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18-19回

《码农故事》第十八回

第二天,赵川起了个大早,简单吃了点早餐就赶到公司。在同学聚会上听陈呆子提到了他们现在用的一种新技术,可以让前后端以异步方式进行数据交换,他觉得特别适合自己的产品,性能上应该会有很明显的改进,对于降低运营成本是大有帮助的。所以他想先找一些有关的资料看,然后找技术组的几个人讨论讨论。

研究新技术的一个麻烦事就是没有中文文档,好在赵川英语水平还可以,加上平时强迫自己尽量看英文资料,所以找到的一些材料他看起来还不太费劲。正在他看得入神的时候,一个身影走到他的办公桌旁边,接着他手边出现了一杯咖啡。他停下来往旁边一看,是段倩。

段倩冲他一笑说:“大杯拿铁,算我请你的,不用给钱了!”
赵川也笑了:“500万带来了吗?我得数数。”
段倩撇了撇嘴,回自己座位干活去了。赵川看着段倩的背影,感觉她今天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再低头看着桌上的咖啡,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拿起来喝了一口,感觉格外的香。

过了一会,裴曼推门进来,走到段倩座位边略显夸张地赞叹道:“哇,段倩,你这条裙子哪买的,好漂亮啊!一定很贵吧!”
段倩笑着说:“不贵啊,昨天我在批发市场买的。”
裴曼连连赞叹段倩会买东西。正好莫楠背着包哼着小曲走了进来,从两个女生身边走过去,突然站住回过头说:“嘿,段倩,头一回看你穿带颜色的衣服,还是裙子!以前我还以为你属大熊猫的呢!”

段倩瞪了他一眼。莫楠满不在乎地坏笑了几声,转身朝自己座位走去。裴曼瞥了一眼莫楠的背影,小声对段倩说:“别理他。我就没见过这么贫的工程师,就他这张嘴,一般的销售都比不过。做个程序员还真是委屈他这嘴了!”

段倩被裴曼逗笑了:“是啊,我们都说最适合他的职业是相声演员。”
莫楠的耳朵似乎听到了点什么,在座位上哼唱起来:“请你们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一个bug ……”
裴曼捂着嘴笑:“没错。不过他今天不能改行,我有个市场的好点子,需要找他商量,你有空也一起来吧?”

段倩很抱歉地说:“呀,今天没时间。我今天要调一套CSS,做一套有暑期特点的页面样式模板,也许可以和你的市场活动配合一下。不过我今天先得把设计做完,要不你们讨论完了给我讲讲你们的想法?对了,等会丁勃来了,你可以让丁勃和你们一起讨论,他现在对市场比较了解了吧?”

裴曼听到丁勃这个名字,马上含糊地答应着:“嗯嗯,也好。那你先忙着,我先去把思路整理一下。”

办公室里又变得安静起来,大家都在埋头做自己的工作。过了一会,裴曼找到莫楠,俩人在一个小角落小声讨论起来。说着说着,莫楠突然一拍桌子:“好啊!这个思路我觉得不错,统计数据我很快就能给你。”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响声吓了一跳。赵川放下手头的文档也凑了过去:“你们俩说什么呢?这么激动。”

裴曼小声对赵川说:“我想从咱们积累的用户数据入手,做一些统计,对活跃度最高和活跃度最低的用户群体进行比较,分析一下他们的特点,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规律,再针对这些规律来设计市场活动。”

赵川点点头,琢磨起这个方案来。裴曼的这个想法的确高明,理论上可能设计出最精准的活动方案。不过能不能找到规律谁也说不准,关键还是数学建模的水平如何。自己的水平肯定是不够的,莫楠也够呛。

空有好点子,却没有合适的人来做,这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他猛然间想到,陈呆子是建模高手,参加过全国竞赛拿过名次。自己可以找他帮个忙,给他讲清楚业务逻辑,由他来设计模型,莫楠负责数据分析。这下应该没问题了。

