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码农原创小说《码农故事》 28-29回

《码农故事》 第二十八回

几个人又踢了一会沙滩足球,都觉得累了,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点多。他们懒得出去找地方吃午饭,于是去大堂的西餐厅吃了个自助餐,就回各自的房间洗澡休息。

裴曼躺在被窝里,还在对段倩佩服不已:“段倩,你真是太有运动天赋了,身材也练得这么好,我好羡慕你啊。”

段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我也就是业余玩玩。从小我们家就把我当男孩养,让我哥带着我到处跑。哎,对了,其实我也很好奇一件事,你为什么从外企到我们这样一个小公司来工作呢?”

裴曼用手枕着脑袋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似乎是在考虑要不要说,然后叹了一口气说:“外企有什么好的。其实我特别认同莫大师那天说的,外企人际关系特别复杂,我也不适应那种销售文化。来了这里没多久,就感觉差别特别明显,我觉得我的选择太对了。”

几句话勾起了段倩对这个话题的兴趣,她侧过身子对着裴曼问道:“销售文化怎么不好了?那些传统公司不都是靠销售才能把业绩撑起来吗?我以前看过一些讲销售的畅销书,觉得里边讲的销售挺神的,学问可大了!”

裴曼苦笑了几声:“千万别信那些畅销书,都是忽悠人的。其实做销售关键就是两个字:关系,而关系的核心就是利益交换。所以做销售要善于揣摩人心,投其所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我现在都怕了销售了。”

段倩没说话,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觉得裴曼对销售的认识未免过于极端。

裴曼感觉到了段倩的反应,她接着说:“我男朋友就是在一家外企做销售经理的,我现在都快和他分手了。”

段倩惊讶地发出“啊?”的一声,问道:“为什么啊?”

裴曼叹口气说:“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总是感觉这个人靠不住。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这男人做销售时间长了以后啊,撒谎都不带打草稿的,张口就来,甚至我感觉可能他自己都分不清真假了。”

段倩其实对这个话题并不太感兴趣,况且她对销售也没太多认识,只好附和着说:“嗯,我上次去电脑城的时候碰到那些推销的太能说了,让我觉得不买他们的东西都不好意思走。”

裴曼转过身来向着段倩说:“所以啊,到了这里我觉得特别舒服,老大多随和啊!感觉你们都不像一个公司的同事,就像一个班的同学似的。”

段倩打了个哈欠:“老大就是这样的性格。再说创业公司,大家都得干活。每天干活都干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去折腾人呢?”

裴曼感叹地说:“你们干活都很自觉,这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实女人啊,就应该找个老大这样靠谱的男人,那些花言巧语的都靠不住。”

段倩困得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只是嗯了一声。裴曼似乎还意犹未尽,想再多聊一会,但看着段倩已经昏昏欲睡,只好作罢。

俩人睡完一觉醒来,已经快6点了。段倩向外一看,只见夕阳斜照,海面被铺上了一层金黄色。她兴奋地跳下了床:“哇,好美!”,说完马上披了件浴袍,跑到阳台上去看风景了。裴曼揉了揉眼睛,又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才起来去包里拿出自己带的相机,到阳台上和段倩互相拍起照片来。

过了一会儿,赵川和莫楠也在隔壁房间的阳台上出现了。俩人都光着膀子,一人手里拎着一瓶啤酒,和她们打过招呼后,就坐在阳台的藤椅上接着聊天。裴曼听他们似乎在讨论陈呆子的数学模型如何实现的问题,就打岔说:“喂,别谈工作了,晚上吃完饭安排什么活动啊,老大?”

赵川无所谓地说:“都行啊,你安排呗。”
莫楠站起来说:“去打游戏啊!我中午去地下一层看了,有KTV还有个小游戏厅,哥今天给你们露一小手!”

裴曼有点犹豫地说:“我知道他们有游戏厅,可是那些游戏机都比较老了。不如咱们去唱歌……”

莫楠一听就坏笑着说:“要是唱歌我们哥俩去还差不多,带你们干啥?还是玩游戏吧,老游戏没事,我就喜欢玩老游戏!”

裴曼脸一红,不说话了。段倩奇怪地说:“唱歌为什么不能带我们啊?我还没嫌你唱歌跑调呢!”

