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20-21回

《码农故事》第二十回

打电话的是孟荷,她还记着周末提到的风险投资的事,想和赵川约个时间。

赵川无精打采地说:“最近我这里事情比较多,要不等下个月有空了再和你约吧。”

孟荷一听他这么回答,有点不高兴:“赵川,我这可是在帮你。你要是不领情,那就算了!多少人求着我们投资呢!”

赵川赶紧解释:“孟荷你别误会,我真不是不领情,最近确实太忙。投资的事情不是一下就能说清的,也不一定都能谈成。要不这样吧,下周找个时间行吗?”

孟荷语气缓和了一些:“行,那就下周一上午,周二我们还要去普吉岛度假呢。就这么说定了。拜拜!”

放下电话,赵川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来来往往的投资人见了不少,靠谱的不多,浪费了不少时间,可还不能不见,越是不靠谱的多还越得大海捞针。可这样下去,花在业务上的时间就越来越少,真是无可奈何。想起当年拿到朱斌的第一笔投资,算是运气不错遇到行家了,沟通起来相当顺畅,没费什么劲就完成了交易。可这种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啊。

孟荷说她在帮自己,赵川有点不信。孟荷从来都不是那种助人为乐的人,正相反,赵川觉得她特别自私,恨不得整个地球都围绕她转动才好。

赵川不禁回想起以前俩人恋爱时候的一些往事,特别是分手的过程,记忆还异常清晰。

自从俩人在大学的一次音乐兴趣活动中认识并确定恋爱关系,赵川一直都宠着她。可时间长了就发现,不管自己对她有多好,她都觉得是应该的。可偶尔有一件事令她不满意,她就说赵川不关心她,不爱她了,甚至大吵大闹发脾气,怎么解释都不行。赵川只好劝自己说,小女生有点任性也是可以理解的,就这样一直哄着她,维持着俩人的关系。

孟荷刚上大三的时候,赵川正好被提升为项目经理,要去外地一个小城市的工厂做三个月的实施项目。为了挤出时间陪孟荷,他每周五晚上都要坐8个多小时的慢车回来,周六一大早就赶到孟荷的宿舍楼下,周末两天时间都用来陪她,然后周日晚上再坐8个多小时的慢车赶回实施地点。

可是孟荷仍然对赵川不满意,她希望赵川换个不需要经常出差的工作。赵川觉得这样不行:自己的事业正在上升阶段,虽然不喜欢长期出差,但某个阶段出差多一点也未尝不可,只要能快速积累经验就好。再说工作也不是说换就换的,总得有个长远规划吧!俩人因为这个分歧吵了几次架,矛盾没有解决,反而更加激化。

结果,在一个周六的晚上,孟荷在青年电影院外的餐厅里和赵川又争论起来。孟荷看这次说服不了赵川,气得饭也不吃电影也不看了,抹着眼泪说要和赵川分手,然后扔下赵川扭头就走,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了学校。

赵川在座位上傻呆了半天。他不相信孟荷是真的要分手。之后打孟荷的手机先是被直接挂断,然后就一直是关机状态。

赵川郁闷不已,一个人吃了两个人的饭,把自己撑得够呛。然后想起还有两张好莱坞大片的电影票,觉得不看浪费了多可惜,于是给阿黄打了个电话。阿黄当时正在区里的信息办做科员,既没权也没油水,工资又低工作量又大,日子过得苦兮兮的。一听赵川说要请他看电影,当时就像饿狗闻到了肉味,骑着一辆破自行车就飞速赶来了。

两个男人一起看了场电影。看完阿黄提出去旁边的大排档吃点夜宵,他请客。俩人在大排档喝着啤酒吃着烤串,一通天南海北的胡侃之后,终于说到赵川和孟荷的事情上。赵川表示自己很郁闷,对俩人的关系感到绝望。