拿定主意之后,赵川赞许地看着裴曼说:“这个方案很好,Amy果然是市场高手。不过你们还需要一个建模高手帮忙。我帮你们找个人,等他有空你们就尽快开始。”
裴曼和莫楠答应着,各自干活去了。赵川给陈呆子打了个电话,陈呆子满口答应,但强调说只能下班以后晚上来干活。赵川表示理解,毕竟是利用业余时间帮忙嘛。

眼看快到中午,丁勃匆匆忙忙地推门进来,也不跟谁打招呼,就直奔自己的座位坐下,打开电脑折腾了起来。过了一会,他走到赵川的座位边对赵川说:“老大,有个事我想跟你单独说。”

赵川看了一眼丁勃。对方的表情很复杂,心虚、得意、愧疚、怨恨,还有一丝忐忑不安,都写在丁勃的脸上。赵川想了想说:“中午了,要不咱们一块去吃午饭吧。”

俩人坐在楼下的小饭馆里,每人点了一份拉面,边吃边聊。
丁勃开门见山地对赵川说:“老大,我要辞职。”
赵川一点也没感到意外。他继续低头吃着面条,一边问道:“能说说原因吗?”

丁勃肯定早有准备,说了一堆套话。赵川听完总结为三大原因:个人技术水平不足,需要逐步提高,而创业公司需要每人独当一面,自己缺乏信心;创业公司薪酬不高,期权也不知何时能兑现,自己面临谈对象成家的压力,经济条件亟需改善;毕业后这么多年一直在小型公司工作,很想去大公司扩展一下视野,提高自己的职业化水平。

赵川听丁勃说完了,又问:“这些我都能理解。能不能告诉我,你下一步打算去哪家公司?”
丁勃眨巴了眨巴眼睛,说:“我还没确定呢,打算在家先休息一个月再看。”
赵川点点头:“好吧。既然你拿定主意了我也不留你,你下午找行政办离职手续就行了。” <待续>

 

《码农故事》第十九回

吃完午饭,丁勃匆匆办完手续走了。赵川给尹松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明天高爽过去咨询的时间,尹松确定没问题,但在电话里请求赵川帮他一个忙。
赵川爽快地答应着:“没问题,需要我帮你做什么,你尽管说。”

尹松为难地说:“就是我那个课题,因为有个老权威插了一杠子,把我的经费给砍走了一半。现在软件那部分没预算了,你能不能帮我改改以前的那套系统,让我先对付着采集一些数据,等我有别的预算了一定给你补上。”

赵川挠了挠头。这事说好办也好办,无非是找两个人写点程序,估计2个月时间就够了。说难办,是现在丁勃也走了,核心技术人员就剩下莫楠和段倩,加上自己偶尔客串一下。要是帮尹松干活,钱倒不是主要问题,关键是自己的核心业务会受影响。可是已经答应人家了,又不好反悔。这可真是个难题啊!

尹松听电话这边没声音,知道赵川有难处。可以尹松的性格,是重事不重人,对于自己想做成的事,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他虽然知道赵川有难处,也绝不主动给赵川台阶下,所以他就拿着电话等赵川的回应。

赵川没办法,只能先答应下来:“行。我来帮你搞定,钱的事以后再说。”
尹松放心了,这才说了句客套话:“多谢了老赵,我这事不太急,三四个月能弄好就行。”
赵川心想,三四个月?半年之内恐怕都够呛。不过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干了。

放下电话,赵川把莫楠找来商量。莫楠听赵川讲了讲尹松这次课题的数据管理需求,托着腮帮子直发呆。赵川说完了问:“要是让你来做,你估计多久能干完?”

莫楠叹了口气:“这活啊,没法干。咱们以前做的那个系统是专门给他自己的课题做的,数据结构和现在的需求都不一样,而且还有好多外部单位协作,权限管理也更复杂。要是拿以前那套代码来改,我看还不如重新给他做一套呢。”

赵川摆摆手:“那肯定不行,你一个人重新做没有四五个月下不来,太耽误事了。要不然咱们花点钱给他外包出去?”

