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WERTY键盘背后的故事

伯乐在线注:前天在微博上推荐了英文原文,感谢@–素丸子– 的翻译。

———————————————————

虚幻中的现实?QWERTY键盘的传说

图1: 美国专利第207,559号:首次出现的QWERTY键盘(图片:谷歌专利)

 

哪个先出现:打字员还是键盘?答案依键盘不同而定。近日,史密森尼学会新闻博客“智慧新闻(Smart News)”上的一篇文章描述了一种崭新的键盘系统,这种系统为人们所熟知的广泛使用的“QWERTY ”通用键盘(由顶排按键的前六个字母得名)提供了一种更高效的替代。这种被称为KALQ的新型键盘是特地为用在如今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的拇指输入设计的。这个有趣的而且据说商业可行的设计使我联想到QWERTY键盘背后的基本原理。与KALQ键盘不同,它不可能是被设计来适应某种特殊的输入方式,因为输入——触摸输入——至少在那时还未被发明。看起来似乎有许多关于QWERTY的传说与误解,但这些不同的理论看起来都一致认为QWERTY布局是与早期的打字机一同发展起来的,并不可避免地与其紧密相连。

 

在19世纪60年代,一位来自密尔沃基的名为克里斯托弗·莱瑟姆·肖尔斯(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的政治家、印刷工、记者以及业余发明家利用业余时间研发了许多机器,使得他的工作更为高效。其中之一就是他与萨缪尔·维尔拉德·苏雷(Samuel W. Soulé)、詹姆斯·丹斯摩尔(James Densmore)以及卡洛斯·格里登(Carlos Glidden)共同发明的早期打字机,于1868首次获得专利。最早的打字机键盘与钢琴类似,并按字母顺序排列28个按键。发明者们相当肯定地认为这种排列是最有效率的方式。毕竟所有使用该键盘的人都会很快知道在哪里找到每个字母,减少寻找的时间,击键率也会提高。为什么要改变呢?这使得QWERTY的产生有些令人迷惑。

 

 

图2:1873年左右的肖尔斯格里登打字机  (原始图片:打字机世界)

 

通常认为,肖尔斯不得不重新设计了键盘以应对早期打字机的机械故障,这些打字机与经常在二手商店和跳蚤市场见到的样式略微有所不同。连接按键和字符盘的印字杆呈半圆形悬挂在纸张下方。如果用户快速输入一系列印字杆连在一起的字母,这台精巧的机器会发生堵塞。据说肖尔斯因此重新设计了按键分布来分开最常见的字母序列,如“th”或“he”。那么,理论上来说,QWERTY 系统能够使常用字母对的分离达到最大化。这个理论可以很容易被攻破,因为“er”是英文中第四常见的字符对。然而,打字机的原型之一只是到了最后一刻才有少许不同,如果它被投入生产,这篇文章就将会是关于QWE.TY键盘了。

 

图3:证明雷明顿的技术的1873年原型 (原始图片:打字机世界)

 

截至1873年,打字机已经有了43个按键和显而易见违反直觉的字母排列,其目的在于确保昂贵的机器不会崩溃。最终功能决定了形式,这样的键盘训练了打字员。同年,肖尔斯和他的研究伙伴与枪支制造商雷明顿在制造方面达成共识,雷明顿是一家在精密机器制造方面有熟练经验的设备精良的公司。随着内战的到来[译注1] ,毫无疑问地期待化剑为犁。然而就在他们被称为肖尔斯格里登的机器投入生产之前,肖尔斯提交了另一份专利,其中包括了一种新型键盘排列方式。发布于1878年,专利号为207,559 (如上图所示)的专利标志着QWERTY布局首次见于文件记载。和雷明顿的合作被证明是个巨大的成功。截至1890年,全国共有超过10万台基于QWERTY布局的雷明顿生产的打字机被使用。键盘的命运在1893年最终被决定,当时五大打字机制造商——雷明顿、卡里古拉费、约斯特、丹斯摩尔和史密斯-普利米尔——合并组成联合打字机公司,并一致同意接受QWERTY作为我们今天所熟知并喜爱的事实上的标准。

(译注1:此处原文逻辑有问题,内战时间早于该机器发明的时间。)

 

另有一些相关推测,雷明顿兼并前的商业策略对QWERTY布局的广泛使用也应该起到了贡献。雷明顿不仅仅制造打字机,他们也提供培训课程——当然,需要少量收费。学习了他们专有系统的打字员将会忠诚于该品牌,因此那些希望雇用熟练打字员的公司需要购买雷明顿打字机。这是一种至今仍在起作用的商业模式,苹果的iTunes、iTunes 商店和iPod都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尽管与雷明顿的交易无可争议地帮助扩大了QWERTY系统的使用范围,该系统的发展是作为对机械故障的回应却一直被京都大学的研究者们怀疑,在一篇2011年的论文中,安冈孝一(Koichi Yasuoka)和安冈素子(Motoko Yasuoka)根据其早期专业使用者的记录追溯了打字机键盘的演化。他们得出结论,打字机的机械结构并未影响键盘设计。更可能的情况是,QWERTY系统的产生是首批打字机使用的方式的结果。包括报务员在内的早期使用者和beta测试员需要快速抄写消息。然而,这些报务员发现按字母排列的顺序在摩尔斯码译码时会产生混淆并且效率低下。京都大学的论文指出,打字机键盘许多年来的演化是这些报务员提供的输入的直接结果,例如:

