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8-9回

《码农故事》第八回

新功能上线的第一个星期总是忙乱的。前端和后台都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些小问题,段倩和莫楠每天就忙着调代码、跑测试、部署系统。

本来数据库服务部分是丁勃负责,但他每天都和裴曼耗在一起,不厌其烦地给裴曼介绍系统的功能,讨论市场活动的计划,莫楠只好把他的工作全部接了过来。

段倩的工作量比较小,一般到下午就做完了,但是晚上她也总是陪着莫楠和赵川加班,帮着修改测试用例和跑测试之类的。

有时候莫楠和赵川忙得没时间出去吃饭,段倩就去外面吃完了再给他们带一些回来。段倩带的几乎每次都是披萨,莫楠觉得口味太单调,抱怨了几次,可是段倩置若罔闻。赵川猜测她是借吃饭的机会去接近高爽两口子,但是自己太忙,也了解段倩比较小心谨慎的性格,相信她不至于捅出什么娄子,也就乐得装糊涂了。

到星期五的时候,系统的小问题基本都解决了,系统运行比较稳定。从用户反馈来看,用户普遍对新功能比较满意,用户数增长的速度明显提高,活跃度也有所增长。

赵川看着技术这边的问题基本解决了,就去找裴曼讨论市场的事情。
裴曼一看赵川来了很高兴:“啊,领导终于有时间关心市场工作了。我刚刚准备了一套PPT,正想给你看一下呢。”

赵川笑着摇摇头:“我们内部讨论从来不看PPT。我以前做项目的时候经历了很多PPT演示的场面,99%的时候都是一个外行试图让另外一些外行相信他是内行。两个内行讨论问题只需要一块白板就可以了。PPT这种官样文章太浪费时间。”

裴曼略有些尴尬:“我可不敢说自己是内行啊,才刚刚对产品有了基本的了解而已,还有好多东西要学呢。”

赵川察觉到了裴曼的心理反应,赶紧解释道:“你在市场方面当然是内行。所以我说咱俩只需要白板就可以。我知道你在外企的习惯就是要做PPT,这是专业的方式,不过不太适应我们这种创业公司。我要是说了什么你听着不顺耳,你可别憋在心里,可以反驳我嘛。我是跟码农们混的时间长了,说话有点直来直去。”

裴曼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听丁勃说,以前有VC的投资经理才和你聊了几句就拂袖而去。我当时觉得,你还真是个性很鲜明,立场很坚定的人。一般人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会去得罪VC。”

赵川点点头:“我知道兄弟们希望赶紧敲定融资,可是我更重视VC对我们业务的支持能力。有些VC确实谈不到一块去,我们虽然不是千金大小姐,可也不想嫁给土大款。好了,你就直接说,市场方面你有什么计划,需要哪些资源?”

裴曼发现她一时还难以适应这种讨论方式,以前习惯了“行业趋势 — 市场分析 — 市场策略 — 活动安排”四步法,还真是像赵川说的有点官样文章的意思。可现在要跳过前面三步直接说活动安排,她总觉得有点别扭。

裴曼在脑子里把PPT内容过滤了一下,直接跳到最后一段的总结篇:“我的想法是,针对关注健康的人群有两件事可以做:一是在受众集中的健康平面媒体做一两次专访,扩大咱们平台的影响力;二是请一批保健和医学方面的专家在咱们平台开一个专栏,吸引更多的用户。媒体资源我手头有一些,专家就得靠你来联系了。”

赵川低着头考虑了一会,问道:“这两个方案以前行政的同事也提过。你测算过没有,这两件事的成本 — 包括时间成本 — 是多少,能对业务有多大的推动作用?我觉得你是花了功夫的,对业务也有了一些思考,但是公司的资源有限,我们是否只有这两个选项?有没有投资回报更高的方案?我需要一些量化的分析结果。”

裴曼楞住了,她发现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赵川和这家公司。她本以为凭着自己这几年的经验和在圈里的人脉就可以游刃有余,现在看起来她还真有很多课要补。想到这,她诚恳地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么远,我就是依据经验和直觉想出来的。你说的很有道理,可对我来说难度不小。我回去再好好琢磨一下,下次给你一个更有说服力的方案。”

赵川非常高兴:“好啊,你有方案了随时找我讨论。对了,我想下周末安排一次全体外出的团队建设活动,大家也借机放松一下。你来负责组织怎么样?”