莫楠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外包一点不省心,得有个人给他们整理需求,还得盯着进度和质量,花的时间比自己干少不了多少。而且现在的外包公司技术水平不行,别偷鸡不成蚀把米,钱花了活没干好,到时候猪八戒照镜子两头不是人!”

赵川瞪着莫楠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
莫楠往后一倒,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说:“没办法。谁让你随意答应别人呢。要不然再招个人来干这个活?”

赵川也泄气了:“不靠谱。新人进来熟悉业务就得三个月,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算了,你干不了,我自己来,我还不信了,大不了我每天再少睡三个小时。”

莫楠突然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个主意。他故意卖关子说:“我倒是有个好办法,但是还没考虑成熟,我得再斟酌斟酌,研究研究。”
赵川猛然站了起来:“说说!别研究了,赶紧说。”

莫楠嘿嘿一笑:“其实,咱们现在做的健康平台,给他单独弄个群组账号,设定一个动态数据模板,让他用那个账号往里存数据,到时候把数据导出去统计,不就得了?”

赵川一听果然靠谱。他一拍脑门:“对啊,这个主意真是不错,可以解决人工的问题,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好处。”
莫楠看着赵川故意不接话茬,他知道赵川自己会憋不住说出来的。

果然赵川低着头,又像是和莫楠说,又像是自言自语:“这些数据进入到我们的系统里,我可以和尹松商量数据共有,这样利用尹松的专业水平和病人数据,可以进行数据挖掘,如果找到一些规律,可以用于和其他相关疾病的交叉关联,可以形成一些预警和提示机制。另外这个群组还可以横向扩充,利用这些基础数据来发展相关的用户群。”

莫楠听得似懂非懂,对发展用户数量也没多大兴趣,于是敷衍道:“高,老大你果然是高!”
赵川知道他又开始进入了胡扯模式,也就懒得再理他。他想,明天自己还是得去,等高爽看完病,自己要好好和尹松商量一下这件事。

到了下班时间,大家一个个下班走了。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赵川才忙完手头的事情,抬头一看,办公室里只剩下段倩还在忙着调代码。他走过去站在段倩身后,看段倩正在浏览器上调着样式表,嘴里嘟囔着:“别打扰我,我还差一点就做好了。”

赵川一时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却猛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个小姑娘有点着迷了。不管是她调皮的样子,认真工作的样子、委屈生气的样子、开心的样子,还是关心别人的样子,都特别真实自然。一看见她,他就觉得心里特别愉快。他很纠结地想:这姑娘是不错,可我不能太冲动了。和自己公司里的女孩谈对象,这可是创业者的大忌啊!我得慎重,慎重,千万别一时冲动,最后因小失大了。

想到这儿,就仿佛一大盆凉水从天而降,把赵川内心刚刚燃起的一点小火苗完全浇灭。他站在段倩身后犹豫片刻,改用客套的口气说:“辛苦了。其实你明天上午还有时间,不一定非要今天就调好的。”

段倩还在一点一点细心地调着代码,偶尔拿尺子在屏幕上量着元素的比例,根本顾不上说话。赵川觉得有点尴尬,支吾着说:“那你忙着,我今晚有个重要的事情,我得先走了。”

段倩头也没回,抬起右手挥了两下表示告别,然后又继续干活了。

赵川满腹心事地下楼开车回家。到了自己家的楼下,赵川不想上楼,坐在小花园的长椅上发呆。他恨自己。他想:赵川啊赵川,你为什么性格就那么纠结,什么事情都要前思后想的,不像个男人!你就不能痛快点感情用事一回吗?这时,内心另一个声音又说:不行啊,做事要慎重,感情的事情尤其如此。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它牵涉到两个人,还会影响一个公司的前途。你得对别人负责。如果不慎重,又怎么能确定自己和她能有美好的未来呢?

两个声音争论了半天,赵川彻底没了主意。他想,反正这事也不着急,还是先把工作的事情理顺了以后再说吧。

就在这时,赵川的手机响了。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