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学四周编程,这位纽约街友已经能开发应用了

《美国流浪汉街头遇伯乐 学编程1个月开发App》http://www.jobbole.com/news/553

(本文以《BusinessInsider》科技记者 Caroline Moss 第一人称角度撰写)

  •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纽约工程师邀请街友学 Coding

大约在一个月前,我首次在《Medium》上读到 Patrick McConlogue 写的〈寻找蒙受不公的街友并教他们写程式〉一文时, 我承认我抱持怀疑态度。

McConlogue 在文章中向读者保证,那位他每天上班途都看到的街友是积极有动力的,于是这位 23 岁、生活在纽约曼哈顿的程式设计师决定这么做。

我的想法很简单,为了尊重他,我将给他两个选择:

1. 我明天回来这里给你美金 100 元现钞。

2. 我明天回来这里给你三本 JavaScript 的书 (基础 – 进阶 – 专业),和一台非常阳春便宜的笔电,接着,等你准备好之后,我会每天在我上班前一小时来教你写程式。

扫视完文章其他部分后,我认为给街友食物或是住宿选择,应该比教他们写程式来得合理吧?果然,当时并非只有我这么觉得,许多人嘲笑 McConlogue 的想法,在《ValleyWag》网站里,甚至有篇〈无家可归现象已解决〉 (Homelessness Solved) 的文章,嘲弄他的做法。

后来,我拨电话给 McConlogue。

我问他:「你知道大家都在取笑这个点子吗?」

他知道,而且他承认他后悔下了那样的文章标题。

如格言所说,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急,授人以渔则解一生之需。McConlogue 说他想实测这项理论,他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因为他相信这位街友愿意接受这项挑战。

他说他隔天要去找那位街友,我告诉他,若有新发展请让我知道。

Fishing

  • 街友 Leo 选择学 Coding,「我又不是没时间学。」

隔天,McConlogue 在《Medium》上宣佈,「这位名为 Leo 的街友将学写程式」。我再次拨电话给他,我说如果这计画几週后仍持续进行,请联络我,我想看看这实验进行的过程。

Leo 同意后,McConlogue 邀请我与摄影工作人员在这週一前往其程式课程,当时正好是 McConlogue 安排给 Leo 的 8 週 coding 课程的一半。

我一早来到西城的公园,NY1 后来宣布那天早上是自 2000 年来最冷的 9 月早晨,McConlogue 和 Leo 很快地向前打招唿,而当摄影工作人员在为访谈作准备时,我与 Leo 聊了 20 分钟,告诉他待会会有哪些类型的问题,我解释说,我想了解一些基本面,但是如果他对某些问题感到不舒服,他并不需要回答。

他透露他在 2011 年时失去在寿险公司 MetLife 的工作;也因为他家附近建起豪华公寓大楼,使得他负担不起原公寓住宿费用 。他说的事情我早已知情,那就是,纽约市生活费用高昂,无论他无家可归的故事是否比他简短的解释更复杂,这仍是不争的事实。

我问他,当 McConlogue 给他前述的两个选项时,他是否有一丝犹豫,或是 McConlogue 有强迫他学 coding 以帮助他证明自己的做法给反对者看。

他说:「我可以在几天内或一週内花完 100 元,但是他告诉我说我可以拿到一台笔电并学新东西,我想我获得的会比 100 元更多」,「我又不是没时间学」。

Leo 告诉我,McConlogue 週间每天早上大约 8 点都会来找他,碰面后立刻开始一小时的课程。他接着说,JavaScript 还有一个叫做 Nitrous.IO 的网站,也告诉我说,他写的 50 个函数里或许只有两个是完全无误的,我很难相信,眼前的他只学了 4 週 coding。

才经过 4 週,他们两个已经开始合作设计 App,预计在 8 週课程结束时完成一个 App,Leo 就像一个好的企业家,不肯让我向外界透露 App 的细节,但我向各位保证,这点子很棒。而且 McConlogue 离开前往工作后,Leo 就花 3-4 小时自己练习写 code,还有阅读 McConlogue 给他的三本 JavaScript 书籍,McConlogue 还给他一台 Samsung Chromebook 还有 WiFi 热点使用。

访谈过程中,我们被各种噪音像是车鸣喇叭声及施工声等等中断,我们受到干扰,但 Leo 却丝毫未受影响,毕竟这是他长时间待的环境,但想像在施工区学习新事物,这可不是件易事啊。

  • 我不在意去 Google 办公室、去接受採访、是不是被利用,我在意的是学新东西

后来他们告诉我,他们隔天要去 Google 与科技部落格 Mashable 进行 Hangout 视讯通话。

「Google 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啊?」Leo 问。我说我从来没去过那里,他非常的震惊,因为他无法理解,他为何重要到、有趣到足以被邀请到去 Google。

我需要知道 Leo 对这整件事怎么想,他是否觉得自己像是 McConlogue 的垫脚石,让 McConlogue 得到每个人都有机会得到的 15 分钟成名时间?他喜欢 coding 吗?他知道 Mashable 是什么吗?

他大笑说:「我不太在意这些,我在意什么呢? 我在学新东西啊,不是吗?我知道我在学新东西,而这就是我所在意的,Patrick (McConlogue) 是我的好兄弟。」

最重要的是,Leo 希望我知道在 McConlogue 来找他之前,他的人生也并不悲惨。他说,McConlogue 是个能突破大家对街友的刻板印象并且给他一次机会的人,他也承认他没想过 coding,他以前甚至不知道 coding 是什么,但他并不因此感到悲惨。「真的很难说服别人说你不是个坏人、毒品成瘾者或失去理智的人,当你自己是街友时,你要怎么说服别人?而这又正好是大家描绘街友的方式。无家可归未必总是负面的,但人们不懂。」

Leo 告诉我说:「我在这之前也有许多美好时分,我现在只想着,或许学一些新东西可以给我更多机会拥有更多美好时分。」

收藏 评论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