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26-27回

《码农故事》第二十六回

大家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这时段倩拉了拉赵川的衣角,轻声说:“要不要问一下高爽他们去不去?”
赵川眼睛一亮:“对啊!去海边放松一下,对高爽也有好处。不过,这么晚了,不会打扰他们休息吧?”

段倩说:“可以给宋琳发个短信,她一般睡得晚。”

赵川想了想说:“好吧,你给她发个短信问问看。其实应该早一点问的,这么晚才问人家,显得有点没诚意。”

段倩马上给宋琳发了一条短信。赵川看见陈呆子收拾书包,突然想起来应该送他回家的,于是让段倩等到宋琳回复了再给他发个短信,就先陪着陈呆子下楼了。

路上俩人又聊了一会陈呆子做的数学模型,赵川再三表示陈呆子的帮忙是雪中送炭,一定要找时间请他吃饭。陈呆子正谦虚着,赵川的手机响了,他一看是阿黄打来的,就赶紧接听了。

电话那边阿黄的声音气急败坏的,说自己被老婆给赶出来了,问今天能不能在他家借住一晚。赵川听到这个情况觉得又奇怪又好笑,却不想显得太八卦,于是没多问就很爽快的答应了,让他直接过来。陈呆子听说阿黄倒霉了,顿时好奇心爆棚,决定先不回家了,改去赵川家一起等阿黄过来。

俩人在赵川家楼下找了个麻辣烫小店,赵川给阿黄发了条短信说他和陈呆子在这里等他,俩人就边吃边猜测阿黄是怎么回事。陈呆子断言是阿黄有生活作风问题,说像阿黄这样手里有点权力,又长得人模狗样,二奶小三外加潜规则什么的,最容易出事了。赵川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猜测也许是两口子吵架闹别扭了,过日子这都在所难免,而且听阿黄电话里的口气也不像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嘛。

刚聊了几句,赵川又收到一条段倩转发过来的短信,里面是宋琳的回复:“谢谢你们的邀请,不过我们已经有安排了。我周末要陪高爽去我们家附近的农民工小学做义工,给那里的孩子们送几台旧电脑和一些书。对了,高爽打算从下个月开始教那些孩子学习编程,他觉得和小孩在一起很放松。”

赵川看着短信欣慰地笑了。自己和段倩的心血没有白费,看来高爽的状态已经开始恢复,这很令人高兴。

俩人继续聊了十几分钟,突然阿黄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小店,一坐下就掏出一包软中华,自己给自己点上了,连招呼都没和他们俩打一个。

赵川关心地问:“阿黄,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口子以前很少闹别扭啊?”

阿黄低着头,使劲嘬了几口烟:“还不是你嫂子她事多。她最近总嫌我应酬多不顾家,可她又不是不知道最近筹备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堆事都落到我头上了,而且这也是我往上走的好机会啊!在这个机关里养着一堆有背景的人,老子啥时候才能熬出头?女人啊,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今天我只不过说了她几句而已,她居然就和我翻脸!”

赵川明白了:“哦,原来是为了这个。你顾不了家还斗什么气,我看是你不对。明天等嫂子气消了,你回去认个错哄一哄,应该就没事了。”

阿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认错?我有什么错啊?男人以事业为重还错了,难道要天天和女人一起猫在家里,大家一块儿喝西北风啊?我绝对不认错,她要是不让我回家,我就住单位去!”

陈呆子拿了个空碗,往里夹了点蘑菇、豆腐之类的递给阿黄,嘴里一边唠叨着:“什么事业啊,你们公务员是不是都想着往上爬,这多累啊,退一步海阔天空,少应酬几次天也塌不下来吧。”

阿黄把烟头往地上一扔,边接碗边说:“没你想得那么简单。做官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要是到点了上不去,所有积累的人脉啊资源啊都会抛弃你,去投奔那些上去了的人。失去了这些人脉和资源,你就很难有机会东山再起,只能一直被别人踩在脚下。”

陈呆子不屑地说:“官场学问大,我懂。中国的问题就在于官员们都在钻研权术,没人为老百姓做事。”

