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Maps 的故事

自从2005年以来,谷歌制作的道路地图已经长达2800万英里,包括全世界194个国家和地区在内。但谷歌并没有停下脚步,它要把整个地球都记录在它的服务器上。

你是否准备到朝鲜去度假呢?也许不。但假如你要去的话现在已经容易多了,因为谷歌地图已经覆盖了这个国家。假如你愿意可以利用谷歌地图导航,把你从宁边核基地沿着核试验公路(显然就是这样的路名)带到22号劳改营,这是在风景优美的中朝边界上的许多个劳改营之一。更方便的是你可以在清晰的卫星图片上观察这个地区。当然你可能在移动上网信号方面遇到一些麻烦,但现在这也已经不再是一个问题——你可以在出发前把所有的地图下载到手机里。坦率地说,平壤旅游局不好好利用这样的便利真是令人吃惊。

Google Maps 的故事

“我们的目标是为世界拼制一幅数码镜像,”谷歌高管丹·塞本格说,他把自己说成是谷歌地图革命的“传道士”。(谷歌人能很自然地使用宗教比喻,塞本格的一位同事把自己说成是一位“古鲁”。在整个谷歌公司里有一种淡淡的嬉皮邪教氛围。据每日电讯报说在生活中没有比这更难堪的感觉了——你到了谷歌公司的办公室里,发现在自己周围都是一些穿着裤长只有四分之三的裤子,脚蹬新潮溜冰鞋,而上身却穿西装带领带的人。你会有一种袖扣被扣得太紧的感觉。)不管怎样,由于有些麻烦的细节问题始终存在,谷歌的“数码镜像”建设永远不会终止。

现在谷歌地图无所不在,它已经成为我们许多人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想到这样的东西直到2005年才出现会使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家搜索引擎巨头的许多触角像章鱼一样伸进我们生活当中的每一个领域。可以说在谷歌的全部产品当中,谷歌地图和它的搭档谷歌地球以及它们的各种衍生产品对我们的日常生活带来的改变最多。

“我想地图也许是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塞本格说,“要了解一个新城市,或是想就近安排约会,或是计划度假等都少不了地图。”随便什么人在出发去与别人约会时,他对于约会地点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对手里拿着的魔法盒子般的手机能把他带到约会地点充满信心,这样的人都明白赛本格所指的意思是什么。同样有了手机我们不用再预先去安排好在何时何地见面(“到了车站打电话给我好吗?”),带有地图的手机可以让我们不必担心自己不熟悉城里的道路。我们可以到任何地方——爱丁堡、科隆、东京——然后能立即找到自己的酒店,看到当地一流餐馆的名单,还知道到附近地铁站的最佳路线。

涉及到的数字已经大到让人瞠目结舌:每月大约有10亿人使用谷歌地图,每天进行的搜索达到10亿次。已经制作(或至少是部分制作)了194个国家的地图,道路总长度达到2800万英里。(谷歌有能力提醒你在哪些道路上交通拥堵,在过去两年里为在全世界600个城市里的人们节约了时间)街景是谷歌地图的一部分,能向你展示以行人视角看到的街道景色。谷歌街景的覆盖面正在高速扩张,制作街景的小小电动汽车无处不在,它们已经驶过了在50个国家里长达500万英里的道路,一路上它们装在炮塔里的摄像机在不停地拍摄着。

但看来谷歌不太会放慢脚步,因为谷歌就是谷歌,它对任何停滞不前的状况都会感到不舒服。最近谷歌注意到前面提到过的电动汽车已经用得不多了,除非是要对某些道路进行重拍,于是谷歌开始寻找其它方向。首先,公司推出一种三轮车开始在美国范围内对城市公园和大学校园进行街景拍摄。后来又有人决定谷歌也需要室内地图,于是他们又制造了一种手推车在博物馆一类的建筑物里面进行拍摄。“在英国我们已经拍摄了所有的主要机场,还有许多火车站,购物中心和市场,”赛本格说,“你可以想象,假如你在机场里想找到自己的登机口,或者在购物中心里想找一间厕所,这时就用起来很方便。”他像是一个喜欢不断变化的人,“我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也有纽约谷歌大楼的室内地图。”不久以后你可以找到在两个会议之间的任何一位谷歌人。

Google Maps 的故事

身背“特雷克”背包地图制作仪的谷歌地图制作员

但手推车和三轮车毕竟不能到任何地方去,于是这场进军还得进行下去。一辆装有摄像机的雪地摩托车被送到了惠斯勒山的山坡上,它将为任何使用GPS的滑雪者制作地图,以供他们事先规划滑雪线路。最后谷歌公司的人们意识到,虽然拍摄街景的摄像机能到任何人类能够到达的地方,但这还不够。于是他们制造了摄像背包“特雷克”让人们背着它四处走动。有人背着它爬到了大峡谷底部,走过了加拿大北极地区和南极,还有人乘在摩托艇上拍摄了亚马逊河。

同时水下摄像机开始拍摄六个地点,包括大堡礁和加拉帕加斯岛。谷歌的飞机开始飞上天空,拍摄美国的40个城市和罗马的照片用来制作3D地图,据塞本格说拍摄范围很快还要扩大。而对于世界上有些飞机和背包客都去不了的地方,谷歌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动了一支有40000人的大军来提供照片填补细节,塞本格把他们称为“公民地图制作人”,而正是这些用脚走路的士兵们制作了朝鲜地图(就朝鲜而言地图制作人不能自行到野外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事实上地图是由去过或在朝鲜居住过的人拼制起来的,然后再与卫星图像进行对照)。

