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降级路

来源:乱象,印迹

前些年互联网上有篇叫《降级论》,建议广大IT从业者不要削减了脑袋挤移动互联网等等热门方向,换种思路,在“不起眼”的传统行业中寻找IT技术应用的广阔天地。这篇文章一登出来吸引了大量关注,按照作者的说法,降级论俨然是条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

“这些原始而纯粹的行业,正在等待IT精英们的降级,如同蒲公英一般的伞兵,在黑夜里从天而降,长驱直入,用最智慧的产品、最优质的服务拯救这些早就该死的行业,屌丝的生命将会绽放出银色的羽翼,无比丰满,无比性感”

不幸的是,我见到的现象却非常奇怪:许多尚未投身的读者谈起“降级论”却满怀憧憬,真正敢于“降级下凡”并成功的却寥寥无几。仔细想想,无论从逻辑上分析,还是从自身经验来看,“降级”之路都不算坦途。根据我的归纳总结,IT从业者(“精英”这个说法略带刺激性,我觉得“从业者”更合适)走上降级之路,有几大麻烦是摆脱不掉的。

业务模式的探索可算降级路上的第一大困难。没错,确实还有很多“原始而纯粹”的传统行业,而且它们或许真的“早就该死”,但降级的生意必定无法一蹴而就。如果已经有可以复制的现成经验,则这种“降级”多半会沦为传统的项目实施,工作也随之“降级”为体力劳动大比拼了。如果没有可以复制的现成经验,就变成了所谓的“领域问题”,需要摸索出一种新的业务模式(构造领域解决方案)。从职业惯性出发,“纯粹”IT问题更受广大IT从业者的喜欢,解决现实中的问题需要放低姿态潜心了解既有的模式,理解分析之后,还需要不断试错,才能得到可行的“降级”方案;这还不够,在之前提到的每个环节,还有可能出现各种意外。因此真正的降级生意其实根本不是“降级”,而是将IT与信息化程度不高的传统行业融合,再造全新的业务形态(这颇有点“马列主义中国化”的味道);所以我认为,这对于已经有一定经验和积累的IT从业者来说,可算第一大挑战。

举个例子,海外本地仓储服务(也可以叫“第三方海外仓储”,即仓储运营方在外国建立仓库,提供储存和发货服务,这样众多国内外贸卖家可以预先成批备货,接到订单后即可通过所在国仓库本地发货,以下简称“海外仓储服务”)就是为了解决外贸电商的发货时效和便利问题而出现的。初看起来,外贸电商是门足够新颖而且足够热门的生意,而仓储物流又是相当成熟的行业,所以海外仓储应当是门挺好的降级生意。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仓储物流行业的现成经验大多解决的是自有货物的问题,如何向众多中小客户提供稳定可靠的仓储服务(平时应保证客户隔离互不干扰,需要时又可方便进行货物的交换转移)并不存在现成答案;而且仓储服务本身是有一定门槛的,对客户有基本的要求,如何让原本只关心在线销售的卖家“学会”使用海外仓储,能顺利地把海外仓储服务接入自己的业务流程,这个问题也没有现成答案。除此之外,海外仓储还必须能处理违禁品、货物破损、错误理赔等等意外情况,需要制定标准、划分责任,摸索出切实可行的玩法,整个游戏才能持续玩下去。探索业务模式,解决领域问题,不需要用到多么高深的技术,但花在摸索、学习、思考上的精力往往更多,所以这类问题的难度不亚于解决纯技术难题,在动手前就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降级路上的第二大困难在于人才招募的困难。知道降级论的人不少,但真正敢于投身其中的人恐怕并不多,其中相当一部分原因就是“看不上眼”,所以招聘的难度也随之提高。国内教育造成的独立思考能力缺失,加上目前开发氛围比较浮躁,导致许多IT从业者人云亦云,对技术的认识非常狭隘。明显的现象是,不少“对技术有兴趣”的人要么沉迷于最新的语言和架构,要么热衷于所谓的底层开发,对真正的应用往往不屑一顾。这类作派我称其为“歪理邪说”:不能说最新的语言和架构不重要,我也不否认底层知识的重要性,但我反对谈到技术就只限于新语言、新架构或底层技术,在我看来,IT行业非常复杂多面,不是一定要(也不是人人都要)搞新技术、新架构、底层优化,才可以创造价值——如今IT已经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了全方位的影响,更多的价值完全可以产生于应用层面,在已有的情势下,选择合适的技术和架构,以恰当的方式解决具体的问题。可惜许多人深受“歪理邪说”的影响,瞧不起解决实际问题的价值,一窝蜂都去赶了移动互联网和SNS的集,降级生意对他们的吸引力当然有限,所以降级生意的招聘比“纯IT”困难许多。

