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迈克菲重返科技业 研制D-Central防政府监视

约翰·迈克菲(John McAfee)是杀毒软件公司McAfee的创始人,近年来他在中美洲的冒险经历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现在他又重新杀回高科技界,准备推出一种名为D-Central的技术。据说这种“独立的、平行的、准互联网技术”可以帮助用户避开美国政府的网络监视,以下是《纽约客》的报道:

约翰·迈克菲永远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大多数人想起他可能已经是一年之前了。迈克菲在中美洲丛林的经历,现在似乎比McAfee杀毒软件更加出名。当一个人的生活跟毒品、枪支、年轻女人、贪污腐败、神奇抗生素、秘密实验室、政府突击搜查、谋杀案、追捕,以及适度的偏执多疑扯上关系时,出现这样的状况也不足为奇。(注:迈克菲2008年移居中美洲小国伯利兹。2012年4月,伯利兹警方怀疑他经营一个毒品实验室对其住所进行了突击搜查。2012年11月13日,他又因为涉嫌杀害邻居遭到警方通缉。当伯利兹警方周日下午搜查约翰·迈克菲的住处时,迈克菲将自己埋到沙子里,头顶上放了一个纸板,以便呼吸,躲过了警察的抓捕。)迈克菲逃离伯利兹之后,到危地马拉寻求避难,但被驱除出境。去年12月,迈克菲回到了美国。

John McAfee

John McAfee

再战江湖

之后几个月,迈克菲保持了相对的低调,他搬到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慢慢开始卷土重来。今年5月,他在接受《今日美国》采访时说自己“厌倦了技术。”6月,他发布了一个4分多钟的视频,名为《如何卸载McAfee防病毒软件》。在这个视频里,迈克菲狠狠拿自己开涮,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古怪到极致的百万富翁:吸毒成瘾、随身带枪、性欲超强。其实这是一个宣传视频,目的是为他的网站whoismcafee.com造势。whoismcafee.com改版后成为了一个“一站式”服务,囊括了所有跟迈克菲有关的东西,比如有关他的新闻报道,又比如令人发指的“常见问题”解答。例如,问:“你捣鼓浴盐(Bath Salts,一种新型毒品)吗?”答:“你哪只眼睛从我的言语、构想和思路中看出我是瘾君子了? ”

近日在圣何塞召开的C2SV会议上,迈克菲宣布他创办了一家新公司Future Tense,该公司第一款产品名为D-Central,是一个没有屏幕的、袖珍的、加密用的网络装置,价格不到100美元。 《连线》的编辑乔舒亚·戴维斯(Joshua Davis)曾说迈克菲“成功的部分原因在于,他自己很偏执多疑,总是担心受到攻击,而他很擅长于把这种情绪传播出去。”当然,迈克菲也总是会给大家提供一个解决方案。在上世纪80年代,威胁是计算机病毒,几年前是抗生素,如今则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和政府的监视。Future Tense网站(该网站的配乐很奇怪,有紫色的云彩动画,给人以民间科学家的感觉)上警告说“信息隐私和自由处于危险之中”,然后承诺提供“一项新的、革命性的技术”, 它是“约翰·迈克菲的智慧结晶”。

这项技术即D-Central,迈克菲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他已经“花了5年的时间,相当龟速地开发它”,但是令它加快步伐的是斯诺登的泄密行为。“我多年前就已经知道,我们所有人都处于政府的监视之下,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从容地解释道,语气犹如推销员。D-Central可以避开政府的监控,方法是建立一系列本地的、分散的、加密的无线网络;在这些网络上,用户可以安全、匿名地传输文件和消息。

 

D-Central原理

迈克菲故意含糊了这项技术的细节,但正如他解释的那样,这整个项目确实有点复杂,因为它具有分散性。D-Central装置有点像无线路由器,只不过它不是直接连接到互联网上的。它提供了一个本地的无线网络,你的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可以通过一个应用连接到这个网络上。迈克菲声称,在农村地区,它可以覆盖四分之一英里的区域,城市里可以覆盖三个街区。它采用了“不同于Wi-Fi的传输技术”,没有使用传统的互联网协议进行通信。

