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12-13回

《码农故事》第十二回

赵川在回家的路上一边开车一边琢磨,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过了一会,他决定先把车停到路边,又拿出手机来看。短信是裴曼发的:“丁勃跟我说他要辞职,已经去DWC面试过了。可DWC正在和绿社会谈收购,会不会有麻烦?”
赵川按下“回复”按钮输入“没事”,然后摇摇头,又删掉改成“他什么时候说的?”,想想还是觉得不妥,又删了,再改成“他辞职的原因是什么?”,却迟迟不按下“发送”按钮,只是拿着手机看着发愣。

又过了一会,赵川终于拿定了主意,取消了短信,直接拨通了裴曼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裴曼的声音:“喂,领导,看到我的短信了?”

赵川嗯了一声,问道:“这么晚还打扰你,实在不好意思,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裴曼痛快地说:“没问题啊,我刚和丁勃聊完回来。觉得这个事情挺重要,但又怕你已经休息了,所以才发的短信。”

赵川说:“谢谢你及时告诉我。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辞职吗?”

裴曼的口气有点犹豫:“嗯……大概是因为DWC给的薪水更高吧,而且他一直想去大公司尤其是外企,觉得在那里上班更体面……”

赵川说:“那倒是,他这点心思我也知道。另外,你的担心确实是存在的,虽然从技术上来说有人可以替代他,但是他跳槽到DWC,可能我们产品的一些技术细节会泄露给竞争对手。”

裴曼有点担心地问:“那怎么办?你有什么办法能先把他留住吗?”

赵川坚定地说:“想走的人是留不住的。一个公司也不能过分依赖员工的忠诚度。技术上的事情我会和莫楠讨论,市场方面的想法你就别再和他多聊了,有问题找我。我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吧。”

裴曼答应了一声,又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挂了电话。

赵川又发了一会呆,正准备开车回家,电话又响了。

他拿起来一看,是裴曼打来的,刚按下“接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电话那边裴曼说:“领导,还有个情况我不知道和丁勃辞职有没有关系……”

赵川反应过来了,这就是刚才裴曼犹豫的事情,估计挺重要的。他马上答应:“嗯,你说吧。”

裴曼接着说道:“本来这是他单独跟我说的事情,我开始觉得不应该告诉你,可是他的那种状态……我觉得挺危险的。他……今天晚上向我表白来着,我没答应,他就有点不高兴,自嘲说他自己又土又穷配不上我什么的,后来情绪有点失控了,发牢骚说公司里就没人把他当回事,莫楠才是你的亲信,大家都挑他的毛病就是因为他好欺负什么的。最后他还说,外企有什么了不起,他去面试的时候DWC都特别重视他,等他去了DWC,你们有后悔的时候。我劝了他半天,可是没效果……”

赵川良久无语,然后叹了口气:“没想到,丁勃会有这么多想法,却从来不表现出来。”

裴曼也感叹道:“是啊!我当时越听越觉得面前简直是另外一个人,回来再想想,觉得挺可怕的。”

赵川又在脑子里盘算了一番,然后说:“你别担心了,这事我会处理。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背景。其他还有什么事情吗?”

裴曼回答说:“其他没什么了。”于是俩人互致晚安,挂了电话。

赵川回到家,躺在床上却睡不着。丁勃放出了一些狠话,但是他会做什么?他禁不住在脑子里盘算起来:下一步该采取哪些措施呢……

选项一,先和莫楠讨论一下?赵川觉得不妥。丁勃还没有正式提出辞职,只是裴曼私下通报的消息,自己知道后做好准备就行了,不宜再扩散出去。

选项二,直接找丁勃确认然后摊牌?也不好,这样等于把裴曼给出卖了。

选项三,假装不知道,但分配丁勃去做另外一个实验性的新模块,让丁勃不能接触生产系统和代码的主分支?似乎是个好办法,正好前一阵他们讨论过把数据库移植到NoSQL上的可能性,丁勃当时还介绍了一番NoSQL的发展态势,推荐了一个图结构数据库,说它适合用来保存社交网络中的各种用户关系。这次正好顺水推舟,让他去尝试一下。嗯,这个值得考虑。

可是,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呢?

