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伤痛十五年

Paul Graham 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关于英语作为 IT 从业者的一个必需技能的问题。这个问题引起了各新闻网站和软件开发者的关注[1]。由于提及“外国口音”,而且因特网上有太多容易过激反应的人,这件事也引发了争议。不过这是这个问题最无聊的一面,我不会涉及。值得关注的是通常没有人会谈到“英语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一直感到有些孤单,似乎这个问题只会影响我。所以,我想在这篇博客中分享一些我自己有关英语的经历。

[1] http://paulgraham.com/accents.html

一个漫长的故事

我还记得1998年我和 Sullivan 在我米兰的家中醉醺醺的同时尝试去实现一个我当时在研究的攻击方法。那个方法发布在 BUGTRAQ 邮件列表里,这里有我们当时得到的简单结果: http://seclists.org/bugtraq/1998/Dec/79

请注意第二句里的 “Instead all others”。我的英语现在仍不是很好,但这15年肯定还是有进步的。而 Sullivan 现在在美国和英国的大学执教,所以我想他英语已经很流利了(剧透:我还不是)。重点是,我们当时在研究一种新的 TCP/IP 攻击方法,但我们却没法用英语把它写清楚。那是1998年,我已经感到极度受限于自己用英语交流的困窘,没法在阅读英语技术文档时不用在阅读本身上花太多力气。因为我需要用接近50%的脑力去阅读文字,而非理解内容。

但不管怎样,我始终认为能掌握英语是件不错的事。我一直劝告人们不要花费精力去做技术相关的翻译,因为我相信用一种通用语言来归档和注释源码会更好。况且对大多数人来说,掌握阅读英语技术文档的技能实际上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从1998年起,我慢慢学会了能像阅读意大利文那样轻松阅读英文。我甚至学会了能以书写意大利文的速度来写作英文。尽管在这一点上我陷入了“局部极小值”,正如你们所见:我基本上只能很快地写一些蹩脚的英语,一些足够表达我关于编程的想法,但不足以写作一般性话题的英语。比方说,我不知道表示厨房里大多数器物的英语单词,也不了解复杂句子的构成语法,等等。如今,在最关心的话题上我能轻松交流了,也能让其他人或多或少理解我写的东西,所以提高自己英语水平的压力已经减小了很多…不过,我最近意识到这只是我关于英语的问题里很小的一点。

 

欧式英语,一种有趣的语言

虽然最终能随心自如读写英语了,此前我却几乎未曾和来自英语国家的人交流过。以前我一直是用英语和其他欧洲国家(非英国)的人交谈,比如法国人、德国人和西班牙人。

如今这些国家中使用的英语其实是学校英语课程里使用的英语…这种语言跟美国或英国的英语几乎没什么关系。他们称之为 “BBC 英语”,但事实上不是。这是一种使用英国英语语法,但极度简化过的语言。

那种版本的英语的确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能方便地交流。它的基本语法很容易掌握,只需几个月的练习,你就能用它来交谈了。单词的发音在除英国外的其他欧洲国家也都差不多一样。所以这种英语还是很好用的。

只是有一个问题,这种英语跟英、美、加以及其他英语国家所用的真正英语是没关系的。

 

英语,总归有点乱

现在我分享给大家一个关于英语的秘密:英语是一种散乱的语言。我们意大利拥有悠久的历史,只是政治上统一比较晚。不同的地区人们使用不同的方言,口音也很重。1950年(“电视语言统一化”始于这一年)之前,人们都还使用各自的方言,意大利语只有极少数人懂。西西里语——我多数家人使用的语言——要早于意大利语数个世纪 (http://en.wikipedia.org/wiki/Sicilian_language)

但意想不到的是,不同地区的人在交流上并没有障碍,甚至是与来自瑞典语区的人。意大利语是世界上最简单的语言之一,语言本身冗余性很强。意大利语可以说是信息熵很低,单词一般很长,但每个单词的辅音和元音搭配得很好。没有单词需要特殊发音规则。只要知道每个字母的读音,外加少量特殊组合字母,如”gl(元音)”、”sc(元音)”,你基本上就能正确拼读出99.9%第一次见到的单词。

不同英语国家的人们在相互交流上障碍正表明了英语是多么的奇怪。对于我和其他来自非英语国家的人来说,想要弄懂一个英国人到底在说什么非常、特别、极其难!

