时我跟我的合伙人都是自己找投资人,我的合伙人里有专门负责寻找投资的人。

 

那么你是如何解决menue创业资金和后续投资的?

最开始有一些天使投资,我记得第一个人投给我们只有1万美金,接着是陆陆续续的天使投资进来,但金额基本上维持在每笔1、2万美金左右,后来有一个日本投资方给我们投了10万美金,算是比较大的一次投资。随着menue业务越来越大,投资金额也逐渐增大,虽然2004年起我获得了menue的第一笔投资,但直至2008年才完成menue的三轮投资,目前menue多数的投资方都是日本企业,其中包括银行、广告、PE投资、ISP等等。

至于什么时候日本方会给你投资,这得看你的公司究竟有多“日本”,因为只有你的公司从管理模式、运行方式到员工形式等各方面全部遵循日本的那套方式,例如公司内部所有人都讲日语,员工都依照日本式的想法、规定进行办公等等,投资方才愿意给你钱,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感到有保障。虽然这些准备工作很繁琐,但当你准备充分后你会发现,其实在日本贷款是件比较幸福的事情,因为他们的贷款利率非常低,年利率仅2%,而且不需要个人签担保,所有担保都由公司来承担,也因此,投资者对于公司的管理要求非常高,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需要你的公司变的如此“日本”了。

 

刚开始签约很多漫画作家,会需要花很多的版权费,而那时menue还没有盈利,这段时间menue是如何度过的?

由于有了日本的销售们长期与漫画家们打通关系,其实版权费基本上都是等漫画赚钱后才给漫画家的,而在menue盈利之前,我们做java游戏本身也有一定的收入,每年约300-400万美元,加上少部分的天使投资等等,因此可维持公司的生存。

 

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到进入去手机动漫业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

从2004年起,我与几名合伙人打算以开发手机游戏为创业方向,公司最早就设立在南京,当时我决定将市场放在海外,准备制作些手机游戏卖给日韩国家的用户。后来我们发现,当时手机游戏最大的市场是日本,而我的合伙人之中有一个是日本人,于是我们一行人将工作地点转移到了日本,为了节约资金,我们住在了日本公司的地下室里,基本上工作和吃住都在一起。

那时我们公司里有一名来自某日本通信公司的员工,他们当时在做3G手机的网络推广,推广的方式是以个人用户支付4000日元的月费,其中包含所有的网络流量费,供用户下载游戏、音乐等,可当时每款游戏的容量基本上只有200KB左右,而音乐容量也不大,对于用户而言使用包月的方式性价比很低,而漫画就不同了,15页左右的漫画容量就有2mb,用户看完一本漫画差不多要花费15mb的容量,如果按流量下载计费来算,显然是包月更划算。另一方面,当时日本漫画印刷市场的年销售额可达到40亿美元,市场基数非常大,消费者们都愿意花钱来消费纸质漫画,所以对于他们而言,在手机上阅读漫画显然是一种既便宜又新鲜的体验方式。于是,我们决定转向手机动漫市场。

 

你如何解决从纸质动漫向手机漫画转移的技术难题?

其实,当时已有几家上市公司在着手制作手机漫画,但我们也发现了他们普遍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制作效率非常低、制作成本高及缺乏制作人员(全日本仅30人在做这事),我们曾去参观一家漫画移植制作公司,他们给的价格很高,每翻版一页纸就要2000日元,基本上一本书翻版的价格高达40万日元,而这价格显然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于是我决定开始自己制作,在南京专门开设了一个漫画团队,他们负责学习如何制作漫画,而首先要了解的就是这2000元日元究竟花在什么地方,比如说反复修图,每个QA的不同标准究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到底该做到什么程度消费者才愿意购买等等,最终下来,我把成本压缩到300日元/页,并且我们也有更多的人可以去制作,因此效率也更高。

 

在日本创业时,你觉得最让你头疼的问题是什么?

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日本是个相当封闭的国家,作为一名外国人,要融入进去本身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开始的时候,我用一部分会说日语的外国人和一部分会讲英语的日本人去打开这块市场,经过10个月的尝试,最终全部失败。虽然他们会通过自己的关系给你安排漫画家各种见面、开会等沟通方式,但是他们对于漫画几乎一无所知,所以在沟通上很难产生交集。比如当时我们在开会时,虽然我们员工有着美国的工作背景,但那些漫画家会想,你在美国工作几年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懂日式漫画;又比如他们看到一名会说日语的马来西亚人前来沟通,他们会觉得你只是马拉西亚人,我跟你不会有太大的文化交集等等。

 

如何解决这个难题?