裴曼高兴地说:“好啊!现在是夏天,天气也比较热,比较适合去海边,大家可以游泳、烧烤什么的。”

赵川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委托裴曼来安排,裴曼满口答应了。

赵川回到自己座位,又想起高爽的事情来。现在有点时间了,他想,可以找找专家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待续>
《码农故事》第九回

赵川正琢磨找哪位专家比较靠谱,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他打开一看,是段倩发的,写着:“我在楼下咖啡店,有事想找你说。”

赵川心想,大概是有关高爽的事,不方便在办公室里说。正好自己也在琢磨这件事,真是巧了!

赵川赶紧下楼到了咖啡店,看见段倩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段倩看见他进来,朝他挥了挥手。

等他走过去坐下,段倩指着桌上的咖啡说:“上次看你喝的拿铁,就直接给你点了一杯。”
赵川笑了:“谢谢。你找我有什么事?”

段倩递给他一叠纸,上面打印了一些英文。接着她说:“我找在医学院读研的高中同学帮我查了一些文献,这里有一篇挺权威的论文是关于利用靶向药物治疗神经衰弱症的进展,我同学说从实验数据看起来挺有效的,而且作者在国内。我想这篇文章也许有用。”

赵川仔细看了一下摘要,很多分子生物学名词看不懂,看结论部分似乎结果很理想。他再看作者名单,赫然看见通讯作者写着Song Yin,单位是市人民医院,他猛然想,莫非是尹松,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对,肯定是他!

赵川眉头舒展开了:我之前怎么没想到他呢?不管是论临床水平还是论个人关系,尹松都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想到这,他自言自语地说:“没错,就是他!”

段倩听糊涂了:“你说什么啊?”

赵川看着段倩笑了:“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尹松,我和他还比较熟。两年前咱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帮他做过一套科研数据库系统。后来我和他一直保持着联系,上个月还和他见过面。我得找他去。”他说着就站了起来,拿着咖啡就走。

段倩还没来得及说话,赵川就大步流星地走了。段倩撅着嘴看着赵川的背影,嘟囔着:“怎么这么急,话都没说完呢。”

人民医院离得比较远,赵川决定自己开车过去。路上他回忆了一下尹松的日程,周五下午他应该是在科里开科研例会,大概不会太忙吧。

大约一小时后,赵川到了尹松的办公室,果然听见里边在开会。赵川在外边等了二十多分钟会才结束,几位医生走了出来。

等医生们都走了,赵川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尹松抬头一看,显得很高兴:“赵工,快进来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赵川边往里走边扬了扬手中的文献:“看到你的一篇大作,特地来请教。”

尹松哈哈笑起来:“你现在不是不做科研系统了么?对了,正好我这里有个国家重大专项课题申请正在写本子,数据库部分你来帮我参谋参谋。”

赵川坐下说:“我们现在是不做单个项目了,专心做健康社区平台。我来找你是因为有个朋友用脑过度得了神经衰弱,我们找到一篇文献是关于靶向药物治疗的,一看作者是你,我就过来想请教一下,这种治疗方式现在应用的情况怎么样,能不能给我的朋友用这种方法治疗?”

尹松接过文献扫了一眼,摇摇头:“这只是科研结果,离临床应用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你仔细看看内容,实验对象是小鼠,毒副作用都没涉及,而且致病机理也不一定相同。就算对人有疗效,临床试验起码也得做上十年八年的,药物才能通过审批用于临床。”

赵川很失望:“哦。他现在偶尔一用脑就容易发病,难道就没有什么好办法么?”

尹松说:“这倒是很常见的症状。临床的事情不能泛泛而谈,必须先看看病人具体情况如何,再定治疗方案。下周二下午5点以后我有点时间,到时候你直接把他带过来吧。”

赵川感动地站了起来:“太感谢了!那我周二来。你这么忙,我今天就不打扰你了。”

尹松摆手示意他坐下:“别走啊。我正忙着写本子,明天就要交上去了。你得帮我看一下数据库部分的方案和预算。你是最了解我们的科研数据库的,这部分就交给你了。”

赵川一拍脑门:“对对,我一激动把这事给忘了!”他拿着打印出来的草稿,翻到数据库部分仔细看了起来。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