就因为英语的这个“特点”,口音不是我的问题(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只要花足够的功夫就能轻松解决),而理解别人究竟在说什么才是。窃以为啊,Paul Graham 提到“口音”,其实是事关英国和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友好态度。英美的朋友们啊,你们不理解我们,我们也不懂你们在说啥。而且很少有人能在知道你听不懂时试着放慢语速。经常是我说了我没听懂,结果他还是一样以光速来重复刚说过的话。

 

不要先学书面英语!

我认为自己学习英语如此之慢的一个原因是我从阅读英文开始,但却从不去听。我的脑袋总想把书面用词和一些有意思但根本就不存在的发音联系在一起。我建议如果你正在学习英语,那就尽早开始去听英语口语。OSX 的 say 程序是个不错的辅助工具,它能为大多数英语单词很好地发音。千万不要学一个新单词而不去学它的发音。

 

内向,还是外向?

在学习英语的经历中,最让我惊讶的事之一是对一门语言掌握的生疏竟能让人变得内向。在外向人群居多的意大利,我也属外向者。在我家人居住的西西里岛,那里外向的人就更多了,我家人多数都性格外向。我感觉自己可能是人群中的焦点(但愿我不是,不过反正我就是很外向)。但现在一旦需要用英语交谈,我就再也不像个性格外向的人了,因为交流上会有障碍。每次需要参加某个会议,或是需要认识其他人时,我就很难受,那简直就像噩梦。

 

太迟了,我们还是学英语吧

我觉得英语只不过是语法简单点,但并不适合作为通用语言。但现实是英语已经赢了,没有机会再改变这一状况。能够更好地用英语交流会是个很好的选择,尽管这也意味这你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学习。这也正是我在努力做到的,我在尽力去提高英语水平。

我亟需提高英语水平的另一个理由是,十年之后我不大可能再全职编程。合逻辑的选择是转到 IT 管理工作上,或是从事大型项目管理,那时不需我要写太多代码。如果你认为自己作为开发者而需要掌握英语,那么在典型 IT 公司的其他类型工作中你只会更加需要,即便你实际“只是”管理许多程序员。

然而英语母语者也应该意识到,许许多多的人正在很努力地学习这样一门难以学习的语言:学习它不是因为兴趣,而是很多人希望能更好的交流才付出巨大努力的。

我期待着终有一天不同的口音可以汇合成一种容易理解的标准语言,这种语言也能作为英语使用人群的通用语。

收藏 1 评论

关于作者:Elliptic_Yang

For the honor of the human mind.(新浪微博:@Elliptic_Yang)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最新评论
  • 欧式英语,一种有趣的语言

    虽然最终能随心自如读写英语了,此前我却几乎未曾和来自英语国家的人交流过。以前我一直是用英语和其他欧洲国家(非英国)的人交谈,比如法国人、德国人和西班牙人。

    如今这些国家中使用的英语其实是学校英语课程里使用的英语…这种语言跟美国或英国的英语几乎没什么关系。他们称之为 “BBC 英语”,但事实上不是。这是一种使用英国英语语法,但极度简化过的语言。

    那种版本的英语的确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能方便地交流。它的基本语法很容易掌握,只需几个月的练习,你就能用它来交谈了。单词的发音在除英国外的其他欧洲国家也都差不多一样。所以这种英语还是很好用的。

    只是有一个问题,这种英语跟英、美、加以及其他英语国家所用的真正英语是没关系的。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