我收购了两家日本公司,其中一家是已经破产的公司,收购价非常便宜,那家公司有50名员工,但过了一周后只剩下2名,其中一名是老板,因为欠债太多所以离不开,而另一个有点神经病,有一天晚上突然回来跟我的员工打架,起因可能是他想偷公司的电脑。另一家收购的公司规模不大,员工只有10人,主要是做CP(移动数据业务内容提供商),他们都是日本人,其中也有一部分人的妻子是外国人,因此他们会说英语,在沟通上相对减少因外国文化间差异而产生的隔阂,后来他们给我提供了一份工作计划书,内容很不错,价而格也不贵,于是menue的手机漫画业务逐渐步入了正轨。

跟国内或者美国不同,钱在日本并非万能的,有次我在招募一名日本员工,为了赶紧让他来上班,我愿意给他两倍的工资,于是那人就不爽了,他反问我:你给我这么多钱究竟有什么目的?他其实很担心,他会觉得你是一名外国人,虽然你给我两倍的工资,但可能几个月后你就会把我辞了,可以说非常缺乏安全感。他们更愿意选择相信有着10年、20年以上的关系合作伙伴,你可以发现,很多日本人真正的工作场所并在白天的非办公室里,而是在下班后的酒桌上。

于是我们公司的很多销售人员经常是下了班陪同那些漫画家喝酒、聊天、谈感情。但是漫画家们又跟普通人不一样,他们不会随随便便的跟你喝酒,他们非常看重你的知名度,如果只是简单的派一名销售过去找他们喝酒,他们就会像之前那个我想招募的员工一样的思考模式,觉得你只是个日本人,你都没有出版过什么有名的书籍或漫画,我凭什么跟你一起喝酒之类的有趣想法。所以为了打开漫画家们的口子,我只能去寻找那些跟漫画家有长期联系的编辑,而经过编辑们的打通,漫画家们甚至不会收取你的费用,直接告诉你“好,我们合作吧。”因为跟他打交道的那些编辑关系很硬,彼此之间都非常尊重和欣赏对方。

日本漫画家觉得我与你之间需要通过10年,甚至20年才能真正成为朋友,记得有一名漫画家曾跟我说,1983年的时候,日本是怎样的;那时日本的文化是由我们来决定的等等。但对于我而言,这些情况与签约漫画版权似乎没有太多的关联。后来经过了解才知道,二十世纪50-80年代是日本漫画家们的黄金时代,当时整个日本都在阅读漫画,形形色色的各种漫画出现在市场,而后面的电影、电视等多种媒体都以漫画为基础进行改编,如今仍然是这样。所以在当时,漫画家们的社会地位是非常高的。

 

随着互联网最大的内容出版商亚马逊进入日本市场,是否会对menue造成影响?

亚马逊从2012年末开始进入日本市场,同为出版商,它的内容更多于menue,从市场角度来看亚马逊会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但是从盈利角度来而言menue比亚马逊更高。首先,与menue签约的漫画家拥有比较高的忠诚度,毕竟我们在如何与漫画家打交道方面花了非常多的心思,而亚马逊就不同了,他们会给漫画家高达70%的授权费,但menue不一样,我们甚至不需要给这笔费用;另一方面,由于亚马逊的广告投放主要集中在kindle app上,但是漫画基本不投广告。

 

对于menue做到日本市场第一有什么看法?

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想法,menue能做到第一,主要在于针对智能手机市场比前任第一的动作更快,对于我而言这不是惊喜,而智能手机带给我的惊喜却是非常巨大,因为智能手机打开了日本市场,以前若是想在日本市场分得一杯羹,你必须走进去,而现在市场环境随着科技的进步而逐渐改变,所以这才是最让人值得兴奋的。

 

menue是日本最大、也是唯一由华人在日本市场创办的手机动漫供应商,拥有千余名签约漫画家和100余家出版合作机构,包括国内用户熟悉的柯南、GTO、橙路等知名漫画。目前menue的营业额超过1亿美元,叶仁浩则是menue的创始人兼个人股东。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