即便能找到不排斥降级生意的IT从业人员,也不见得人人都合适,因为真正有领域开发经验(或者潜力)的人并不多,许多人已经定型于解决“纯IT”问题。举例来说,计算机专业毕业生在学校里大都学过“生产者-消费者”经典问题的解法,但这类知识的讲解往往只限于纯IT问题,结果大家的理解和思考也只限于此;遇到纯IT领域的“生产者-消费者”问题,相信不少人都可以直接调用高级语言提供的类库解决。可是如果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类问题,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想到其原型是“生产者-消费者”问题的人恐怕就要少很多了(前述的仓库管理中,补货-销售涉及到“生产者-消费者”问题,多人同时捡货涉及到“哲学家问题”)。可是,从事降级生意的开发,仅仅认识问题是不够的,还需要能构建出完整的方案,才能顺利位居核心的经典问题。不难想到,这样的人才少之又少;可是没有合适的人才,就难以妥善解决问题。很多做项目的公司交付的产品质量都比较糟糕,我觉得缺少合适的人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同样道理,如果IT从业者去做降级生意,必然也会遇到这个问题。

降级路上的第三大困难,通常源自IT的地位。降级涉及到“用IT改造传统生意”,所以许多降级生意都会引入传统行业的合作伙伴,许多降级生意干脆起源于传统行业主动抛出橄榄枝。这样的好处是有扎实可靠的传统知识和经验可供利用,坏处则是很难摆正IT的地位,赋予其合适的权力——在“鼠标+水泥”的生意中,鼠标和水泥并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必须有机融合,鼠标要考虑水泥所受的实际限制(如果业界通用的设备还是Windows CE,选择技术架构时就必须仔细考虑),水泥也要听从鼠标的调遣(这样才能发挥IT的“价值”),全新的业务才能诞生。然而因为传统行业的惯性(这里暂不讨论因为IT过于超前或不现实变为空中楼阁的情况),降级生意往往被人片面理解为“给水泥接上鼠标”,而忘记了“水泥也要受鼠标操纵”,其结果不外乎两种:水泥掌控了鼠标,IT做得无比痛苦;或者水泥鼠标各行其是,降级生意沦落为两条平行线。

仍然以海外仓储为例,哪怕我们已经非常熟悉传统仓库的运营细节,直接包装出一个“海外仓储”的壳子给用户使用多半也是要失败的。传统仓储讲究的空间利用率等一些指标,电商的卖家其实并不太关心,他们更关心的是,这个仓储服务能不能很好地支持自己的在线销售流程(比如发货后上传挂号的便捷性),整个流程中出现的各种状况,比如所在国要求提供的无条件(甚至无包装)退货服务,仓储服务能不能有良好的解决流程(在自己仓库处理自己的退货,和在自己仓库处理别人的退货是大不一样的)。也就是说,“鼠标+水泥”的海外仓储服务,不能仅就仓储服务本身来思考,还需要受到电商业务的约束,更需要为其提供精心的优化;否则,即便仓储本身做得再优秀,整个生意也难有起色。

总的来说,降级论的观点还是很启发人的,能给大家提供全新思维角度。降级之路说起来颇为诱人,真正走起来才会发现,这是一条布满坎坷的漫漫长路。我根据个人的经验和思考,总结了三点困难,希望广大对降级有兴趣,准备或者已经行走在这条路上的朋友们,看过之后对降级之路有更全面的了解。

收藏 1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无论是升级还是降级,都需要能构建出完整的方案,去解决实际的问题,都对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

    降级论的观点其实是让你换个思路去寻找创业中的蓝海。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