当与谷歌人谈论起所有这一切时,很难不让人心情激动,塞本格和他同事们的“传道士”精神极富感染力。但有许多人担心这一切将把我们带往何处——不单是街景这一类东西,而是技术对于传统旅行方式的全面入侵。最受广泛关注的是人们的隐私——英国民间维权机构“老大哥观察”的负责人尼克.皮克尔曾经警告说,你将不能在你的花园里晒太阳浴,因为谷歌飞机有可能在窥视身穿比基尼的你。(塞本格对此不以为然,“对于地面上的人分辨率还没有那么高,那是分辨不出的。”)而这家互联网巨头曾经被迫道歉,因为有人披露该公司的街景摄像车在拍摄道路的同时,也从无线网络下载了住户的电子邮件,文本信息,照片和文件等。

这些都是性质严重的问题,但也有人担心谷歌地图会给旅行体验带来损害。旅行的快乐有一部分是来自旅行本身具有的神秘感——你不知道自己将会看到些什么,你的心情将会有怎样的变化。地图能自然而然地消除这种神秘感。“人们花了许多时间精力和资源去计划旅行,对他们将要去的地方进行研究,”圣安德鲁斯大学人机互动教授阿隆.奎格利说,“弊端是造成了过度的策划,而旅行在很大程度上与缘分有关,要去寻找那些无人知晓的小路。”

还有一个弊端是你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这样就剥夺了你第一次到达这些地方后会产生的神奇感。此外谷歌地图链接到如Yelp(美国最大的点评网站)和谷歌自己的Zagat网站,这就造成了大家都可能选择去人气最旺的地方。“很有可能我们都会陷入到这种同一性的泥沼里,很平庸很无趣的同一性。”奎格利教授说。

当然谷歌地图也不是一无是处。正如赛格尔所说,硬币的另外一面是我们能以从来没有过的方式看到新的地方。“无论你周围有什么,还是你附近有什么,一切都了然于胸。”游客可以利用谷歌地图去避开那些在市中心广场附近的宰客商家,找到就在几条街以外的价格合理的店家,然后让谷歌地图把你带到那里去。

“你可以在买东西前先试一试,”奎格利教授说,“去年我和妻子在一个假日前到了伦敦,我用街景寻找旅馆,看它们是不是能提供婴儿车,因为我们带着女儿。”他指出你也可以用街景来寻找附近的便利设施,或查看这些设施是否安全。

奎格利教授认为全球的“麦当劳化”并非不可避免。“我肯定我们都有过麦当劳式的度假,有过搭乘易携航空的体验,但人们意识到那只是对于他们能做的事情的一种简单模仿。”他说,“我们来到摩洛哥的山中,在这里可以俯瞰水流冲积形成的巨大山谷,我们在山坡上欢度节日,点燃蜡烛和篝火。这是一个无法替代的时刻,没有别人能为我们做到这些事情。还有许多地方能做相同的事情:并不是为你提供一顿更丰盛的早餐或更多的食物,而是一种体验。而技术能使人们成为这种体验的拥有者。”

Google Maps 的故事

在珠峰上的谷歌地图制作员

当然,谷歌地图还能让我们看到在正常情况下无法看到的东西。“我不是穆斯林,所以我永远不能到麦加去看麦克白,”奎格利教授说,“但我在谷歌地图上看到过,我可以把这块巨大的黑色石头拉近,这给我留下难以置信的印象。然后我又可以拉远到一英里左右的距离在空中俯瞰麦加,你可以看到这个城市像是有八个拉斯维加斯拼在一起,这是一种令人兴奋的视觉体验。”同样的情况还有苏格兰海边那些禁止游客到访的岛屿,因为游客会对环境造成很大的破坏。

“有许多地方我们永远无法前往,而谷歌地图这类东西就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户。”但如果你在不必要的情况下去看窗外,这扇“窗户”也有它的弊端。“假如你是一名游客,你就应该到目的地去看呈现在你面前的风景,而不是对着智能手机说‘这里有一张美丽的图片,我要去看的就是这样的风景。’”他说。他认为只要我们眼睛向上而不是向下,技术就能为我们带来深刻的变化,“把我们的注意力从手机这类器件上释放出来,让我们重新去关注现实世界和我们看到的真实风景。”随着谷歌眼镜的研发,这样的技术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谷歌眼镜能把数码信息叠加到你的视觉图像上,虽然它是否能做得很成功还有待观察。

无论有怎样的长处和弊端,要回到谷歌地图诞生前的日子已经不可能了,我们现在已经严重依赖它。去年当苹果iPhone停止使用谷歌地图时,人们在短期内被迫去使用苹果本品牌的(在当时)不那么靠得住的替代品。在短短几天内在澳大利亚就有六位摩托车手被误导到离目的地四十英里远的地方,结果被从偏远的森林里救了出来,其中有一人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被困24小时。虽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除非有手机指路,我们人类中的大部分已经忘了怎样才能从甲地前往乙地,甚至是在朝鲜那样的国家里。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