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资深IT自由职业者的2010年回顾

编者按:本文作者Matt Raible是一位资深的UI架构师,从事IT行业咨询的自由职业者。他同时也是App Fuse的作者,著有《Spring Live》。Matt选择从事自由咨询是因为他认为自由咨询可以带来更高的收入,同时也比全职工作更自由。Matt提到的更高收入会有多高?编者根据Matt博客中一篇文章的描述,推断雇用Matt的费用每小时至少需要数百美元。以下是Matt Raible回顾自己2010年的文章内容。

2010年是一个heckuva年,可能是我所有特别喜欢的事情之一。它以很多早有预料的开心的事情开始,以诸如旅行、滑雪和放松活动结束。我现在只能抽时间来写这篇文章。在2010年伊始,我有很多目标,头一个就是:快乐/幸福。其他目标有:跑步、滑雪、山地骑车和完成The Bus。我同样也有一些职业目标,包括开源、会议、发表文章和学习新技术。我大约完成了75%的个人目标和50%的职业目标。因为在过去一年中有着很多愉快的经历,因此,对于这两个百分比,我感到很满意。

2009年12月,我开始在时代华纳有线电视公司(TWC)工作,担任Web开发的首席架构师。受雇于帮助他们组建一个能勤奋工作的开发团队,以便尽快建立他们的在线视频系统。1月在弗吉尼亚州,在雇佣几位敏捷教练后,我们开始用敏捷方法培训成员。在那个月,我只写了一篇关于《development infrastructure stacks》的技术文章。在TWC和我现在的gig,我发现下面的组合很受用:

• 源码控制:SVN
• 源码查看器:FishEye
• Wiki: Confluence
• Bug追踪器:JIRA
• 持续集成: Hudson

我们在TWC公司尝试过几个月的Git,但后来转到SVN,因为在我们最为紧张的一个开发周期中,出现了“代码删除”问题。在这期间,我和孩子们(伯乐在线注:Matt有两个孩子:Abbie和Jack)都没有去滑雪,我们写了《How to be a Super Hero》和《The Adventures of Upside Down Man》。

在二月,我重拾Grails知识,开始艰难地教那些不懂Java的开发人员。首先,有很多关于Grails和Groovy的书籍只针对Java开发人员。第二,那些我尽力去教的开发人员,他们更有兴趣学Java。既然我教Grails失败了,我们后来就选择Spring和jQuery来构建我们的应用。因为我们的大多数开发最后都以(ActionScript/Flex、 Objective-C和jQuery/HTML)构建UI,因此,当初的选择还是不错的。

在二月初,我家遭贼,我的笔记本在卧室被盗。还好备份工作做的到位,我并没有丢失任何数据。此外,商业保险弥补了我的损失。我父母过来帮我重建了客厅。我写了一篇《My Future of Web Frameworks Presentations》。同时,因为《Jack was flying past both Abbie and I and giggling while doing it》,作为他的父亲我感到非常自豪。

到三月初,我们在TWC公司招聘组建了一个10人的团队。作为庆祝, 我们去Jackson Hole旅行了一趟。在此次旅行中,最让我高兴的是,看到团队非常团结。Kudos和Chris组成这样一个优秀团队,并一起组织了这样令人难忘的旅行。对于来年的旅行,我们都向往不已。

接下来一周,我飞往拉斯维加斯,参加 ServerSide Java Symposium 大会。其中关于Cloud、 Web Service APIs、 Flex和 Spring 3的会议,以及卡梅隆的《Lessons Learned from the Internet Age》我尤为喜欢。大会结束后,我写了《Future of Web Frameworks and GWT vs. Flex Smackdown presentations》。我的三月是以Trifecta结束的。

在复活节,我买了一台iPad,几天后看了一下。七个月后,虽然我不再迷恋iPad了,但认为它还是比Galaxy Tab好。我用的不是很多,除了在旅程中看电影。我的iPad主要是小孩在用,他们大多数是在玩游戏和NetFlix。之后,我们去俄勒冈州拜访我父母,并庆祝我母亲光荣退休。四月末,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还去了一趟西雅图。

我回到丹佛后,电视关了一个月。我记录下了6月初期的一些经历。在Memorial Day周末,我去Moab山玩山地自行,在沙漠摇滚音乐节上had a blast。在Porcupine Rim骑车花了4.5小时,行程26.75英里。路上经历了几个非常惊险的地方。