莫楠摆摆手:“这事啊,小丫头片子说了你也不懂。没关系,打游戏我可以教你,学会了就有意思了。”

赵川哈哈笑着说:“打游戏啊,谁教谁还不一定呢。”

莫楠瞪圆了眼睛:“老大,拜托你有点谱行吗?打游戏我还没遇到过对手呢!想教我?先赢我几盘再说!”

段倩还是疑惑不解地看着裴曼,裴曼就凑到她耳朵边小声解释了几句,段倩惊讶地张大了嘴,半天没说出话来。

赵川想了想说:“也行,先打会游戏,要是不好玩再看看有什么别的活动,你们说呢?”大家都表示赞同。

晚饭是莫楠请大家吃的海滩烧烤大餐。在海滩边吹着傍晚的海风,吃着海鲜烧烤,旁边还有杂技表演,天黑之后还看到了漂亮的礼花,段倩觉得特别开心。

饭后,莫楠就兴冲冲地带头直奔游戏厅,指名道姓要和段倩比试一下,于是俩人就找了一台拳皇游戏机进入双人对战模式。段倩一开始不了解莫楠的实力,表现得比较低调,莫楠经过几番试探,也知道段倩并非泛泛之辈,不敢贸然出狠招。赵川和裴曼在旁边观战了一会,看场面一点也不激烈,就去找其他的游戏玩去了。

莫楠和段倩正是棋逢对手,互有胜负。打过几局之后,俩人都掌握了对方的特点,开始有针对性地攻击对方弱项。这时段倩就在动作连贯性和反应速度方面占了上风,莫楠慢慢有点招架不住,疲于防守。

连输了几盘之后,莫楠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提出换个游戏,段倩很爽快地同意了。可是不管换什么游戏,莫楠都是输多胜少,完全不是段倩的对手。最后莫楠找到一个投篮机,非要让段倩和他比试了一番,最后总算是赢了一个项目,挽回了一点颜面。  <待续>
《码农故事》第二十九回
投完篮后,段倩还意犹未尽,想再找个赛车游戏玩玩。莫楠犹豫着掏出手机看了一下,看见一小时前赵川发的短信,说他和裴曼去海滩聊天去了。正好莫楠本来就打算赢一盘然后见好就收,于是就把短信给段倩看,提议一起去海滩找赵川他们。段倩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想想一个人打游戏也不好玩,就跟着莫楠去了。

俩人来到海滩,看见赵川和裴曼坐在海滩酒吧里聊得正高兴。裴曼憧憬着公司将来IPO的前景,还和赵川开玩笑说,将来IPO成功了他就是最抢手的钻石王老五。赵川摇着头,说IPO谈何容易,以公司目前的状况根本想都不敢想。

段倩在吧台看见调鸡尾酒,觉得特别有意思,于是也要了一杯,坐在吧台看着调酒师的表演。莫楠直接要了瓶啤酒,一屁股坐在裴曼对面,打开了话匣子:“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你们能不能扯点别的?我觉得IPO不现实,将来能被某个巨头收购就是天大的造化了。还说什么钻石王老五啊,老大这人太没情趣,有女的能看上他?你看,谁和他在一起都只能聊工作,出来玩也是一样。我看哪,即便IPO了他也是打一辈子光棍的命,钻石王老五又怎么样?屁用没有。”

莫楠的话刚说完,赵川已经端起手里喝得还剩一半的啤酒,对着莫楠就泼过去。莫楠的反应倒是也不慢,赶紧站起身试图躲避,可动作还是慢了半拍,半边衣服都被浇湿了。

裴曼捂着嘴直笑个不停,连段倩也被吸引过来了。

莫楠站在原地指着赵川,对裴曼说:“你看他恼羞成怒了,说明我说到了点子上。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新问题,老大有暴力倾向,将来估计打老婆是常事,女青年们一定要擦亮你们的狗眼啊!”

赵川很不爽地说:“你自己还打着光棍呢,这么咒我,小心遭报应!”

