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10-11回

《码农故事》第十回

赵川看完尹松的课题申报书,觉得信息部分的总体方案写的挺不错,只有设备部分有些落后了。他建议尹松不必采购服务器这些硬件设备和配套的基础软件,可以把数据库平台部署到云平台上,比如亚马逊的AWS,这样既能降低成本,又省去了维护系统平台的人工和网络接入的费用。尹松不以为然,说不这么申报,三千万的经费怎么花掉?评审专家才搞不明白云是什么玩意儿,没有看得见摸的着的东西,怎么申报课题成果?所以不管赵川怎么说,他都不为所动。
讨论了半天,眼看天都黑下来了,尹松拉着赵川到医院外边的饭馆吃了顿饭,饭桌上俩人又讨论了半天,最后赵川被尹松说服了:想要拿到经费,就只能这么做方案。

尹松指着桌上的预算表说:“其实我这点服务器算什么啊。告诉你吧,市中医院去年拿了一个国家级重点课题,经费五千多万,人家花几百万买了两台小型机做双机热备份呢。其实他们的系统就不到十个用户,一个月才录一次数据,一年多下来也就采集了几千条数据吧。可就这样,不还是照样通过了评审嘛!”

赵川摇着头:“这也太浪费了。这数据量,一台PC机都足够应付了。得了,你心里有数就行,其他的忙恐怕我也帮不上。我手头还有点事,还得回趟公司。”

尹松笑了:“多谢啊,你帮我看了,我心里就有底。下周二记得带你那位朋友过来。”

赵川回到公司楼下停好车,一看表已经是晚上10点了,可楼上办公室还亮着灯。进办公室一看,段倩、裴曼和丁勃正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看见他进来都没顾得上和他打招呼。赵川凑过去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原来他们在讨论市场方案如何量化评估的问题,虽然很热闹,可是明显思维差别太大,裴曼想的是怎么出效果,丁勃和段倩想的是如何实现,说了半天还没找到共同的切入点。

赵川等着他们七嘴八舌说完一段的功夫,插话道:“都10点多了,你们先回家吧,明天我有空的时候跟你们一起讨论一下如何?”

丁勃一拍手:“那好啊,老大看问题那是相当准的。”

裴曼迟疑了一下说:“我感觉这么讨论很难有进展,我还得对咱们这种社区的业务模式再深入了解一下,等我整理好了思路再找你们讨论吧。让你们陪我讨论到这么晚,实在是不好意思。”

赵川点点头说:“也好。这么晚了,你们快回去吧。”

丁勃和裴曼答应着,收拾东西走了。段倩却还在磨蹭,赵川走过去问:“你今天怎么也耗到这么晚?市场那边的事情你之前又没参与过,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段倩瞪着赵川,有点不高兴地说:“今天在咖啡店,我还有事没说完,你就跑了。”

赵川很惊讶,在段倩座位旁边坐了下来:“还有什么事啊?现在能说吗?对了,我今天找了专家,他说下周二可以带高爽过去看看。”

段倩激动地问:“那篇文献上介绍的方法有效吗?是不是靶向药物的效果特别好?”

赵川摆摆手:“那是科研,到临床应用还差得远呢。专家说先看看病情再说。”

段倩有点失望:“啊?还不能用啊?可宋琳说他们不想再去医院看了,已经对专家失去信心了。”

赵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宋琳?宋琳是谁啊?”

段倩一撇嘴:“就是高爽的女朋友嘛,那个服务员。我最近跟她聊了不少,也大概知道了他们俩的情况。”

赵川恍然大悟:“哦,是这样。那你说说,他们是怎么个情况?”

段倩叹了口气说:“他们俩还真是挺不容易的。俩人从小就在一个大院里长大,高爽的父母都是工人,宋琳的父亲是党委书记,俩人打小就特别喜欢在一起玩,高爽小时候还为了宋琳和一些小痞子打过架,好几次都被人打得头破血流的。”

赵川插话说:“真是青梅竹马啊,这也太早恋了吧。”

段倩白了他一眼:“什么啊!人家是高中才确定的恋爱关系。大学四年都是异地,高爽去外地学的计算机专业,宋琳是在本市学法律专业,高爽毕业后回来找的工作,俩人才终于又在一起了。”

赵川干笑了几声:“我瞎说啊。那他怎么得的病呢?”

段倩说:“他在大学的时候就有轻微的失眠。工作后碰到一个大项目,他特别投入,几乎天天熬夜,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有一次连着熬了40多个小时,就犯病了。”

赵川刚想说话,段倩又接着说:“最感动我的是,宋琳为了照顾高爽,把律师的工作都辞了,陪着高爽在披萨店里打工,做服务员,回家就给他洗衣做饭什么的,照顾得特别细致。”

赵川问道:“这我就不明白了。照顾他也未必需要辞工作啊,下班回家照顾不就得了么。”

段倩说:“我开始也不明白。可是宋琳说,高爽这个人自尊心特别强,如果俩人落差太大,他的心理压力会更大,不利于他恢复,所以找了个借口把工作辞了。而且平时高爽也不太善于和别人沟通,自己不陪着不放心,怕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没个人帮他缓解,病情会恶化。”

赵川不由得感叹:“这位宋琳真是个好姑娘啊。要是我也能找到对我这么好的老婆,那我这辈子混成什么样都知足了!”