每个D-Central装置都支持公共模式和私密模式。如果你在覆盖区域内,你可以加入公共网络,跟其他用户通信。它的关键核心是,每当有人接入和离开一个网络,它的一些特性就会立刻发生变化,让人难以追踪,特别是由于公共模式采用了“没有任何标识”的做法。成为没有标识的人群中的一份子,是用户之所以能够保持匿名的原因之一。当你接入一个这样的网络,你就可以使用D-Central应用,向公共网络里的任何其他人发布文件或消息。“这些本地网络中的每一个,都可以通过中继系统连接到其他本地网络。” 迈克菲解释说。如果足够多的网络连接在一起,它们就可能覆盖整个城市,成为一个庞大的、相互连接的公共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迈克菲并不是第一个设想出本地、分散网络项目的人。之前的例子包括受到“占领华尔街”活动激发的开源项目Occupy.here。其创建者丹・菲佛(Dan Phiffer)现在是《纽约客》的开发者,他曾“在所以可以自由出入的空间附近,有电器插头的地方,安装Wi -Fi路由器,”从而形成了一系列孤立的点,附近的人可以无线连接到这些点。另外,在“桑迪”飓风之后,JR鲍德温(J. R. Baldwin)在布鲁克林的红钩(Red Hook)社区建立了一个网状网络,让社区成员得以互相连接。)

虽然D-Central装置没有直接连接到互联网上,但在每个城市,“我们都会有连接到互联网的hub。”迈克菲说,从网络到网络的中继系统,可以通过互联网传输,让一个文件从一个城市的网络传输到另一个城市的网络。不过,要做到这一点,用户必须切换到私密模式,这样一来,每个人设备上的软件都会产生一个唯一的标识符,让比如洛杉矶的某人将一个文件传输给丹佛的某个特定用户。这个文件会被加密,虽然当它通过互联网从一个城市的数据节点移动到其他城市的的时候是可以被跟踪的,但迈克菲说,你不可能跟踪最终收到的文件的人,你只知道它从洛杉矶移动到了丹佛。因为不保存任何记录,迈克菲说:“我们不知道它传输到了丹佛的哪个位置。我们也不想知道。”然后,如果用户愿意的话,也可以把文件从私密模式移动到公共领域。

迈克菲表示:“D-Central应用会有很多不同的功能。” 他介绍了一系列涉及该应用的现实生活例子。比如,当你路过一个有D-Central装置的餐厅时,你手机上的应用就可以告诉你,该餐厅的“炸薯条不会淋肉汁 ”,所以如果你喜欢肉汁,就不用去光顾这家餐厅了。又比如,开车出行的用户可以通过中继系统收到道路前方发生了交通事故的警报。总之,就像迈克菲描述的那样, D-Central是一个独立的、平行的准互联网,任何人都可以用它分享任何东西,进行点对点(P2P)的通信,而不必害怕被监控。迈克菲说:“我感觉,大学生会排成长龙来买它,”开展安全业务的公司也是如此。

 

潜在问题

但是在D-Central的安全性方面,还存在悬而未决的严重问题。首先,迈克菲不愿谈及“私密”加密方案的细节,因为他声称“如果你让政府知道了细节,你就很难做到让一个加密方案无法破解了。”迈克菲只是说它使用了“非常激进的技术”,他1960年代末在通用电气公司做他的第一份编程工作时想出了这个技术,其速度非常快。他还说“在这个领域里,我可不是菜鸟”以示强调。但是,安全专家通常都会建议使用开源的软件和加密方案,因为这样一来,软件的安全漏洞就无所遁形,软件最终也就会变得更加安全。

另一个问题是:对于该服务的用户以及他们分享的东西,政府能够收集到什么样的数据。虽然迈克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该服务不会保存记录,但他也表示“除非法院开了传票,否则没有人会知道有关你的任何事。”这就意味着,有一些用户数据可能会被政府拿到。迈克菲说“我并不是试图用这个东西来规避法律,”他这么说也很正常,因为他要表示自己愿意遵守法院的命令或政府的要求,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奥巴马政府已反复强调国家安全局的监视行动是合法的,而D-Central看上去就是用来规避这种监视行动的技术。

迈克菲承诺说,在未来6个月内,该系统将“现身说法,让大家了解它的可行性。”届时我们会获知它的更多细节。目前一个7人团队正在开发D-Central装置,其中一个成员吉姆·佐罗姆斯基(Jim Zoromski)长期以来都是迈克菲的左膀右臂。迈克菲面临着资本方面的挑战,因为他不仅要开发设备,还要实现足够大规模的生产,以摊低制造成本。而且去年12月时,有报道说他破产了,但是迈克菲声称,D-Central完全是靠自筹资金开发的,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考虑传统的风投融资”,但是他可以接受“众筹”的融资方式,因为他认为这种方式可能会很有趣。

收藏 评论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