阿黄表示不同意陈呆子的断言,说中国太大情况太复杂,官员各种各样的都有,哪能这么简单就给中国的问题做了诊断。更何况官员的很多毛病也是老百姓惯出来的,找人托关系的事谁没干过?平时骂官员贪污腐败滥用职权,可哪天自己要有了寻租的机会,又有几个舍得放弃的?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起来。阿黄觉得陈呆子太幼稚,看问题只看表面就下结论,却不懂得探索问题的根源。陈呆子则觉得阿黄已经被官场磨平了棱角,变得太圆滑世故,讨论问题的时候总是避实就虚,说的都是官样文章,令人失望。

赵川对政治话题一向不感兴趣,看着阿黄被赶出来本来就挺郁闷,又被陈呆子连续抨击,就赶紧打岔说:“时间不早了,咱们下周找个时间再聊。阿黄跟我上楼吧,陈呆子我就不送你了,你自己打车回去行吗?”

陈呆子满口答应。赵川付了帐,带着阿黄回到家。阿黄心里不痛快睡不着,就从赵川的冰箱里找了两听啤酒,往客厅沙发里一坐,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无聊地看着电视。赵川先去洗漱完毕,想着第二天还要早起去公司会合,就给自己定了个闹钟,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待续>
《码农故事》 第二十七回

第二天一大早赵川就起了床,去楼下买了两份早点回来,阿黄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赵川知道他中午还有个饭局要参加,就没叫醒他,自己吃完早饭,在饭桌上留了个家门钥匙,然后悄悄地出了门。

等赵川把车开到公司楼下,其他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段倩穿了一身白色的网球裙,戴着遮阳帽,背着双肩包,被莫楠戏称为段拉波娃;段倩马上反唇相讥,看着莫楠穿的居家大裤衩,配着上黑下白的T恤衫,说他是功夫熊猫;裴曼也哈哈笑着连连赞同。裴曼今天精心地化了个淡妆,上身穿的是粉红色吊带衫,下穿一条牛仔短裤,火辣身材暴露无遗,引得不少路人对她行注目礼。

赵川没看到行政小刘,就问她什么时候能到。在得知小刘临时有事请假之后,就让他们都上车出发。

裴曼订的宾馆在一个半山腰上,步行一分钟沿着石板路下山就到了宾馆客人专用海滩。宾馆的所有房间都带一个阳台,在阳台上就能看海景。段倩从来没住过这么高级的宾馆,站在阳台上看着大海非常开心,连海滩都不想去了。裴曼告诉她上午的海景没什么好看的,傍晚日落的时候才是最美的景色。劝说半天,段倩才依依不舍地换上泳衣,抹好防晒霜,跟着裴曼去海滩玩。

她们俩到沙滩上的时候,赵川和莫楠已经下海了。俩人比试了几次,看谁先游到几百米外的浮标处,结果莫楠以3:0完胜。回到沙滩上以后,莫楠对段倩和裴曼得意地夸耀自己的辉煌战绩,还嚷嚷着让赵川愿赌服输,请大家喝饮料。裴曼马上也跟着起哄,赵川只好苦笑着到背后的海滩酒吧找服务员要饮料去了。

莫楠还在对着裴曼吹嘘自己从小就熟悉水性云云,段倩这时鄙视地说:“你才会个蛙泳就这么得瑟,真是吹牛大王。”

莫楠向来喜欢别人跟他抬杠,一听段倩的评价立刻来了精神。而且,段倩平时就说不过自己,这回还抬杠到自己的强项游泳上,不更是自投罗网吗?莫楠心里暗喜,回头对段倩说:“蛙泳怎么了,奥运会还有蛙泳项目呢!泳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水平,水平!知道不?”

段倩淡淡地说:“你觉得自己水平已经很高了?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吗?”

莫楠一听段倩这么损他,没觉得丢人,反而更来劲了:“当然了,当年在MOS公司运动会,我可是200米蛙泳比赛冠军呢!小丫头片子还不服?那跟我比试比试,随便你什么泳姿。”

段倩瞥了他一眼:“那咱们赌什么的?”

莫楠听她这么说突然有点心虚,莫非段倩是游泳高手?这小丫头平时说话挺谨慎的,不像是善于虚张声势的人啊。

段倩看莫楠不吱声了,就主动出击将了他一军:“就赌一顿海鲜吧,怎么样?”

裴曼一听海鲜就高兴了:“好啊好啊,见者有份哦!”

莫楠被两个女人逼得无路可走,只好一咬牙:“行,就今天晚上的沙滩海鲜烧烤,谁输了谁买单!”