  “代表Z的代码‘· · ·   ·’经常与比Z更多使用的双字母组合SE相混淆。有时,美国的摩尔斯码接收者在收到剩余的字符之前,难以确定究竟Z或者SE更合适,尤其是在一个单词的首字母中。因此,S在键盘中应当被放置在靠近Z和E的地方,以便摩尔斯码接收者迅速输入它们(同理,C应当被放置在靠近I和E的地方,但是事实上,C更常和S相混淆)。

 

在这个场景中,打字员的诞生先于键盘。京都大学的论文也引用了摩尔斯码的设计原则,来更进一步打破关于肖尔斯希望通过重新排列按键来降低打字员的速度以便保护他的机器免遭堵塞这一说法:

  “当然,摩尔斯码接收者的速度应该和发送者的速度相等。如果肖尔斯的确排列键盘来降低报务员的速度,报务员将不能跟上摩尔斯码发送者的速度。我们不认为肖尔斯在他的打字机研发过程中有这种无意义的意图。”

 

即便不考虑这种键盘是如何研发出来的,肖尔斯自己也不确定QWERTY是最好的系统。尽管很早就把它的设计卖给了雷明顿,在余生中他依然继续对打字机进行新的改进和替代,包括一些他认为更高效的键盘布局,如下述专利所示,该专利由肖尔斯在1889年(去世前一年)提交,并于他去世后发布:

 

 

图4:美国专利第568,630号,在肖尔斯去世后发布 (图片:谷歌专利)

 

但是QWERTY遇到的最大的对手是But the biggest rivals to ever challenge QWERTY is the 德沃夏克键盘,由奥古斯特·德沃夏克博士在20世纪20年代开发。

 

 

图4:德沃夏克键盘 | The Dvorak Simplified Keyboard(图片:维基百科)

德沃夏克键盘的使用者报告了更快和更精确的打字率,部分是因为该系统大幅提升了能够用“home”键这排键盘的单词数量,在这一排键盘里,你的手指是处于自然休息状态的——也被认为是当你仅仅试图填充空格时敲击那些按键。asjdfkal、sdfjkl、asdfjkl、asdfjkl、dkadsf、asdfjklasdfjk。近来更多的研究也已打破了那些声称德沃夏克键盘更有效率的说法,不过这无关紧要。即使是在1930年,对一个新系统来说已经太晚以致无法站稳脚跟了。德沃夏克键盘当然也有其拥护者,可惜它从来没有赢得足够多的使用者来推翻QWERTY这个王者。毕竟这个世界是用雷明顿键盘来学习打字的。

 

当第一代计算机键盘产生时,没有任何技术理由再使用这种系统——计算机不会发生堵塞。但是当然,数以百万计的人们学习使用在QWERTY键盘上输入,这在使用拉丁字母表的国家是广泛存在的。不仅如此,就算回到1910年,这个系统已经被Teletype公司所采用,该公司将继续生产为世界所广泛使用的电子打字机和计算机终端,进一步确保了QWERTY系统在新技术标准下的地位。

 

图5:KALQ 键盘布局 (图片: Outlasvirta及其他)

 

当一种设计依赖于先前的创新,根深蒂固植根于文化精神而无法改变,这被称为路径依赖。这也是为什么新的KALQ提议如此有趣的原因。它试图从克里斯托弗·莱瑟姆·肖尔斯的统治中分离出来, 他的QWERTY系统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上的虚拟键盘里甚至比在电脑键盘上更无意义。新的KALQ系统有什么不同吗?在某些方面,答案显然是肯定的。它基于一种非常特殊的,非常现代的行为——用拇指输入。和报务员催生的QWERTY理论类似,用户决定了键盘的结构。但是KALQ系统,或任何将来也许会出现的类似系统仍然可以被认为是路径依赖的产品。因为无论字母如何排列,分布在网格中的单独分开的字母的基本理念都可以追溯到肖尔斯和他的合作者在密尔沃基工厂里所做的尝试。但在平板电脑上这并不是必需的,如果你给从未用过键盘的人一台iPad,并让他们开发一种书写系统,有可能他们最终会发明一种更快捷、更直观的系统。也许是一种以快捷手指动作为输入的系统?或者是靠滑动来键入的系统?这并不是说这样的系统会更好,只是观察到最振奋人心的科技却仍然要追溯到150多年前的某些修补他们车库的人而已。的确,事物改变得越多,就越会保持不变。

 

英文原文:smithsonianmag,编译:@–素丸子–

译文链接:http://blog.jobbole.com/39327/

【非特殊说明,转载必须在正文中标注并保留原文链接、译文链接和译者等信息,谢谢合作!】

1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