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Google 当工程师的一天

【伯乐在线导读】:2003年到2010年期间,原文作者Matt Welsh 是哈佛大学工程和应用科学学院的计算机科学系教授。 2010年加入Google,是一名高级工程师。他当前的工作重点是广域网性能和健壮性。下文由Matt所写,文章对比了Matt在Google和哈佛大学时的一天作息,译文由伯乐在线编译。


最近我在想,和在哈佛时的院系工作相比,在Google上班日子到底有多么不同。最大的差别就是,在哈佛一周,如果我要是能半个小时做些和编程相关的事,那真是走大运了。而我在 Google 将近有(或超过)90% 的时间在编写代码。所有我也就没那多时间去拖延或浏览大量“无意义”网站,因为我比以往更享受这份工作呢!

 

下面就是我在Google典型一天的过程:

6:30 – 起床、把儿子叫起床、洗漱、早餐、带着汪星人遛公园。

8:30 – 去上班(大多数时间是乘地铁)。

9:00 – 到达开始工作咯。为了让我的工作环境回归正常状态,我得输入 6 个不同的窗口密码。检查邮件。检查我在不同数据中心的几个部署任务的状态,然后接着前一天的工作。

9:30 – 10:15 – 开始写代码了,给我工作的系统增加所请求的特性。一直调试,直至正常运作,编写一到两个单元测试。 Review 代码变动列表。抢三瓶免费的无糖可乐(Diet Coke)。

10:15 – 11:00 – 转到另外一个项目的 Git 分支。看看同事给我写的 Code Review。仔细检查代码,并着手处理评论中所提的问题。构建新版本,重新测试,重新修改代码,以确保代码看起来和运作都不错。提交修改后的变动列表,回应评论。

11:00 – 11:30 – 再次切换到另一个项目。安全起见,重构代码,然后启动一个需运行三小时的 MapReduce 任务,生成日志数据,来分析网络延迟。

11:30 – 12:00 – 和在山景城的团队成员迅速地开视频会议。

12:00 – 12:35 – 去餐厅吃美味的免费午餐。和同事侃大山,分享我在中学时倒腾(hacking) Apple IIgs 电脑的往事。

12:35 – 14:00 – 回到工作台了。检查邮件。检查 MapReduce 的工作状态 – 基本完成一大半。回应上午已做完的 Code Review 的最新评论,然后提交代码。合并并清理 Git 分支。查看任务列表,看看接下来要干啥。

14:00 – 15:00 – 和在剑桥、山景城和其他地方的团队开视频项目会议。这个会议是我一周之内唯一时长一个小时的会议。这段时间比较有趣,我倒腾一下本本,看看 MapReduce 的状态页面,查看是否已经完成。检查 Buzz,匿名发一到两条评论。

15:00 – 16:00 – 灌红牛,保持能量,继续奋战剩余时间。MapReduce 认为已经跑完了。生成结果数据图,并仔细观察一会。为什么和预期结果不一样啊,分析一下。更新代码,重新生成统计数据。尽量在下班之前做到可以跑一次另外一个 MapReduce。

16:00 – 17:00 – 吼吼,今天是周四,威士忌酒会时间到鸟!一群同事聚集到一块,喝着苏格兰威士忌,玩玩《吉他英雄》,搞点音乐助兴!(我办公桌下面收集一些苏格兰威士忌。不知怎么的,我被指派为“酒会”的护卫,不过这倒挺适合我的。)  (译注:《吉他英雄》是是一款为吉他爱好者专门设计的音乐游戏,通过模拟的音乐演奏让玩家亲身体验成为摇滚吉他明星的快感和喜悦。)

17:00 – 收拾笔记本,回家咯。

17:30 – 20:00 – 晚餐,家庭时间,直至儿子去睡觉。

20:00 直至睡觉 – 如果晚上有事做,就做事。如果没事,就来些鸡尾酒。

 

相比之下,我在哈佛典型的一天工作:

6:30 – 起床、把儿子叫起床、洗漱、早餐、带汪星人遛公园。

8:30 – 去上班(从家走到办公室是20分钟路程,我会带着狗一起去)。

9:00 – 到办公室。检查邮件。抱怨一番,下午会议之前我必须要做的大量工作。

9:15 – 开始写资助申请书。大约三分钟后,我不知道我要写些什么东西,所以接下来的约 45 分钟时间是在刷 Engadget、Hacker News 和 Facebook 这些网站。

