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6-7回

《码农故事》第六回

姑娘走到门口,冲他们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说:“抱歉,高爽刚睡着,我怕把他吵醒了。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赵川赶紧说:“没关系。我们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前天高爽来给我们送餐的时候帮我们解决了一个很难的技术问题,所以我们特地过来表示感谢。” 说完最后一句,赵川突然意识到自己乌龙了:俩人都空着手来的,拿什么表示感谢啊?他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叫你嘴比脑子快!
听着赵川说明自己的来意,姑娘脸上浮现出复杂的表情:从警觉、疑惑、担心,到甚至有一点生气,最后是一种无奈的神情定格在她的脸上。段倩站在旁边观察到了姑娘表情的变化,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姑娘,衣着朴素却干净整洁,相貌端庄,气质不凡,绝非一般打工妹可比。段倩心想:这俩人看上去都不像是普通人,为什么会在披萨店里打工呢?

姑娘半天没说话,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过了一会,她看着赵川说:“感谢就不必了。高爽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他是个热心肠,特别是对于编程特别痴迷。可是他不能再接触编程的事情了,请你们也不要再找他,好吗?”
赵川听得一头雾水:“谢谢您告诉我这些,可是我还是不太明白。跟您说实话吧,我本来是想请他来帮我们干活的,我们特别需要他这样的高手,薪水股票都好商量。”

姑娘咬着嘴唇,又是半天没说话。段倩看在眼里,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对着赵川小声说:“可能他们真的是有难处,咱们还是别打扰他们了。先回去吧。”

赵川既无奈又不甘心,可想想人家姑娘把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也不接自己的话茬了,再磨蹭下去未免太强人所难,只好勉强地对姑娘说:“好吧,那我们就走了,请您向高爽表达我们的感谢。这次我们贸然打扰,不妥之处请您多原谅。”

赵川转身刚迈腿要走,就听见那姑娘小声说:“高爽身体不太好,他有比较严重的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医生说他不能再从事脑力工作,不然发展成抑郁症就危险了。”

赵川赶紧转回身子。这个信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可是仔细一想又在情理之中。他关心地问道:“那。。。他这次生病也是失眠的情况吗?”

姑娘忧郁地点点头:“他也不告诉我,可是我就感觉他有点不对劲。那天晚上送完披萨回来,他的心情格外的好,话也比平时多,可下了班回到家里,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二天就发病了。今天我陪着他帮房东干了一天农活,他累得都快散架了才好不容易睡着。我们早就说好了的,不要再去接触编程的东西,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本来都恢复了有快半年的时间,这一下又前功尽弃了。”

说到这,姑娘低下头用手捂着脸,想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可是话音都带着哭腔了:“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段倩的眼泪也差点流出来,赶紧上去挽着姑娘的胳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赵川本来对于应付各种场面是颇为自负的,他在十来年的职业生涯里经历过的事情也算得上丰富了。可是面对这位姑娘,他却一时手足无措,只能安慰道:“别太担心了,现在他不是睡着了嘛。大概说明他的健康状况还是在改善吧。”

姑娘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过了一会她抬起头对赵川说:“不好意思,他的情况比较特殊,也不是因为你们造成的,我刚才情绪有点失控,真是抱歉。”

赵川赶紧说:“理解理解。不管怎么说他也是给我们帮了很大的忙,可我们却帮不上他,反而给你们添乱了。”

这时,赵川脑子里冒出一个冲动的想法:送给他们一笔钱治病?可他随即否定了自己这个主意。其一,对方一面之缘,非亲非故,过于殷勤,反而让人怀疑是别有用心;其二,要治好高爽的病,关键因素未必是钱,也许是时间;其三,公司目前融资不顺利,不能把钱花到无关的地方去。

想到这,赵川一下子理解了高爽和这位姑娘的状况:高爽大概是因为之前编程太投入,没有休息好,导致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脱离编程环境,让身体 — 特别是大脑 — 得到充分的休息。因此,他才选择了从事送餐这种体力劳动,才会选择住在偏僻的郊区,才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的背景。原来如此啊!

赵川决定尊重这位姑娘的意思,不再打扰他们了。他想留下1000块钱给姑娘作为高爽帮忙的酬金,可姑娘坚决不接受,赵川只得收回。再次向姑娘表示了感谢后,他们俩人离开了高爽的家。

坐在回城里的公交车上,赵川和段倩都沉默不语。

赵川在琢磨:自己认识的医学专家里谁在神经衰弱方面比较权威?毕竟做健康社区也在医学领域积累了一些关系,不知道有没有能帮得上忙的?嗯,这两天有空的时候,去找几个专家聊聊看。如果能治好高爽的病,哪怕是他只能偶尔来帮忙出出主意,指点一下方向,也会对公司大有好处的。

段倩则对那个姑娘充满了同情和好奇:她是什么人?看上去和高爽很亲密,也很关心高爽,谈吐之间也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可是为什么却在做服务员呢?她总不会也有什么疾病吧?这些问题她一直想知道,可是又问不出口。 <待续>

 

《码农故事》第七回

回到城里,赵川一看时间已经快到9点,就让段倩直接回家了,自己走着回到了公司。

办公室里漆黑一片,只有莫楠的座位那边反射出一点屏幕的亮光。赵川随手把办公室中间的一排灯开开,对着莫楠说:“我说莫楠,你这么黑着灯干活不怕一会儿犯困么,你当自己是007在偷情报呢?”