俩人马上下水比赛。赵川捧着几瓶饮料回来,看见只剩了裴曼留在沙滩上,就递给她一瓶,问她为什么不下水,裴曼笑着指着海里说:“我先看他们俩比赛。他们打赌谁输了谁请吃海鲜,咱们也有份哦。”

赵川往海里望去,只见段倩已经领先莫楠好几个身位,自由泳的动作非常漂亮,一看就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他哈哈笑着说:“莫楠这下要栽了,没想到段倩游泳还真有两下子。”

等段倩游到浮标的时候,莫楠已经落后了好几十米,段倩也不等他,直接掉头往回游,一口气就游回了海滩。

裴曼使劲地拍着手,崇拜地说:“段倩你好厉害啊!你在哪学的,动作好标准!”

段倩拿了条浴巾裹在身上,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小学初中练过几年,教练是国家队退役的,想让我做专业运动员。不过后来我觉得一辈子光练游泳实在是太枯燥了,而且到初三力量没练上去,到市里的比赛都进不了前三,觉得也没前途,所以后来就只把它作为业余爱好了。”

赵川递给段倩一瓶饮料,打趣地说:“咱们这儿真是卧虎藏龙啊!段大指导什么时候教教我,让我以后也能轻松赢莫楠这小子!”

段倩看了看赵川的胳膊、腿还有肚子,一撇嘴说:“你平时锻炼太少,没肌肉没力量,光教动作有什么用。我看你还是先去健身房练练肌肉吧。”

赵川叹了口气:“哪有时间啊。加班还加不过来呢。”

段倩喝了一口饮料,很认真地说:“每天半个小时就行!咱们办公室对面那个大厦不是有个健身中心吗?你每天晚饭前去锻炼半个小时,坚持半年就能把肌肉练出来。”

裴曼凑到段倩身边,好奇地问:“那个健身中心看着不错呢。你经常去吗?要不咱们团购一下,我也想去练练肚皮舞,动感单车什么的。”

段倩点点头说:“好啊好啊!咱们一块去。我一般一周去三次,主要练街舞,再跑跑步。”

赵川想了想觉得段倩说的很有道理,虽然练游泳好赢莫楠是随口说的,不过经常锻炼锻炼确实很有必要。以前做项目的时候听保健医生说过,40岁之前要保持一定强度的体育锻炼,这样可以有效提高中老年阶段的健康水平。自己当时听是听到了,可一直也没真正下决心坚持锻炼,听了也等于没听一样。可见凡事都是知易行难啊。

他们商量了一会凑时间一块去锻炼的事,莫楠终于游回来了,他边往回走边嚷嚷着:“我服了,我服了,段倩你速度太快,老夫甘拜下风!晚饭请你们吃海鲜,一份海带汤,一份紫菜汤,再一人来一份海米炒饭,有吃有喝绝对管饱,我买单!”

裴曼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晚上给我们讲一小时单口相声,海鲜就不用你买单了。”

段倩看着莫楠挖苦道:“这位冠军大哥,有个现成的理由你怎么不用?你可以说这次是因为你先和老大比了三次,体力没恢复所以输了呀。”

莫楠从赵川手里接过一瓶饮料猛喝了一口,无奈地答道:“开始我是想这么说来着,可是后来被你拉下太远,体力再好也追不上。哎,这饮料真好喝,刚才在浮标那里转身太急,不小心喝了一口海水,咸死我了!”

裴曼哈哈笑着说:“看你们俩斗嘴太有趣了!我看你们俩上辈子说不定是一对呢!”

段倩一下子脸就红了:“裴曼,你别胡说……”

莫楠倒是大大咧咧无所谓的样子:“嗯很有可能。看我这辈子从小学到工作都这么顺,那肯定是因为上辈子积德行善呗。要是我上辈子真的像裴曼说的那样舍己为人收留了段倩,那绝对是积了大德,够用三辈子的了!”

两个姑娘都对莫楠的自大表示鄙视,赵川也跟着哈哈大笑,可是心里却五味杂陈。裴曼一句乱点鸳鸯谱的玩笑,让他心里感觉到了失落。莫楠这家伙是不是真的对段倩有意思?段倩会喜欢莫楠吗?自己到底要不要向段倩表示一下?要是莫楠也喜欢段倩,自己该怎么办呢?赵川想着想着,突然觉得心里很乱。   <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