六月开始了我们一年一度的Red Rocks骑车之行。在睡了六个小时后,第二天我在Elephant Rock越野行进25英里。第二天,我乘上飞机,前往爱尔兰,参加“爱尔兰软件展会”。我姐姐加入我的行程,我们和Jamie、Rob、John和Josh有一起过得特别开心。返回工作后,我和客户谈论到这次假期时显得尤为太尴尬。

在父亲节,我父母驱车来到丹佛,我们在Great Sand Dunes野营,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周末。过了Dunes后,我父母和孩子开车去Cabin,沿途还去了黄石公园。6月24日,星期四,我在Lodo参加我好友Jason的生日派对。

我今年最喜欢的旅途是去The Cabin,感觉像在家一样。我母亲在四月退休,不久后,父母便搬回蒙大拿。看到他们那样幸福,真的非常高兴。我特别喜欢畅想在未来经常去拜访他们,拜访所有在Swan Valley的亲戚。孩子们和我连夜赶回丹佛(950英里,用了14.25小时),然后回到TWC公司工作。

七月末,去Lost Coast参加Jess和Lili的婚礼 。十分壮观的Party过后是宴会,宴会持续到傍晚。Clint和我发誓要早点睡觉,但我们结果一直聊到关门。Jess和Lili是营造难忘之夜的功臣,尤其是他们在婚礼上的跳舞和具有感染力的幸福。

八月,在庆祝了本博开通八周年后,我们开始了工作上的“60天冲刺”。这“60天冲刺”的目标就是重写我们的视频门户、iPad和索尼蓝光应用程序。我们雇佣Method来设计,为自己挑选了名下的特性后,投入了工作。我在10月记录下了这些努力带来的成功。

我忘了把在丹佛Cruisers “圣人和罪人”的骑车之行记录下来,还有在Red Rocks听B.B. King所带来的乐趣。

八月16日是Abbie和Jack开学的第一天。八月末,我们庆祝了Jack的6岁生日,还有去密苏里参加了我堂妹Amy的婚礼。

九月,我们完成了“60天冲刺”的大都数任务,Trish和我在周末开车去Estes公园参加“苏格兰-爱尔兰节日”。我们骑车(碰巧)遇到阅兵,痛饮了一些啤酒,甚至在河边的住处垂钓。

十月来的好快,我写了《ol团队如何运作》和《defended the Age of Frameworks》。在10月末,我们搬到TWC公司在Wynkoop的Lodo办公室。那周末的万圣节,我们扮成了超级英雄。

十一月一开始就是Abbie的生日,Trish也来了,她是第一次见孩子们。后来我们开始了疯狂旅行,我们买了套票,观看Broncos和Kansas的城市比赛。然后第二天早晨飞往阿姆斯特丹参加Devoxx(同时发布了AppFuse新版本)。周四有个演讲,(演讲过后)不久就发布了《Comparing JVM Web Frameworks presentation》。在The Cabin过感恩节时,我把旅程中的事记录下来了。

我从蒙大拿飞回,在Lodo办公室停留了几日后,和Trish搭飞机一起前往Rich Web Experience。我的演讲进展不错,激发了一些讨论。我们赶往Key West庆祝会议季节的结束。

我返回丹佛,度过了在TWC公司的最后几个星期,又去玩了几天的滑雪,然后前往犹他州参加OverStock的面试。虽然我很喜欢在TWC公司的时光,但我的合同到期了,并且作为一个全职员工,并没有我向往的假期。OverStock的面试是两天,第二天还去了SnowBird滑雪。我对OverStock这家公司(包括人和面试过程)的印象非常深刻,在去机场的路上,我接受了他们的offer。

我们回到丹佛,我尽力完成AppFuse 2.1,然后我们在汽艇上和朋友一起庆祝新年。

2010年我并没有写很多技术文章,大致是因为在TWC公司缺少学习新东西的机会。我期望在Overstock会有所改善,希望能在来年能有更多的技术文章。

在2009年的年终回顾中,我写到:
” 我希望在2010年的3场大会上演讲(或者参加3场大会)、完成The Bus、还有滑雪和山地骑车。” 现在回顾2010年,除了没有完成The Bus,其他的都完成了。

伯乐在线注:译文对原文有所删减,但整体上已经将Matt在2010年工作和主要的庆祝活动译成中文。

 

原文:Raibledesigns  编译:伯乐在线  – 关关

转载请注明原文/译文出处、译文超链接和译者等信息,否则视为侵权,谢谢合作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