莫楠没搭茬,正左手托着腮帮子,皱着眉头看着屏幕,手指头还时不时地挠几下脸上的胡茬子,右手拿着鼠标上下滚动着。

赵川一看莫楠的状态,知道他有进展了。莫楠跟了他将近5年时间,是他最信任的部下。这家伙调试程序的时候相当有规律:刚发现问题开始找原因的时候,他会不停地自言自语,嘴里唠叨着一些粗话,比如:“我操,这么多异常…”,“妈的,数据库怎么会连接不上?”;能够重现问题时他就比较轻松了,嘴里开始哼小曲,最近偏好的是陕北民歌《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再等到他基本想明白哪些代码是罪魁祸首了,他就变得沉默不语,眼睛看着代码脑袋里琢磨着应该怎么修改;琢磨明白之后开始修改代码和调试的时候,如果进展顺利他就会接着哼小曲,要是出错就会切换到粗话模式,直到调通为止。

段倩刚来的时候就对莫楠说脏话的习惯很不满,向赵川告了几次状,可莫楠怎么改也改不了,最后段倩只好换到了离莫楠最远的一个座位,图个耳根子清静。

赵川知道这时候不能打扰莫楠,于是走到自己座位坐下,打开电脑处理邮件。

他刚回复了几封邮件,莫楠就开始哼起了小曲,赵川忍不住想笑,打算回完手头的邮件就过去看看。可邮件还没写完,莫楠又骂上了:“我擦,怎么会出空指针?奶奶个熊的……”

赵川停下手头的事情站了起来,走到莫楠的身后看着他的屏幕。没错,是空指针。

赵川拍拍莫楠的肩膀:“起来歇会,我来帮你调,空指针什么的我最拿手了。”

莫楠先提交了自己的代码,这才有点不甘心地让出了位子,嘴里还唠叨着:“你帮我看看就行了,修改代码还是我自己来呗。我主要是连着调了四个多小时脑袋有点晕,其实就差这一点了,我一会就能搞定。”

赵川边看着代码边哼了一声:“怎么了,你这都还空指针呢就提交代码,怕我把你的代码搞乱了没法恢复啊?我的水平有那么不堪嘛?”

莫楠大概是真累了,没心思接着和赵川争辩。他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把全身都摊开了,看着窗外的街道。办公室里又寂静下来,只能听见赵川敲击键盘的声音。

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赵川就把程序改完了,他边提交代码边对莫楠说:“搞定了!你来看,就是这里少了个判断,单个选项和多个选项不一样,一个是存的字符串,一个是存的数组。”

莫楠躺在椅子里没动,眼睛还是看着窗外,幽幽地说:“老大你说,咱们怎么就做了软件开发这一行呢?”

赵川边敲着键盘边敷衍着:“为啥?‘上辈子作了孽’ 呗!你说的。”

莫楠干笑了几声:“嗨,那是我逗段倩玩,自编的段子。老大说真的,我最近琢磨着,各行各业里,就数咱们做软件开发的最苦了,学不完的新技术,干不完的活。有时候我挺恨那些个做新语言、新框架、新工具的,虽然是方便了,可是老得学新东西,学了没多久又有更新的出来了!你看律师啊医生啊什么的,都是一次学习,终身受益,每年开开会培训培训就行了,还越老越吃香,多好!”

赵川嗯了一声,手里还在忙着更新系统的最后一点工作,对于生产系统的更新赵川可是从来不敢马虎的。

直到更新完成,确认无误了,赵川才站起身来,走到莫楠旁边说:“是啊,别的行业也挺好的,可我就是喜欢编程。你说的律师啊医生啊都是跟人打交道,我呢,更喜欢和机器打交道。我在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在图书馆里看到程序员大神Joel写的一本书,里边有句话大意是:‘许多人选择编程是因为他们喜欢把时间花在一个公平有序、能者为王、靠代码说话的地方’,我觉得太对了。会编程,我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一个产品,根本不必依靠任何人,如果产品做得好会有成千上万的用户来用,这多好!”

莫楠点点头:“老大,我知道你是个理想主义者。其实我也算半个吧,不过远远不如你坚定,经常会有点动摇。”

赵川笑着拍拍莫楠的肩膀:“睡眠不足的时候,理想主义者就会动摇。代码我已经改完了,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莫楠嘴里答应了一声,还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