段倩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才抬起头问:“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 <待续>
《码农故事》第十一回

赵川和段倩商议了一番,俩人达成一致意见:由段倩去劝说宋琳,争取让高爽下周二去尹松那里看病;如果他们同意了,段倩负责陪同去医院,赵川负责提前和尹松联系确认时间。

赵川松了一口气:“段倩啊,这件事多亏有你上心了,要不然我现联系他们肯定来不及。”

段倩有点犹豫地说:“这倒没什么。不过呢,现在咱们虽然是上心了,可未必会有什么结果啊。也许忙了半天,高爽的病还是不能完全治好;或者即使完全治好了,可是论人家的技术水平,恐怕也未必会来咱们这里吧。毕竟有很多公司的工资比咱们高多了。到时候万一他来不了,你能接受吗?”

赵川装出生气的样子瞪了段倩一眼:“你也太小看我赵某人了。我之所以想帮高爽,完全是出于一种英雄惜英雄的心理,不忍心看着这样一位大牛落得如此境地。至于他好了以后来不来,我其实也没抱多大希望。他能来当然再好不过,不来,最起码我们也能交个朋友吧!平时可以切磋切磋。这我就知足了。你啊,太急功近利,毕竟是too young,too simple!”

听到赵川给自己扣的帽子,段倩马上撅起了嘴,不服气地反驳说:“谁急功近利了?我就是同情宋琳而已,高爽来不来和我又没什么关系!我是担心你这位英雄一开始想的太好,可最后结果不如愿的时候会很失落,所以才给你提个醒嘛。”

赵川哈哈笑着说:“好好好,说真的,你确实帮了我的大忙,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段倩调皮地笑着说:“我听说呀,老板感谢员工最好的方法,就是涨工资。”

赵川尴尬地挠了挠头:“呃,确实,就是不算这次的功劳,以你现在的技术水平,也该涨工资了。可是最近财务压力比较大,等这次融资成功了,我第一个给你涨,好不好?”

段倩笑了笑:“英雄老板,我是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啊。我来这里时间不长,可是学到了很多技术,也长了不少经验,已经受益匪浅了,工资够花我就知足,你不用急着给我涨。倒是丁勃……”说到这,段倩赶紧打住,心想:我这样不成向领导打小报告了么,丁勃是偶尔会私下发牢骚说工资太低,可自己不该说出来啊?于是她改口说:“丁勃最近比较辛苦,又要忙开发又要帮市场,要是涨工资就先给他涨吧。”

赵川看着段倩,似乎看出了她的小心思,点了点头:“嗯,他的事我会另外考虑的。改天我先请你吃饭。今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家吧。”

段倩看了看时间很惊讶:“呀,都11点多了。你回来肯定还有活要干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你不用送我。”

赵川摆摆手:“活哪有干的完的时候?算了,今天不干了,我送你回家。”

段倩知道赵川不是客套,也就不再推脱了。于是,俩人一边说着地址、路线,一边下了楼。赵川还讲了个从尹松那里听来的关于医生的笑话,把段倩逗得笑出了声。

等他们上了车,不知道为什么,俩人都觉得有点尴尬。虽然他们在咖啡店、办公室讨论高爽的事情都能谈得热火朝天,可是车门一关,车里就成了一个与外部隔绝的小世界,安静而隐秘。他们一时都想不出该说点什么好了。

赵川启动了汽车,咳嗽了两声,打开了CD机:“嗯,我最喜欢听这个,Dire Straits,你听,吉他弹得特别好。”

段倩嗯了一声,眼睛看着窗外。音乐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默,让他们感觉轻松了一些。

过了一会,赵川的手机“滴滴”响了两声。赵川开着车没办法看,只能自言自语地说:“谁啊,这么晚还发什么短信。”

晚上车很少,没多久就到了段倩住的小区外面。赵川一边把车开进小区,一边没话找话:“这小区,环境,挺好的,挺不错的,这么多树,还有草地,不错不错。”

段倩瞥了他一眼,有点想笑,又使劲憋回去了。

到了段倩住的楼下,赵川把车停在路边。段倩下了车,对赵川说:“谢谢你送我回来,你也快回家休息吧。”

赵川问:“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上楼行吗?用不用我陪你上去?”

段倩说:“没事,电梯有个阿姨开,她12点才下班呢。你快回去吧。”

赵川答应了一声:“好,你先走你的。我要看一下短信。”

赵川说着掏出手机。等他看完短信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段倩走进了电梯。赵川又拿着短信仔细看了几眼,然后皱着眉头开车走了。

段倩回到家里,想起赵川没话找话的笨拙样子,忍不住微笑起来。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