赵川想起莫楠以前对自己的评价:“最优解强迫症”中度患者。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确实,对于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他总想穷尽所有可能,找到最好的解决办法,不到最后关头,他都很难痛下决断。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优点还是缺点。

就这么想着事情,迷迷糊糊地,赵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十三回

第二天早上醒来,赵川突然想起一个人:朱斌,公司股东,第一个给他投钱的天使投资人,某互联网上市公司前资深工程师。

赵川一拍脑袋,自言自语道:“对啊,找老大哥,他有经验,而且见多识广,肯定能给我支点招!”

说是老大哥,其实朱斌比赵川只是年长3岁而已。别人觉得他的经历很传奇:创业公司技术核心,上市后30来岁就退休改做天使投资人,主要投资健康信息产业,还去大学旁听了很多生物学课程,并把家里的地下室改造成了一个小型生物实验室,沉迷于生物实验。可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撞上了狗屎运”,说自己其实从小感兴趣的是生物学,可高考的时候按家里的意思选了计算机专业,本科因为成绩不理想,推研不成只好毕业去了个刚成立的小公司,没想到几年后公司上市了。

他匆匆爬起来,洗漱完毕就给朱斌打了个电话。朱斌正好在家,听他说了几句,就让他来家里谈。

赵川赶到朱斌家,朱斌媳妇给他开了门,告诉他朱斌正在后院。他和朱斌媳妇寒暄了几句,走到后院一看,朱斌把后院原来的草坪几乎都给铲光了,在土地里搭了几排架子,上面种了一些植物,只留了一小块地作为休闲场所。可是左看右看,没看见朱斌的人影。

赵川喊了一声老朱,就听见最远的一排架子后面冒出一个声音:“小赵,我在这儿呢。你来看看我的作品!”

赵川顺着声音走过去,一看朱斌正光着膀子在地里干活,给几株黄瓜秧除草。他很好奇:“老朱,你这是给自己种黄瓜吃呢?”

朱斌抬起头看着他,得意地说:“这可不是一般的黄瓜,这是我自己做出来的转基因黄瓜,用它做表达系统培育植物疫苗,这可是前沿性的技术啊。你看它的颜色,是不是有点特别?可惜这一次的试验不太成功,我还得再查查资料。”

赵川摇摇头:“这个我听不懂。再说我现在哪有心思听这个。你还是帮我分析一下我的麻烦事吧。”
朱斌除完草,一边蹲在地上给秧苗浇水,一边说:“这点事没什么大不了的,随他去呗。”

赵川大为诧异:“喂,你投的钱还在里边呢!你总不希望最后打了水漂吧?怎么能随他去呢?”

朱斌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看赵川说:“核心员工流失的问题哪个公司没碰到过?要是跑个人投资就能打了水漂,这公司压根就不值得投!”

赵川叹了口气:“道理是没错,我说的可能有点过于严重了。可是源代码……”

朱斌边干着活边说:“你一开始没把源代码分级别管理,这确实是个失误。不过事已至此,亡羊补牢也不晚。后面的路还长着呢。”

赵川疑惑不解:“怎么补救?如果丁勃已经复制了源代码,怎么能消除?你是说找律师还是什么?”

朱斌摇摇头:“不不不。你得把眼光放远一点。代码复制了就是复制了,电子的东西没办法消除。这件事对你的意义在于往后。建立代码分级管理的体系,让非核心人员不能接触核心代码,趁着现在规模还不大,功能还不多,把这个漏洞补上,也算是坏事变好事了。”

赵川追问道:“你说的有道理。可是眼前怎么办?”