阿黄听赵川倒完苦水,拍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然后掏出一包中华烟,给他递过去一根。其实这烟是上个月底他做季度统计加班到半夜,科长赏给他提神用的,他这半个月都一直没舍得拿出来抽。而赵川本来是不抽烟的,但既然阿黄已经递过来,他也就点上了。

阿黄潇洒地吐出一个烟圈,然后以大学谈过三次恋爱的资深过来人身份对赵川提出了告诫:一定要掌握恋爱中的主动权!平时对女朋友要好,但关键时候一定不能轻易退让,否则对方会步步紧逼,这样的关系如何能持续下去?所以这次赵川一定要强硬,她不是不接电话吗?爷还不打了!她不是嫌陪她时间少吗?爷还不回来了!这次就是要抻着她,一定要让孟荷先让步,然后再给她点甜头让她下台阶,以后关系就理顺了。

赵川听完恍然大悟,对阿黄泡妞的高超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第二天赶回去以后,他就依计行事,再也没给孟荷打电话,到了周末也不赶回去陪她,就等着孟荷主动联系他。可他没想到的是,连着等了两个星期,也没等到孟荷的电话。他有点沉不住气了,又打电话去请教阿黄。

阿黄当时正忙着写领导交待的宣传稿,赶在下班前送审,所以也没时间多说,只是使劲给赵川打气,说这是最关键的时候,俩人谁先扛不住谁就输了,情场如战场,一定要咬紧牙关,坚定信念,去争取最后的胜利,然后就挂了电话。

赵川只好继续死扛。又过了两个星期,他觉得实在扛不下去了,打算就算是认输也要回去看看孟荷到底情况怎么样。到了周五他又坐上火车往回赶,周六上午就跑到学校去找孟荷。

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了半个多小时,赵川终于远远看到孟荷从食堂的方向走过来。只是她的身边有另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正搂着她的腰,俩人有说有笑,孟荷一脸甜蜜的表情。赵川一眼就认出那男生是爱音乐协会的会长,和他是一届的,正留校读研究生。

赵川顿时如五雷轰顶,呆在原地。俩人说笑着渐渐走远了,孟荷注意力都在那个男生身上,视线也正好被男生挡住,没有看到赵川。

赵川在原地呆立了好长时间,然后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自己走回了家。

阿黄听说这个消息后气愤难平,一时难以相信是真的。到最后他也只能安慰赵川说,这样绝情的女子不要也罢,不然早晚还会出问题。赵川虽然对阿黄之前支的歪招颇有怨气,但想到阿黄的出发点还是为自己好,而且和孟荷的关系本来就已经很难维持下去,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好如此自我安慰了一番,慢慢地让时间冲淡了一切。 <待续>

 

《码农故事》第二十一回

赵川想到这些陈年往事,不禁长叹了一声。初恋总是最难忘的。可年轻的岁月为什么总免不了这样的伤痛和遗憾?其实回过头来看,当时谁都没想要故意伤害谁,可是两个人年轻的时候缺少阅历,遇到问题不会变通,也不懂得体会别人的感受,冲动大于理智,才造成了这种无奈的结果。如果假设现在能再重来一次,也许故事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吧。

想到这,他又继续回忆起来。孟荷后来和帅哥会长一直矛盾不断,中间还找过他几次,哭诉帅哥会长的花心和冷漠。他当时觉得孟荷其实也很可怜,又想起当年在一起的时候孟荷对他的好,最终原谅了孟荷的背叛。

后来孟荷毕业那年和帅哥会长分了手,还来找过他想重归于好,可自己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只能拒绝了她,只是保持普通朋友的关系。谁知俩人工作生活中的交集实在是太小,很少有机会见面,所以慢慢地关系就越来越远了。

两年多以后,赵川又和第二个女朋友分手了,也动过心思想再去找孟荷,却发现孟荷换了电话号码而且没告诉他,于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一直单身到现在。