莫楠把湿衣服脱下来挂在脖子上,走到桌边拿起自己的啤酒,嘴里不服气地嘟囔着:“我才不怕什么报应。作为优秀的共产主义战士,我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裴曼哈哈笑着说:“我看出来了,你这么黑老大是想让老大娶不着媳妇,只好一辈子和你做基友。”

段倩插话说:“谁要是跟莫楠做基友,还不得被他烦死。每天都不得消停。”

莫楠一瞪眼刚想还击,不想段倩说完就把头转过去了。她举着自己的鸡尾酒对裴曼说:“我觉得鸡尾酒很好喝,而且调酒跟杂技似的,真有意思。”

裴曼点点头,举着手里的啤酒说:“鸡尾酒是挺好喝的。我一般和闺蜜出来玩就一起喝鸡尾酒,要是男的多我就跟着喝啤酒。入乡随俗哦。”

赵川赞许地说:“裴曼的酒量相当可以,组织活动的能力也挺强,这次的活动安排得就特别好。”

段倩表示赞同:“是啊是啊,这么好的度假村,怎么找到的?”

裴曼解释说:“嗯,我以前来过这里几次,搞一些市场活动。在前几年经济形势好,那时候每个公司的市场部都有大笔的经费,市场活动也多,花起钱来都是大手大脚的。最近两年大家开始压缩成本,首当其冲的就是市场费用,被砍得七零八落的,市场人员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赵川一听这个话题马上来了兴致,接着分析道:“不光是经济形势因素,我觉得也有商业模式变化的原因在里面。以前传统企业都是走的市场调研、产品设计、批量制造、市场宣传、销售、售后服务这样一条路径,市场对于产品设计和销售起着很关键的作用。特别是对于快速消费品行业来说尤其如此,厂家要通过市场去接触潜在客户,了解他们的需求,产品做出来之后,再通过市场活动造势,刺激客户去购买。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的成熟,现在很多企业开始利用互联网替代一部分传统的市场职能,比如通过社交网络与客户互动,可以随时随地进行,不必局限在产品设计前和销售开始前,而且双向互动的形式比以前单向的沟通效率要高很多;另外还有广告也在变化,更精准更便宜的互联网广告也在逐渐蚕食平面媒体广告的空间,所以市场部门的没落是难以避免的。”

裴曼听完惊叹道:“有道理!真是这么回事。这么一说我投奔你们这儿还真是顺应了潮流了呢。”

段倩刚好从吧台拿了一瓶啤酒回来。她边把啤酒递给赵川,边问裴曼:“刚才老大发表了什么高论?我正好没听见。”

莫楠喝了一口啤酒说:“你听见了也理解不了,别问了。咱聊点别的行不?话说下周倒是可以找个时间去K个歌,让你们见识一下哥的金嗓子。”

赵川想了想说:“可以啊,你和裴曼商量着定,段倩你能参加吧?”

段倩点点头:“我不太会唱,到时候就听你们唱就好了。”

莫楠热情地往段倩这边凑了过来:“没事,到时候我教你。唱歌要会用气,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听听我这声音,啊~啊~啊~啊~啊~,听见了吧?腹腔发声,加上颅腔的共鸣,这声音多么浑厚。我看你是有慧根的,估计跟我学个三五次也就成了。”

裴曼笑着说:“我怎么没听出你的声音有多浑厚呢?”

段倩赞同道:“就是,那几声啊~~~~就跟鬼哭狼嚎似的!”

莫楠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你们真不识货,到时候到歌厅你们就知道我唱出来的效果了!老大和我一起唱过歌,他知道!”

听到后面这一句,赵川赶紧附和着说:“嗯,莫楠唱得是不错,尤其是那首《我很丑但是我很温柔》效果特别好,不仔细听还以为是原唱呢。”

段倩接着说:“因为这首歌唱出了他的心声吧,所以他唱得特别投入?”

裴曼笑得一口啤酒喷到了地上。<待续>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打赏作者

打赏支持我写出更多好文章,谢谢!

任选一种支付方式

1 收藏 评论

关于作者:老码农

搞得定代码,罩得住娃;治得好跟腱,踢得了球。Hi,我是老码农,蜀黍有练过,小盆友们不要随便模仿喔。(新浪微博:@老码农的自留地) 个人主页 · 我的文章 · 122 ·    

相关文章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