10:00 – 尽力迅速从看网站的昏迷状态中恢复过来,尽力在一堆必须写的推荐信中有所进展。幸运的是,这些工作很轻松,可以借鉴之前前写给其他人的推荐信,大部分是“拷贝粘贴”的工作。

11:00 – 查看日程表,才发现我仅剩一个小时来完成实质性的工作。回复一些在我收件箱沉睡了好几周的邮件。给助手发邮件,安排下周的三次以上的会议。

11:30 – 起草一份预算,给不同的支持人员发送三封邮件,尽力在资助申请书方面有所进展。给申请书取一个标题和全额预算,使其听起来合理。哎,不过我还不知道项目内容会是什么样的。

12:00 – 带着汪星人,在校园溜达 20 分钟。要是中途遇到其他汪星人,那就不止 20 分钟咯。

12:30 – 跑到法学院餐厅打饭,东西超贵又不怎么好吃。回到办公室,偶一个人郁郁寡欢地吃,边吃边刷 Engadget 和 Hacker News。

13:00 – 当日的第一个会议,和来自台湾 XXX 公司的 YYY 童鞋开会。他们一毛钱都没给我,却想让我花半个小时去超详细地解释我给他们做的研究项目。

13:30 – 当日的第二个会议,和一位二年级的童鞋一起开的。他突然决定,在漫无目的的四年大学生活后,他想去伯克利或麻省理工攻读哲学博士。虽然我苦口婆心地解释,没有相关研究记录,不大可能有机会了,但他最后请求我无论如何要写一封推荐信。(于是)狡黠地留意可以借鉴哪些推荐信。

14:00 – 想到不得不做半个小时的讲课。(于是我)翻出了去年的讲课笔记,把幻灯片标题中的“2009”改成“2010”。大概浏览一下,虽然想着这堂课完全是个灾难啊,但我并没有时间来修正了。

14:30 – 16:00 – 向大约 70 名又困又烦的本科生讲解缓存算法。为了让讲课更加令人兴奋,我用了大量的 PPT 动画,也用激光笔狂热地做手势。在回答大量问题后,我才想起来,这个幻灯片去年为什么是灾难了,我发誓,来年再次使用这个幻灯片之前一定要修改它。

16:00 – 16:10 – 关门躲在办公室,尽力平静心情,平复在讲课过程中飙升的肾上/腺。狂灌可乐,补水补能量。

16:10 – 16:20 – 查看邮件;浏览 Engadget;刷 Facebook。

16:30 – 17:00 – 当日的最后一次会议,和两位研究生讨论,所剩时间不到一周了就要提交的论文。尽管他们没有大纲和结果,但他们非常乐观,相信能及时完成。我在白板上花约半个小时概述思想和可能的图表,他们则在笔记本上龙飞凤舞地做记录。许下一个模糊的承诺,如果当周能收到论文草稿,我会检查的。

17:00 – 带着汪星人走路回家。这是一天中最爽的时候。

17:30 – 回到家,立刻坐下来查看我在演讲和会议中积累的海量邮件。给我助手发送五个新的会议请求,让他在下周安排好。

17:45 – 20:00 – 家庭时间,晚餐。

20:00 – 假装“工作”,看看邮件,修改一下我下周要用到的幻灯片。由于太累,啥正事也干不了了。喝点酒,然后再次浏览 Engadget 网站。

 

译者后话

也许你看过此文后,会觉得哈佛教授的一天工作时间怎么有点懒散,其实原文评论中也有类似疑问,Matt在回复中解释说,这是他个人不善于时间管理,并非所有哈佛同事都和他一样。另外他也坦承,他在哈佛时就是一个糟糕的管理者(manager)。

此外,在原文评论中,有人匿名吐槽 Matt 一天只工作 7 小时,按理应该是 8 小时。

Matt 回应:本文是半开玩笑的,诸位不必太认真哦。Google 才不会招白痴进来,你们懂得!我不指望在工作时和同事一起喝威士忌。Google 给员工奖励的是“质量”,不是“数量”。此外,我在一天 7 个小时能干的活,大部分普通人得干 15 个小时。不是吹牛!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译者

打赏支持我翻译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2 3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黄利民

伯乐在线联合发起人,关注 IT 和互联网。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97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