赵川想,自己大概有五年没见到孟荷了吧。也不知道这次碰上,她给自己带来的是好运还是厄运呢?
第二天上午,赵川早早地赶到办公室,以为自己又是第一个到的,可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段倩已经在座位上了。段倩一看他进来就高兴地说:“我都等你半天了!”赵川一愣,心想:等我?什么事啊?只见段倩迫不及待地指着自己的屏幕高兴地说:“新做的一套界面样式调好了!你看,好看吗?我叫它悠然暑期风格。你觉得怎么样?”,她一边说着,一边手忙脚乱地演示着界面效果。

赵川看得眼睛有点发直:“很不错啊!这套样式比现在的好多了!你是怎么做的?”
段倩得意地说:“我在网上找了几套新的CSS和JS库,然后研究了它们的用法,自己配出来的。”
赵川沉吟道:“可你在页面上加载这么多库,都是静态文件,页面加载时间会变长的。”

他本以为段倩会受打击,正想着后面怎么安抚一下段倩的情绪,没想到段倩一点磕巴都没打,干脆利落地回答说:“这我也想到了,所以把所有引用的链接都改成了外部CDN上的,页面加载时间不但没变长,反而还缩短了20%左右呢!”

赵川一听简直不敢相信:“真的?有这么大的改进?”
段倩又崛起了嘴:“哼,不信你自己去测嘛。我反正是测过了,20%出头没问题。”
赵川点点头:“好吧,你测的肯定不会错。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尽量少加载库。这些都是开源的库,可大部分功能你是用不上的。你找它们的源码看一下,把其中用到的功能研究透,然后重新在自己的页面上实现比较好。”

段倩有点犹豫:“嗯,我明白了。可是以前没研究过源码,我不知道能不能理解透。”她说着眼珠子一转:“对了,要是我没看明白,你可得负责给我讲解!不然我肯定做不到。”
赵川哈哈笑着说:“放心吧,以你的水平看懂这些库的源码应该不难,你得对自己有信心啊。”

说话间莫楠哼着小曲走了进来,刚好听到最后两三句对话。他走到赵川身边,对着段倩说:“老大现在是日理万机,看源代码这点小事哪能惊动他老人家。你找哥哥我就行了,我保证给你讲清楚。一期学不会,下期免费继续学,怎么样?”
赵川拍拍莫楠的肩膀说:“段倩啊,莫楠虽然爱吹牛,不过他看这些代码估计问题不大。”

段倩斜了莫楠一眼,不屑地说:“他一个做后端的,看前端的代码,恐怕理解不了,多半要误人子弟。”
莫楠不以为然地反击段倩:“谁说的,当年哥哥我凭着一身前端功夫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中学里玩BASIC呢!”

赵川赶紧打圆场:“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咱们程序员之间的争论是最容易解决的,拿出代码来说明一切问题。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嘛。段倩你给他一个库,让他看一周,然后给大家讲讲。有没有问题莫楠?”
莫楠和段倩都表示赞同,于是俩人就默默地看起源代码来。

到了下午4点钟左右,段倩接了个电话就跑来告诉赵川,宋琳和高爽已经在楼下等着了。赵川让段倩先下去陪着他们俩,等自己去车库开车接上他们,然后一起去人民医院。

一路上赵川开着车,高爽在副驾驶座位上沉默不语,只有段倩和宋琳俩人在后座聊得很热闹,从天气到街景到最近流行的电视剧人物,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高爽看着窗外,突然插话说:“段倩,你以前是不是在ALGO工作过?”
段倩惊讶地说:“咦?你怎么知道的?我大三暑假去ALGO实习过三个月。”

宋琳听到这个话题既担心又有点不满,对着高爽说:“高爽你别打岔了。”然后转过头向段倩解释:“他以前就是在ALGO做软件工程师的。”
段倩恍然大悟:“哦,难怪他编程水平那么高,能在ALGO做开发的都是牛人啊!”

高爽笑了:“我算什么牛人啊,在那里是个人都比我厉害多了。我就是一直觉得看你眼熟,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后来才想起来应该是在ALGO。当时我的座位就在你对面那个区域。”
他们正说着,赵川把车开进了人民医院的大门。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