朱斌拿起浇水壶,站起来给黄瓜秧的叶子浇水:“眼前啊,接受现实,尽量补救吧。这方面我相信你不会没有思路,那就大胆地去做嘛。我是局外人,就不操这个心了。创业中遇到问题很正常,关键是要找到问题的源头解决掉。其实这和调代码是一个道理。”

赵川很郁闷地说:“哎,回头想起来,还是我用人有问题。”

朱斌回头拍了拍赵川的肩膀:“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Linus说烂程序员关心的是代码,好程序员关心的是数据结构和它们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做管理也是一样,烂管理者关心的是事情,好管理者关心的是人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数据结构选对了,代码会很简单,人选对了,事情做起来也就会顺利。我刚开始做投资的时候,看见投资的公司出了问题,我比他们还着急,恨不得跑到一线去帮他们调代码。后来投的公司多了,才发现关键是看对人,只要人看对了,事情基本就错不了。你作为管理者,其实也是一样,用对人才是最关键的。这次就当吃亏换个教训吧。”

赵川有点不服气:“你说的轻松,难道你投的公司就没有一个失败的?”

朱斌笑了:“有,当然有!投资是个概率的学问。投10个公司,8个失败2个成功,成功的那2家给你带来10倍回报,你还能赚回2倍的投入。人的知识和经验总是有局限性的,所以必然会有看走眼的时候,加上天灾人祸也难免,只能接受。就像你这次,只能认了,尽可能补救嘛。”

赵川叹了口气:“这个公司对你来说是10%,可对我是100%,我就做不到你这么超脱。”

朱斌朝他伸出大拇指表示赞许,然后放下水壶,拍了拍手上的泥,指着角落的桌椅说:“我干完活了,走,咱们去那边聊。”

俩人坐下,朱斌穿上背心,叫媳妇给拿了点饮料过来,然后接着赵川的话往下说:“你这个心态是对的,毕竟你是管理者而不是投资者。要是你也玩超脱,我就该着急了。其实,就从你对这件事情的反应来看,我投给你就算没看走眼。你是一个尽职的管理者。”

赵川心里暗暗佩服朱斌。有经历的人看问题,果然是主次分明,条理清晰。虽然他只比自己大几岁,可是相比之下,自己遇到问题总是眉毛胡子一把抓,分不清重点,总是在救火,这水平确实是差远了。赵川心想,我得让他经常来关心一下公司的业务,帮着出谋划策。

赵川挠着头,试探地问道:“老朱,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我想请你每周来公司看看,指导一下我们的业务。你有空吗?”

朱斌摇摇头:“我从不参与公司的具体经营决策。业务是要看细节的,就算我水平再高,如果只是每周来看一眼,蜻蜓点水,出的招那也往往是歪招。再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要是不相信你,一开始就不给你投钱了。”

赵川无奈地说:“那你投了钱,我们在做什么都不了解,你就不怕风险太大么?”

朱斌神秘地笑了笑:“我怎么会不了解,每星期我都会上你们的网站看看。每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我也都仔细研究了。而且,我还有个内线,你不知道吧?哈哈哈。”

赵川震惊了:“内线?谁呀?”

朱斌哈哈笑起来:“其实也不是我安排的。人家在大学的时候参加创业大赛,你正好在大赛的活动里介绍了自己的公司,人家就奔着你的公司去了。”

赵川瞪圆了眼睛:“段倩啊?”

朱斌点点头:“没错,她是我妹妹。”

赵川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可她……”

朱斌看出他想说什么,直接说:“她随我妈的姓。我爸起的名,希望男孩文武双全,女孩温柔美丽。”

赵川有点发懵。原来身边竟然有个投资人的卧底,自己却一点也没有觉察到。可是,朱斌为什么要揭开这个秘密呢?这说明他充分相信自己还是什么?

朱斌看出了他的疑惑,接着说道:“嗨,什么内线不内线的,开个玩笑啦。她从小就个性独立,自己选择的你们公司。平时她也不和我聊公司的事情。其实吧,我也懒得问,有问题找你不是更直接么。”

赵川尴尬地笑了几声:“我倒不是怕有内线。就是没想到,段倩和你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朱斌点了点头:“我这个妹妹从小个性就比较强,认准的事情谁也拦不住。我本来想让她来帮我,可她偏不愿意沾我的光,所以我一直也没和你说起她。可是说句实话,在我心里啊,你这家公司和我投的别的公司就是不太一样,我特别希望你们能成功。”

赵川笑了:“段倩有你这么个哥哥,还真是有福气。”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